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高高‖大雪裏的懷念

大雪時節,與我共事的老領導,因突發心梗,不幸辭世。聽到這個的消息,近二十年的過往,如同電影在腦海裏一幕幕浮現,讓人忍不住落淚。我所在的學校,是一所鄉鎮中學。在八九十年代,鄉鎮教學條件很艱苦,而他一直在那裏工作。我參加工作那年,他也就三十幾歲

原创 高高‖大雪裏的懷念

與我共事近二十多年的老領導,因心梗發作,不幸辭世,享年56歲。聽到他辭世的消息,近二十年的過往,如同電影一般,在腦海裏一幕幕浮現,讓人忍不住落淚。我所在的學校,是一所鄉鎮中學,總共有三百多個學生。在八九十年代,鄉鎮教學條件很艱苦,而他一直在

原创 還是要日更。

日更雖然對不起來的文友,但有利於寫東西,梳理思路。所以,我還是想堅持日更。以後日更,我會標上日更。這樣就知道不是整篇文章了。

原创 高高‖雞毛撣子

北方一到大雪時節,人們就會貓冬。而貓冬時的時間總是過得很慢,扎雞毛撣子成了我心心念唸的事。雞毛撣子,顧名思義,是用雞毛做成的撣灰塵的工具。在我小時候,雞毛撣子家家戶戶都有,現在卻不常見了。自從我跟婆婆說,要扎雞毛撣子,婆婆就放在了心上。下午

原创 高高‖歲月的犁耕

伏在桌子上,整理一篇篇文章,安靜,妥帖,在時間的節點上,在紋路清晰的稿紙上,此時的奮筆疾書,無異於在一塊塊麥田裏,犁地,撒種,看麥花輕揚,抽穗,灌漿。這是一件和農人一樣有耐心的事情,遵循時節氣的指令。在季節的流轉中,每一時蔬的出場都在歲月的

原创 《母親的倉屋》發表了

在鄉下,驚蟄下醬,端午醃鹹鴨蛋,立秋一過,園子裏白蒜拔出來,糖醋蒜就上桌了,而這一切都需要有一個讓食材醞釀發酵的地方——倉屋。沒有倉屋,罈罈罐罐沒有地方放。我想,這也是母親不喜歡住樓房的原因。去母親家,母親必會打開倉屋,爲我裝她早已準備好的

原创 日更‖投稿的煩惱

今天寫了文章,想去投稿。結果三個小時,白白浪費在東臺日報和揚州時報的投稿郵箱上了。郵箱好容易找到了,眼睛也快累瞎了,把稿子投過去,又被退回來了。我也實在不明白,爲什麼副刊上的郵箱滿了,都不去清理?不清理,那寫手又如何投稿子呢?我總覺得,如果

原创 高高‖老家的石墩

一個人沒有地方可去的時候,我會到廣場坐坐,或者繞城走一走。廣場上到了冬天,就很少有人再聚了。天又冷,風冷嗖嗖地,我不知道,這樣的獨坐,會得到什麼。這讓我想起了老家門口的石墩來。在我的老家,一個叫榮光村的地方,家家戶戶的門口都有一個石墩,供人

原创 高高‖送你一束光

在陽光下做什麼事,都是很有意思的。纖手破新橙。如果你靜下心來,你會發現陽光下的橙子,是流金的黃。那種黃,黃得透徹,明亮,嬌嫩嬌嫩的。橙子外皮剝開,果肉飽滿多汁,再撕破薄薄的外皮,果粒排排展露出來,像爆裂開花的大蔥花穗,排列整齊,粒粒精細。徒

原创 《庭院裏的光陰》發表了。

作者‖高高在城裏住久了,總希望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院子。院子裏栽一棵果樹,再養幾隻雞鴨,種上幾畦小菜。春風徐徐,擡頭就能看到瓦藍瓦藍的天;冬雪飄落,隔着窗扉就可以聽雪聲,那感覺再閒雅不過了。想着想着,不由得懷念起曾經在鄉下生活的日子,想起老家

原创 高高‖在城裏開出租(未完)

這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不好做,先生就萌生了把車賣出去的想法。沒張羅幾天,果然就賣了。先生告訴我說,一個鄉下的男人買了,定錢已經交了,等週一去交通局辦完手續,就能把錢都給了。我聽了不僅回憶起,先生在城裏開出租車的那些日子。先生在城裏開出租車,完全

原创 高高‖把心放得低些

自從我的一篇文章發表後,我開始把文章覆盤,重新修改,然後投到覺得適合的報刊上去。這種工作像鑿一口水井,明明你都能聽到水的聲音,可是就是不見水出來。但是你知道,水一定是在腳下,不在天上,方向一定是對的。方向對了,剩下的就是耐力和時間了,當然還

原创 閒語‖光陰無盡美

忽然想到我們怎麼做纔對得起“天地”二字呢?兒時,母親每天都在忙碌,屋前種菜,屋後種花。母親對得起“天地”二字;父親每天都寫大字,方寸之間,揮毫潑墨,父親也對得起“天地”二字。我們呢,我們對得起“天地”二字嗎?“天地”是什麼呢?天高地闊,極目

原创 閒語‖花是花,你是你。

我是一個很散淡自由的人。此生唯有“自由”兩字,是我畢生所向往的。凡是不是出自本心的,都不想去做。凡是人爲認爲的“應當”,我都會拒絕。追求本心,追求最質樸的自然,追求心靈的無拘無束,成爲我向往的生活。多麼豪邁的想法啊?身在塵世,必定不會實現。

原创 魚骨舊書

文|叫我高高在小城的夜市盡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書攤。說是小書攤,不過是十幾本如魚骨般,橫向排列且相互倚靠的舊書。紙張早已泛黃,翻開書,一股洇溼了歲月的黴溼味道,撲鼻而來。賣書的瘦,近五十歲,略顯儒雅,見我蹲在地上愛不釋手,竟然兀自感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