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地獄之門朝我洞開

地獄之門朝我洞開我卻看見死神健碩年輕的身軀播撒着黑暗似面帶紅光的老嫗-他給我親人的摯愛我仰視這位古神 我冥界的父親亦是一切被愛逝者摯愛的父親-我獨踏上一條幽徑像一位行在暮色中俗世的神靈通過墓穴給予的神蹟獲得永生-我老似蒼鷹般邁入卻於東方的黎

原创 老娼

走入狹隘骯髒的租屋 燈光暗淡穿孔的舊沙發 坐着蒼白的老娼在綠色迷霧裏 麻木不仁地探望乾瘦的金主們屈膝彎腰地攀談-染色的頭髮 遮住紋過醜陋的眉只當你掏空了口袋 那無神的眸方纔展露一絲絲假惺惺的溫柔羞答答的模樣 滿是魅惑的虛僞-當寶石的吊墜在耳

原创 你瞧

你瞧 多情的雲朵們親吻着天空溫柔的霧靄把巍峨的羣山環抱萬物彷彿皆有一種甜蜜的感情融入自然之中何曾真正的孤老-鮮花新生在腐朽的泥土上團簇森林則汲取着大地潰爛的精華誰聽聞枯木落葉會厭倦與睏乏所以死亡啊 並非是最終的歸宿-這世間無論是悲是喜終會溜

原创 別掀開這帷幔

別掀開這帷幔 下面藏匿着生活一個掩蓋真相充滿謊言的地方它不斷用色彩光影填充着慾望並利用希望在黑暗編織成誘惑-虔誠的人啊 勿入這荒唐的鬧劇那兒找不到什麼善美寄託愛情更無任何純真的少女值得心動你只能承受她冷漠嘲諷的語句-而堅毅的傳道僧呵 像一縷

原创 遞給詩人一瓶酒

生病的天使啊 遞給詩人一瓶酒讓我搖晃着裸體步入暮靄沉沉在奇妙的夜色遇見臃腫的酒神一齊追尋遙遠燈火的海市蜃樓-我們似落葉般疲軟顛簸地漂泊像脫繮的馬被無情的馬刺折磨不知疲倦 時疾時緩地奔向天堂那裏充滿憧憬未來的狂熱夢想-生病的天使啊 收起旋風的

原创 住在地下室的老太婆

常見一位住在地下室的老太婆步履蹣跚 俯身在垃圾桶裏探尋是何等的寶物能讓她無法嗅聞令人作嘔的臭氣 觸碰各種污濁-生鏽的鐵瓶子 或 廢棄的大紙箱噢 精神振奮白髮蒼蒼的老奶奶暗淡的眸頓時泛出破碎的星光偷偷藏進她背上沉重的麻布袋-這是些睡在底層孤寡

原创 精神的豐碑

我要在貧苦的小徑給自己立碑我要使受難的人們高昂起頭顱堅定不屈地邁向這精神的石柱因它比任何逝去的英雄更雄偉-而我要活着 活在神聖的事業中即便我已死 它也長過我的生命但凡世上還有一個詩人在哀歌這黑色豐碑就會有如山巒巍峨-整個世界都會聽見我們的歌

原创 莊嚴的繆斯

這是永恆不變殘忍的求偶儀式莊嚴的繆斯 像高昂頭顱的孔雀沉默又冰冷 眼中淌着厭倦的血大理石的寶座下葬有多少腐屍-金碧輝煌的庭堂上則熙熙攘攘雍容的王公們進獻黃金的桂冠身後跟隨奸佞小丑調戲的表演粗獷急躁的武士乾脆拔劍相向-我只默默匍匐在和諧的讚歌

原创 時間美人

啊 時間美人 我無法迎娶的新娘而愛情不過是你獵取走的物品別了 沮喪的嘆息 各種琴聲啼音你們將是一顆幽怨心靈的隨葬-霜雪的冬日慢慢失去她的凌厲我似是厚厚積雪下凍僵的屍首能把那消融的快樂與溫暖感受我的遊魂再不用爲愛苦苦尋覓-它自命運的重枷解脫

原创 醉人的舊憶

噢 夜河的暖牀 有你濃密的長髮慵懶死亡的情人 身體馨香滿溢今晚可會再降臨 爲醉人的舊憶裸躺在我這陰暗房間裏的牀榻-眸中是片狂野不羈烈焰的草原跨上音樂這黑馬四處狂奔闖蕩我將在烈日炎炎下癡迷於虛幻噢 那是動盪不堪的夢想的海洋-爲了能實現內心久藏

原创 沉思與理智

在昇華的旅途中 失敗並不重要我即是 墮落者 陰謀圍捕的目標有人 嘲笑我的焦慮有人 早已失去愛慾-再讓他們繼續愁思儘管精神腐潰不堪這些人起碼有追求永恆的勇氣我更懼怕把隱藏的另種人審看-像成功叛主的猶大在肆無忌憚的坦途用他華貴的新靴把死人們踐踏

原创 嬌小的倦鳥

嬌小的倦鳥 傳遞書信的小天使夜幕臨了 你可有愛的一絲訊息歸巢的愛人 再哼首幸福的歌謠給我們夜幕愛情的黎明報次曉-調皮睏乏的生靈啊 安眠吧 安眠在溫暖舒適的小牀 安眠吧 安眠夜已沉了 別再睜開迷濛的眼睛要在星辰大海的夢境遨遊盡興-只讓我仍能牽

原创 北方來的老婦人

北方來的老婦人 整日愁眉不展冒着無情的寒風俯身緘默行走穿着灰白的舊襖 用手壓低帽檐困在車道中央像只受驚的海鷗-她的眼睛是一口流淚幽深的井不知多少命運的頑石沉在其底終扶住長椅獨坐 望着落日沉思石雕般的臉 時而晦暗 時而緋紅-她像已然坐在廣闊無

原创 破舊的儲衣櫃

破舊的儲衣櫃 駝背老婦般站立這苦人負債累累 肚腹塞滿衣裳那裏像堆砌的軟趴趴的金字塔埋葬着煩惱這法老黑色的權杖-這墳墓 可怕的閨房 鋪滿了腐花那過時的樣式 散發悲哀的異香蒼白地靜躺像失寵王妃的陳屍永不再被她早厭倦的主人念想-這裏的憂愁透着無止

原创 給 我們

禿鷲盤旋尖鳴 它們歡快又焦急滿帶着食腐物種狡詐無情的心啊 沉悶的地面 堆滿病逝的裹屍呵 躁動的戰場 彼此仇恨的城鎮-我們陰險的魔鬼久居權力之宮不滿生活的饑民忙於四處劫掠文明繁華的昔日好比夢幻泡影法制與秩序成爲廢紙般被改寫-我們的靈魂啊 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