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性體澄明》

我,一塵不染;我,萬物具備。----李宗奇 我一塵不染,除非我願意,我允許染。我萬物具備,除非我覺得,自己“不具備”。 我天生萬事具足,什麼都不欠,什麼都不少。這就是我。 我就是宇宙的:心,我想要的一切......它(既:宇宙本身)都會給予

原创 宇宙之心

宇宙是一個生命。----李宗奇你想要什麼,它就給你什麼;你認為是什麼,就是什麼。----李宗奇這就是宇宙運行的規律。道理是這樣的。宇宙是一個生命,我們人類,作為宇宙中的一份子......我們的意義(既:人,作為宇宙中一份子的意義......

原创 “聞道”可死的本質原因。

姑且當我為外星文明的某一位領袖,給人類點啓示。----李宗奇其實,這種‘啓示’,一直都在。這種‘啓示’,一直都存在......不斷的有人,來告訴人類們,該怎麼做。這種啓示,一直都存在,也一直有我的同胞們,扮演成人類的角色......來告誡、

原创 “中庸”思維邏輯概論

中庸是一種:平衡思想。既:不偏向於哪一邊,而罷想法放在中間,使兩端平衡的一種思維邏輯。或者說:思想原則。道理是這樣的。人呢,本身是“神”、“魔”的結合體。一個人類,天生就具有“神性”(既:‘理性’),和“魔性”(既:‘感情’)。‘理性’和‘

原创 心平氣和,與做‘完整的自己’

儒學在講什麼,其實我已經很多次的提到了這個問題。這裏再説一次。儒學,儒家思想闡釋的是:‘理’的問題。道理是這樣的。‘理’,是人類的:另一面。也是所有人類,包括,且不侷限於人類......所共有的一面。這一面的核,就是:‘理’。我們學儒的,研

原创 意識與形態,道與德,氣與質,空與色

什麼是“道”?“一陰一陽之謂道。”(出自《易傳·繫辭傳上》)什麼是“陰陽”?“陰”、“陽”是:“氣”(既:“氣”)。什麼是“氣”(既:“氣”)?從朱子理學的角度來説:所謂“氣”,是指代這個世界、以及這個宇宙本來面目的名詞。所以,“氣”也指代

原创 ✔️

原创 至純真理

物質世界,是真正的我們自己的意識形態的投影、或者叫:投射。----李宗奇喫、喝,本來是為了譲我們人類對抗熵增的一種方式,是為了譲我們暫時不死。但是,人總有一死。人,總有一死,因為熵增定律。熵增定律告訴我們:“任何物質的結局,都有死。”所以,

原创 論語心說|雍也篇6.18:均衡偏理性是最好的境界|論均衡偏理性,與“文質彬彬”的內在聯繫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出自於《易傳·繫辭傳上》理論上,每一個個體身上,都具備了“陰”,“陽”兩種屬性(既:氣)。但孔子明確提到了,叫做:“一陰一陽,之謂道”

原创 我在我自己的道德里暨內化道德之紀念

一切都是道德。----李宗奇一切都是道德。我們目前所經歷的一切......我稱為:叫做“境”。我目前所經歷的一切......包括我見到的,我聼説的,我感覺的......以及所謂我用“錢”買來的......我一切的經歷,包括心理的、身體的..

原创 論語心說|雍也篇6.17:仁師的重要性

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我們今天也是一樣,你去面試個工作......對方應該會問:你哪個大學(畢業)的,學什麼的......或者在社會上,你想譲別人高看你一眼、甚至尊敬你一點,想譲別人認可你,有可能人家會問:你師傅是誰呀。或者

原创 論語心說|雍也篇6.16:“祝鮀之佞”、“宋朝之美”|論孔子時代人表裏不一、名實不副的下場,與結果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難乎免於今之世矣。”祝鮀和宋朝都是春秋時期的歷史人物。《論語》兩次提到祝鮀,一次是在《論語·雍也6.16》中,另外一次,是在《論語·憲問14.19》當中。道理是這樣的。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

原创 論語心說|雍也篇6.15:從顏回與孟之反,看慾望與光芒、及隱藏自己光芒的必要及重要性。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後也,馬不進也。’”撤退時敢於殿後的,都不是一般人。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出自於,《論語·先進11.23》)非常勇敢,掩護友軍、掩護同伴,而

原创 論語心說|雍也篇6.14:儒門第一槓:子游,一個和老師擡槓的人

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臺滅明,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子游在《論語》中的光芒,或者説,子游在《論語》中的“地位”、在《論語》中的重要程度我個人認為,是排不進前五的。但是,子游在《禮記》中的“地位”很高

原创 論語心說|雍也篇6.13:人能不能改,論儒學概念裏的“修德”,與“修道”。

先修德,再修道。----李宗奇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這話是有所指的。事實上,《論語》中所記述的很多話,都是《論語》的編、撰者們記述的:孔子只針對某個人説的。不是針對“全體”而言的。所以,我們看孔子對某個人所説的,所訓誡、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