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不需要詩和遠方,只要你和明天

作者:殣殜詩和遠方是你和明天希望你我都足夠幸運能夠一直陪在彼此身邊,感謝相遇,餘生,請多指教。“我不需要詩和遠方,只要你和明天。”愛一個人,爲之傾盡所有,故事中的人總是奮不顧身,忘卻所有沉溺在浪漫之中,人的一生會與很多人相遇,有的人擦肩而過

原创 寄詩錄

作者:殣殜詩和遠方是你和明天你不是黑暗中的光是黎明前的星辰 是黃昏前的暖陽是晦暗難明中心尖的晨露流淌進暖流中掀起波瀾漣漪在寒冬遇見你 想來是有些冷清的但一想到以後還有四季輪迴一年又一年春日牽着手站在飄落的櫻花叢中夏日在晚風的撫摸下望盛大煙火

原创 未來那麼漫長,你一定要陪我啊

作者:殣殜詩和遠方是你和明天時光不老,容顏易老,在故事的開頭每個人都風華正茂,正是青春年華,該有的意氣風發不可缺少,也正是因爲年少輕狂,做過了太多錯誤的選擇。老人言:得一知心朋友不易。但擁有一個能懂你、愛你的人也並非易事,遇見你是場意外,但

原创 寄詩錄 | 除夕

作者:殣殜寄詩錄新年鐘聲響起 歲歲常歡愉對月望煙火 所求皆心願 常安常樂與你共度第一個除夕 平安喜樂願神明護佑我們的戀情 長長久久 來日方長春花 夏火 秋楓 冬雪 願與你一同走過高山 流水 藍海 天空 願與你一同共賞垂柳 溪水 明月 晚風

原创 寄詩錄 | 夜晚的思念

作者:殣殜寄詩錄 月明之夜,冷風吹襲,點點繁星在墨色天穹遍佈圖畫,順着心中的思念所望,那是一副走進你世界的寶藏地圖。思念無聲,有則驚天動地,愛意無言,一個眼神便是一生一世。你的過去點我滴未能參與,未來的閒暇之時都會念叨你的名字。凌晨一點,睏

原创 寄詩錄 | 日常

作者:殣殜她是我在奔赴美好時想要一生守護的愛啊你不是黑暗中的光是黎明前的星辰 是黃昏前的暖陽是晦暗難明中心尖的晨露流淌進暖流中掀起波瀾漣漪在寒冬遇見你 想來是有些冷清的但一想到以後還有四季輪迴一年又一年春日牽着手站在飄落的櫻花叢中夏日在晚風

原创 民謠裏的故事再無你

作者:殣殜老酒館的貓.我曾在夏日的黑夜裏見煙火滿天,輪月之下柳枝飄蕩,因你在身邊,晚風也變得溫柔。星河滾燙,你也曾是人間理想,如今你捨棄諾言挽着別人的手,星河萬傾,無一是你。我們的故事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說來話長便也就長話短說,化爲一個詞

原创 我羨慕每一個在人羣中與你擦肩而過的人

作者:殣殜焦糖微醺酒館思念有時候真的折磨人難堪,每當深夜來臨的時候,腦海裏會不禁浮現出那個人的模樣,會不自覺得回憶起從前的快樂時光,猶記去年七月的時候我們還聊得歡愉,怎麼到了現在卻再無音訊了呢。我羨慕每一個在人羣中與你擦肩而過的人,羨慕他們

原创 你很像今後的月亮

作者:殣殜焦糖微醺酒館聽風低吟一曲思念,望月皎潔思舊往故人,月光冰涼,也曾照耀過黑暗角落,不知遠方何爲歸處,但於我心裏,你很像今後的月亮。許久未落筆,思緒都積藏在腦海中,多少情愫想要娓娓道來,但來日方長,總有時光等我慢慢訴說。今年的第一篇文

原创 在來日方長中等待一份往後餘生

作者:殣殜焦糖微醺酒館生命還在繼續,喜歡不會停止,我想在來日方長中等待一份我與她的往後餘生。我站在山間,望着繁華城市,擡頭看向湛藍天空,閉上雙眼,誠心祈禱:若世間真的存在神明,我願,再不錯過那個人的喜怒哀樂,我願,不顧世俗與她走過餘生,我願

原创 當世間煙火荒涼,別忘記天空永遠蔚藍

作者:殣殜老酒館的貓.2019已經快過去了,你的願望實現了嗎?昨有遺憾,今有失望,有時候我也無法定位自己此刻的處境,我用千言萬語描繪心中的世界,可世間的骯髒又將我徹底關在了深淵,消耗殆盡,直至死亡。當世間煙火荒涼,別忘記天空永遠蔚藍,我見過

原创 只是迷茫生活中的一些小思緒

作者:殣殜只是迷茫生活中的一些小思緒看日出的時候,從黑到天亮,就像心裏沉澱了許久的陰霾突然見了光,即便未能散開,心裏某處崩塌的地方也如同治癒了一般,漸漸縫補。早晨坐在樓下小區的長椅上,看着眼前來來往往的人們,心裏總是夾雜着複雜的心情,我也本

原创 來自世界的惡意

作者:殣殜晝短苦夜長.回頭瞧見往昔的步步腳印,彷彿都在心酸中熬了過來,但凡刪掉任何一個過往都不能造就如今的我,雖已成長,但過程我並不喜歡。我們都在慢慢地長大,明白了很多小時候不能明白的事,也漸漸理解了從前自認爲大人的冷漠的原因,歲月飛逝,曾

原创 我的人本該是絢爛的

作者:殣殜晝短苦夜長世上的每一段感情都引領着人們通往某條道路,也許是光明,也許是黑暗,但故事的開頭總是一乾二淨,待字跡寫上去時這段劇情就已無法改變,未到死亡之際,一切都不能斷言,好好生活,慢慢相遇。我曾信天,相信上蒼在賜予我苦難後總會贈與歡

原创 附屬品 | 一人

作者:殣殜海枯石爛等不到漫天星河,寥寥輪月等不到朝陽晨光,凋零枯葉等不到新生重來,而我,等不到你。我們都是沉淪海底的孤鯨,想見一隻船帆伴隨黎明駛來,在日落大道談一場歲月靜好,卻總被月黑侵襲至苦海無邊。諾大人世既無容身之處,不如埋頭入土新生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