原创 惟落花委無言兮,化作塵泥

百年一夢,留下萬千情愫暗生煙雨中。時代的幕布之後,行走着的棋子,每個棋局,都有幾顆走出凡塵的棋子,讓人在散場後念念不忘,那些內心最珍視的心靈遊記,往往有着不一樣的起合承轉。 人在俗世,無非過客,有些爲了重逢,以赴前世的約定;有些爲了尋覓,難

原创 《飛越瘋人院》——你能證明你沒有精神病嗎

                          前言心理學家認爲,貼標籤效應之所以會起作用,主要是因爲標籤具有定性導向的作用,這個標籤會對當事人的個性意識和自我認同產生巨大的影響。當然,這種導向是中性的,可能會朝着好的方向發展,也有可

原创 第二十二條軍規——邏輯困境

                              引言《第二十二條軍規》是約瑟夫·海勒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也是美國“黑色幽默”文學的代表作。它被西方評論界稱爲“60年代最好的小說”。 主人公尤索林是美國陸軍第27航空隊B-25轟炸

原创 你知道情緒會傳染嗎?

隨着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的出現,我們有了全新的溝通媒介,可以聯繫彼此,可以同步做一些事情,可以相互影響。到目前爲止,我們可以通過物理運動當面溝通協調來實現一致,而我們的思想和情緒則可以藉助社交媒體,無須面對面就能實現同步。在任何時候,你不僅可

原创 即今休去便休去,若欲了時無了時

    他是津門富公子。     他是浪漫的民國少爺。    他是學術界公認的通才和奇才。 而他也是“一襲舊衲衣,一雙破芒鞋,幾冊梵典,滿懷清涼,飄飄而來,行走於塵世之中,弘法利生,救心濟世”的半世僧。 那年那月,那個叫李叔同的文人,風流倜

原创 你爲什麼會痛苦?——淺談攀比

隨着人類物質生活的不斷改善與提高,我們用來進行比較的標準也在不斷提高。當我們使用過了高質量的物品後,便開始不再滿足於過去完全可以接受的低質量物品,享樂原點不斷提升,預期和渴望也節節攀升,如果你的收入不能負荷你所需要的高標準物質與生活以後,痛

原创 你的天堂是否還有中秋 ?

世界分分秒秒,都有誕生或死亡更迭中,我看見水沉向深處而月亮高懸在它明鏡的頭頂踱步塵世,荒野,命運形骸難以辯明總會有某種冥冥開始與結束當生埋於死萬物皆流,無物常駐而你註定是故事的缺席我撫着那缺失的部分,這距離,僅次於咫尺..每逢佳節倍思親,忙

原创 人而無恆,終無所成;首尾不懈,堅持者勝

堅持不懈(consistency)這個單詞來源於中世紀的拉丁語consistentia,也可以說直接來源於拉丁詞consistere。意思爲“自我堅持不懈”,這一意思起源於十七世紀五十年代。馬克思寫《資本論》花了40年;摩爾根寫《古代社會》

原创 真實的盜夢空間——催眠的九層地宮

                          前言《盜夢空間》裏總共造了四層夢,如果算上Limbo(混沌狀態),那麼總共是五層。夢的層數越多,就越不穩定,稍有外部的影響,夢境就會瓦解。而在催眠這裏,要比《盜夢空間》裏的夢複雜得多,因

原创 被隱匿的校園之惡——校園霸凌

一個成年警察問:" 真有人心甘情願爲另一個人頂罪嗎?" 另一個警察回答:" 你和我不會,但他們會,他們是少年。" 他們兩個,一個是被父母拋棄,靠倒賣手機活命的小混混,一個是在學校被同學霸凌,回到家又要獨自面對追債人的高中生。 他們的青春裏沒

原创 如何在寫作中突破自我——一個簡書白金會員的感想

林柳青兒會員扶持計劃作爲一個在簡書待了兩年多的寫手,我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寫作小白慢慢步入了正軌,並同時簽約了三家文學平臺,逐步向着自己的夢想前行,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簡書這個平臺對我的扶植與培養,在這個溫暖的大家庭裏,我認識了許多各個領域優秀的

原创 撥開塵世的迷霧,佛光傾瀉

生命如舟。有人喜歡縱橫滄海,長風破浪。也有人喜歡隱居某處,野渡無人。篳路藍縷,沐雨櫛風,這就是人生。看似是行路,其實不過是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歲月,從未停止顛簸。鐵馬金戈,黃沙碧血,是記憶,亦是傷痕。是非成敗轉首成空,再喧鬧的歷史,落幕時總

原创 知曉無爲,方懂得生命

道家認爲,天地萬物都在不息的動態中循環旋轉,在動態中生生不息,並無真正的靜止。一切人事的作爲、思想、言語,都同此理。是非、善惡、禍福、主觀與客觀,都沒有絕對的標準。無論是歷史,還是人生,一切事物都是無窮無盡、相生相剋的,沒有了結之時。生命無

原创 太上忘情

“太上忘情”四個字出自《世說新語·傷逝》中的“王戎喪兒萬子”一節:王戎的小兒子萬子死了,山簡去探望他。看到王戎悲傷過度,山簡就說:“一個懷抱中的嬰兒罷了,怎麼能悲痛到這個地步!”王戎說:“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鍾正在我輩。”山簡很敬佩

原创 在時光深處煢煢孑立

詩人說,寂靜,是月色如蓮,是時光不語。濁世裏面,性情太過澄澈,往往會落得淒涼下場。想必,後世那寂靜的詩人選擇在鐵軌上結束生命,也是因爲在與俗世的長久對峙後,終於從厭倦到了絕望。一個將文字雕刻得無比精緻,卻又透着無邊涼意的人,勢必不融於俗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