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詩歌】立夏

立夏的情緒,是一夜急雨 抵達稻田,淋溼秧苗和油桐花 將山村最後一絲寒意點燃 鳥兒早起,將窗外枇杷林梳理一遍 雨後的糧食,於晨光中若隱若現 幸福很簡單,卻要高聲唱出來 把腿杆插進泥土,農作物會生長 鄉村的農事,布穀鳥的歌聲中安排 鳥語潛入城市

原创 【往事】九月,書生下海

      很久了,總想爲那個辛酸的九月寫點東西。縱使往事漸行漸遠,但沉重的腳步還在延伸。        在學校,我屬於有點小聰明而不用功的那類學生。在拼實力動真格的高考前跌撞了兩次,才勉強考上了一所中專學校,在川西壩子那所校園裏度過了天

原创 【詩歌】村莊的心事

站在大回灣的觀景臺 目光輕撫凱江的一灣春水 水岸的漁人,垂釣村莊的炊煙 三月油菜花,捧出稻田的金黃 把綿延而起伏的丘陵,簇擁入懷 一羣鳥兒,循着花香飛來 花間的鄉村別墅,靜默不語 屋前盛開的桃花,把村莊的心事 生長在搖曳的枝頭 鄉村三月,春

原创 【散文】走過三溪寺

        穀雨過後,風情萬端的春天漸漸遠去,夏日在暖風中款款而來。春夜瀝瀝的雨絲生百穀亦潤萬物,川西盆地邊際的羣山上,樹木長出新枝嫩葉。林間遍地的野花兒開了,紅的、粉的、黃的、紫的顏料盒,把一張巨大的綠地毯點綴得萬紫千紅。     

原创 【詩歌】三線足跡

從廠房之間的道路走過 我的腳印覆上另一些腳印 腳步聲得得,隱隱聽見 一些吳儂軟語和蜀地高腔 唱和着勞工號子沸騰的交響 把石頭,溶成玻璃拉成了絲線 把纖絲,織成布匹變成了芯片 玻纖工人,是歲月的魔法師 匆忙的草鞋布鞋膠鞋皮鞋 一代代三線人在光

原创 【詩歌】走進川纖廠

川纖廠,紅牆的額頭 清晨陽光鋪開一束紅絲線 臂挽着路邊梧桐,寂靜的斑斕 串起宏大主題的是細密的線 一線,二線,三線,連接遠方 山村的機杼聲,唱響歲月的歡歌 繅絲工人,從燈花中走出來 充耳不聞,盤絲洞的機隆聲 只把雪白的亮片送達世界 小橋跨過

原创 【散文】櫻桃紅了

        在老家的屋後,有一片坡地,生長着好幾棵櫻桃樹。每到櫻桃紅了的時候,總有親朋四鄰和天空的飛鳥,來採摘和品嚐。        自從我大學畢業到外地工作,我就成了老家和櫻桃樹的客人,與屋後紅櫻桃的見面成爲一種奢侈。隨着時間的腳步,

原创 【詩歌】梨花頌

馬鞍山上 雪白的梨蕊深處 有幾株粉紅的桃樹現身 桃花無意,人面在花間沸騰 一羣蜜蜂,小口就品嚐了春光 桃花和梨花,沉浸在唐詩宋詞裏 春風吹來,花朵綻放 我讀懂了,花語爲悅己者 直白的表達

原创 【送別】揮手自茲去

        2021年3月最後一天,傍晚,德陽市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高建平先生與我們永遠地別離了。是時,天空正瀰漫一場紛揚的春雨,倒春的寒風把雨絲吹得歪歪斜斜的,滴答的雨點着力渲染我內心深處的戚然。        與高建平先生文字的邂

原创 【詩歌】觀景臺

站在大回灣的觀景臺 目光輕許凱江的一灣春水 江邊漁人,垂釣三月的繽紛 三月油菜花,捧出坡坡地的金黃 把綿延起伏的鄢家嶺緊擁入懷 花香果甜,餵養飛翔的鳥兒 鄉村的花間別墅,炊煙不許 枝頭的嫩芽,生長村莊的心事 那雁歸來,那人未歸

原创 【舊文新讀】九月,書生下海

      很久了,總想爲那個辛酸的九月寫點東西。縱使時間在漸遠九月,但九月的故事還在延伸。        在學校,我屬於有點小聰明而讀書不用功的那一類,在動真格的高考前撞了兩次,才勉強上了箇中專。天高雲淡而不平庸的兩年。工作了,偶爾也讀

原创 【詩歌】醉在花瓣的縫隙

春天的雲朵,像飛奔的棉花糖 不假思索,撞進湖水天光的懷抱 岸邊的笑臉和迎風啓合的腳步 讓湖面富有更深層次的質感 飄落的花瓣,在水波劃出一條界線 反光的鏡子,把升騰的水霧排除在外 鳥島寂靜,對一羣白鷺離開無動於衷 春光如此簡單,甜蜜而又塵土飛

原创 【發言稿】愛上天台

            ——在周建華散文集《天台軼事》分享會上的發言        尊敬的各位老師,各位文朋詩友,大家上午好!        我是王守槐,微信名如風。時值陽春三月,窗外春光盪漾,在這書香瀰漫的德陽市圖書館,我們迎來了周建華

原创 【後記】永不熄滅的情緒

        耐着性子又把所有的文章讀了一遍,順便修改了幾處明顯的錯漏。我知道,對於這些文字的裝飾纔剛剛開始,接下來會有更專業的人士掄起大刀橫砍豎削,一些枯枝黃葉簌簌落下。之後,呈現在朋友們面前的,是一本低調內涵的心靈傾訴,波瀾起伏的往事

原创 【序言】淺吟低唱宛如歌

                              作者:侯爲標        欣聞王守槐散文集《風中旅途》即將成書付梓,作爲和他有穿“連襠褲”一樣交情的我,心裏甚是喜悅。爲過去的文字集結留痕,將心靈的文字密碼排列組合、打包分享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