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八章 新婚分別

院裏的雞叫了幾叫,陽光透進屋子,清亮亮照在清兒身上,纔將她喚醒。“什麼時辰了?”清兒身子剛支起來又被童岄按回去。童岄瞧着她憔悴的小臉和紅腫的雙眼心痛不已。他昨晚思量半宿,或將童九留下照顧師父,如此他們夫妻新婚亦不用就此分離。童岄撫着清兒巴掌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七章 戰事又起

無爲散了學堂回到院子,一眼便瞧見有陌生人坐在桌旁侷促不安地看着童岄劈柴,他好幾次想去接童岄手上的斧頭,卻被童岄命令着坐在那裏歇息喫果。而童岄瞧見無爲回來,立時放下斧頭,上前接過無爲手中的書簡。“師父……”無爲狐疑地瞅了眼童九,又看童岄模樣,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六章 不素之客

山路崎嶇蜿蜒,荊棘重生,童岄揹着筐子和弓箭走在前面,右手還緊緊牽着清兒的手,每每行至陡峭嶙峋處,便迴轉身將清兒小心拉過來,生怕她磕着碰着。如今童岄是萬不許清兒涉險攀巖,那些生在山脊的珍貴草藥都由童岄去採,遇到獵物他亦是先將清兒擋在身後,再搭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五章 桃夭

窗外竹影斑駁,清風拂起無限心事,都跌宕在斑駁竹影裏。清兒並無父母,童岄父母已逝,這高堂竟只剩無爲一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無爲瞧着這對新人,瞧着瞧着便溼了混濁的老眼。亦不知是不捨清兒出嫁還是看着他們兩個兀的就想起舊事。今夜的月真圓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四章 籌備婚事

時間如白駒過隙,不管山外爭端何起,鹿璃山一如既往平靜。晨間習武,月下讀書,忙時勞作,閒時煮茶,一個人的日子尚且過得靜謐安然,如今兩人便如蜜罐子裏調油,甜得緊。天氣越發熱了,離他們成親的日子越來越近,童岄早間做完功課便去山中打獵採藥,清兒則與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八章 說親

清兒和童岄一路逛下去,她又採買了燈油,刀筆,自然又去稽嬸處買了鞋料。清兒路過首飾攤,只微微瞥了眼也未做停留,單這一眼正好落在童岄眼裏。童岄回頭瞧了眼攤子上的珠環,他突然意識到清兒除了頭上的簪子是他親手所做,如今日日帶着,卻從未見她有一隻耳環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二章 新嫁娘

童岄突然將酒碗撴在桌上,人隨着清醒過來,琴聲戛然而止,無爲也睜開眼睛。清兒詫異地擡頭看他,童岄忙將酒碗扶正,立時解釋:“有些醉了,滑脫了手。”清兒無奈一笑,似是看透了他,童岄對上她的眼頗爲尷尬。無爲此時亦有些醉了,倒未多思,不過心情比方纔好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一章 鷗鷺忘機

清兒心滿意足露出笑意,起身道:“我去叫師父。”“無需叫了。”伴隨着暢快的笑聲,無爲揹着手大步走進廚房,眼裏難得有光彩卻只瞅着酒罈子。他接過童岄遞過來的酒碗,迫不及待送進口中,連連點頭,“綿柔醇滑,入口生香。這桃花酒竟比果酒都好些。”童岄又從

原创 隱世卿 第三十章 終身大事

童岄被撞破心事,心中萬般疑惑又尷尬不已,對上無爲的眼,方張開嘴,聲音便有些打顫:“師父,您,您如何知曉?”無爲拾起桌上一冊竹簡,敲在案上:“整日整日魂不守舍,整夜整夜亮着燈,功課上瞧着廚房便愣了神,這可是你做地功課?我又如何能不知曉?”無爲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九章 求親

“哈哈,哈哈。”童岄即欣喜又不敢置信,俯身追問,“那你是答應了?”清兒重重點下頭去,旋即側過身子不再瞧她,半邊臉卻紅透了。然,清兒欣喜不過一會,想起無爲又猛然擡頭,擔心地瞧着童岄:“師父,師父他……”“你放心,我自去求師父他老人家成全。”童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七章 徵兵

“師,師父。”清兒立時同無爲行禮。她從來不吹牛皮的,奈何這次調侃下童岄罷了,還讓無爲抓個正着,不過清兒知無爲並未真責怪他。況且,況且還罕見地露出笑意。童岄和清兒瞧見俱是一驚。無爲穿着正是清兒昨晚熬夜做好的深衣,清兒早起將衣服放在他門口便去燒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六章 童岄的回答

“凡地,有絕澗、天井、天牢、天羅、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遠之,敵背之。軍行有險阻、潢井、葭葦、山林、翳薈者,必謹覆索之。”此篇是孫子兵法行軍篇第九,行軍打仗凡遇到絕澗、天井、天牢、天陷、天隙這樣的地形,必須迅速撤離,切不可靠近,然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五章 相思成疾2

水花同漣漪一塊散了,清澈見底的溪水除了暢遊的小魚兒和墨綠苔蘚,還浮着一抹白衣,一動不動,任流水將她推來蕩去……她或是水,又或是魚,再或是溪底苔蘚也未可知。生逢亂世,身世浮萍,她從不曾選擇自己命運,而又如此幸運,師父於她半生平安,她亦清楚明白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四章 相思成疾1

童岄每日遙遙望着清兒,於生活細微處默默關心,處處關懷,又緊緊封閉自己的心,不讓她看出端倪,再徒添她煩惱。而清兒,也在盡力調整自己心緒,靜默遠離,和童岄分得清清楚楚。而你可知,這無形的“愛”它是藏不住的,你封住心,它會從眼睛流露出來。你閉上眼

原创 隱世卿 第二十三章 兩兩心事

童岄分明就瞧見她臉色變化,心內又是一驚!誰都來不及遮掩自己眼睛裏流露的感情,四目相對那一瞬,皆清楚地看進對方心裏。清兒後悔不迭,臉色由紅變白狠狠別過頭去。“我去燒水。”童岄從震驚中回過神,將揹簍放在桌上,拎起山雞逃進廚房。清兒素日除了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