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關係再好,也別做這些事

​人一輩子,能有幾個相處自在、親密無間的朋友,就是莫大的幸運。但是,朋友之間,關係再好,這些事還是最好別做。1、刺探別人的隱私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祕密。我想跟你說的,自然會說,不想說的,問也白問。別人不想說的,肯定有不想說的原因,或許是一段

原创 《超脫》:我們都有難題

《超脫》講述孤獨的代課老師巴瑟斯來到一所散漫的高中任教,在和學生的相處中看到了世界美麗的生活和人性的故事。巴瑟斯是一個有童年陰影的代課老師,他總是想辦法拯救一些自暴自棄的學生,而他自己的過去,卻是心頭的巨大創傷。他童年的時候生活在單親家庭,

原创 《心靈捕手》:這不是你的錯

《心靈捕手》是一部描寫天才少年從迷途走向人生正軌的故事。​威爾是一個孤兒,從小就被拋棄,輾轉幾次被收養,期間受到過養父的家暴。而他童年的經歷,讓他以後的人生舉步維艱。威爾在一所大學做清潔工,他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但是對數學卻有與生俱來的天分

原创 記一次“碰瓷未遂”?

​1月16日上午,我和老公外出有點事。路上車和人都很少,基本是一路暢通。一會兒,到了一個拐角處。拐彎後,直行了一兩分鐘,老公猛然把車停下來了。我正想問他,不是紅燈,爲什麼停,就看到一位大約五十歲的中年男士在車窗邊。老公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就

原创 《大腳印兒》:2008,一串真實的大腳印兒

​《大腳印兒》是當年供職《體育畫報》的關軍的作品,他從2007年開始籌備,用兩年時間採寫,記錄了2008年一整年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件。關軍在前言裏說:你經歷了2008年,以爲一切都已經刻骨銘心了,但是重新撿拾記憶的時候,發現自己對許多事情仍

原创 記一次酸爽的核酸檢測排隊

​1月12日,房東在羣裏發信息,重要通知:就目前疫情狀態按照區、鎮疫情防控組要求XX組織村內所有人員(包含村民、流動人口)統一全體做核酸檢測。……大家爲了自身的安全和能夠正常出入村子,請一定按照XXX要求,帶好口罩,帶着身份證和手機,去XX

原创 《白鹿原》:一部上演在白鹿原的人喫人的歷史

​《白鹿原》是陳忠實的作品,書裏有很多方言,讀着,感覺很耳熟。拿到這本書,到看完,耗時一個半月。終於翻完最後一頁的時候,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作者通過對白、鹿兩族人物命運的刻畫,真實凸現了“歷史”的豐富、神祕甚至荒誕的一面,就像書裏引用的巴爾

原创 一臺碎紙機

​我們辦公室有一臺黑色的、橢圓形的碎紙機,放在桌子下面。它看起來笨笨的,肥肥的。這臺碎紙機操作起來很簡單,一插上電,就可以工作。它嘴巴上長滿了兩排鋸齒狀的牙齒,把紙塞進去後,就會自動地粉碎掉。它的肚子圓鼓鼓的,可以喫掉好多好多紙呢。它不會說

原创 童年陰影帶給一個人的影響

​有個小夥伴說,她不敢看跟原生家庭傷害有關的電影或電視,因爲,每看一部,都覺得是在寫自己,耳光好像打在自己身上。其實,很多人,在小時候,都遭受了巨大的心理創傷。幾年或者十幾年甚至幾十年後,會有人說:都過去了,要往前看。都成歷史了,忘記就好了

原创 《送你一朵小紅花》:送積極生活的我們一朵小紅花

​週六早上,一個人去看了《送你一朵小紅花》。好幾次沒忍住眼淚,爲電影裏那些身處逆境但仍然努力奔跑的人們。《送你一朵小紅花》講述的是癌症患者與他們的家庭、他們的親人之間的故事,也講的是得到與失去的故事。韋一航很年輕,才十幾歲,卻很喪,因爲他是

原创 渡邊淳一《情人》:自由和婚姻,哪個更重要?

​之前,看過瑪格麗特·杜拉斯的《情人》。現在手裏拿的,是日本作家渡邊淳一的作品。書名一樣,但內容截然不同。渡邊淳一的《情人》講述的是一名單身女子修子和一名事業有成的已婚中年男人遠野的出軌愛情故事。修子是一個適婚年齡的女子,有自己的事業,也有

原创 《青苔不會消失》:爲卑微的力量,作無聲的見證

​《青苔不會消失》的作者是袁凌,一名記者,陝南人。這本書分爲“卑微者”、“出生地”、“生死課”三個部分。這本書敘述了十二個驚心動魄的靈魂故事,呈現百位底層人物的生活圖景,有塵肺病患者、砷毒受害者、地雷村、大涼山少數民族村、留守人羣、蘭考棄兒

原创 《願你道路漫長》:願你歸來仍是少年!

《願你道路漫長》這本書是《智族GQ》總監王鋒的首部文集,話題涵蓋廣闊,關注人的身體、精神,愛物之心,城市雜記,時尚美學等。印象最深的是書裏的一個片段。2013年年底,編輯部年終考覈,有個年輕的編輯交上了《2013年影響我的七件事》:通過一首

原创 和阿米姐姐的“一見鍾情”

​1月4日晚上,阿米姐姐說:我明天去昌平。然後,發了位置。說:明天你和小王過來,我請你們喫飯,還有其他粉絲。我正納悶,小王是誰,猛然想到老公姓王。我發了個哭臉:我們結婚三週年紀念日。姐姐秒回:正好,一起給你們慶祝一下。我問:姐姐北京呆多久?

原创 三年夫妻成兄弟 ——寫在結婚三週年紀念日之際

今天是2021年1月5日,是我和笨球球登記結婚三週年的日子。這麼久了,已經忘記了登記那天的場景。只知道,手裏拿着紅本本,像是領獎一樣,感覺很興奮,很踏實。我知道,從此以後,真的有個自己的小家了,不用再孤魂野鬼一樣四處漂泊了。有家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