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中秋團圓日,家庭喜事多

又至一年一度中秋節,兄妹三家齊聚婆婆這裏大團圓,媽在家就在,有媽的地方就有家的味道,這是疫情之後全家第一次大團圓。今年家中令人振奮的喜事頗多,第一值得可喜可賀的就是弟弟的孩子,我們的小侄子今年參加高考,順利被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錄取,家裏又多了

原创 一切都回到了原來的模樣

時間走到了九月份,一年又過去大半,雖入秋了,這幾天嚐到了秋老虎的滋味,熱的人渾身難受。不過再熱也蹦噠不了幾天了。疫情過去,一切都回到了原來的模樣。家家開門做生意,嘈嘈雜雜又回來了,隔壁是做不鏽鋼的吵的我頭疼,沒辦法,人家花錢租房子總不能不做

原创 無論你變成怎樣,我都一如既往的愛着你!

一個星期過去了,每天都生活在焦慮、擔心與忐忑不安中,一夜之間,我的家鄉祿口病了,疫情來的太突然,彷彿做夢一般,多麼希望它真的就是一場夢啊!雖然我是一個住在陶吳的祿口人,但我們與祿口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孃家婆家所有的親人都住在祿口,時刻牽掛他

原创 加油!祿口!

昨晚喫過晚飯,突然孃家羣、婆家這邊的朱家羣都有人發出祿口好象出現新冠的消息。我們還在猶猶豫豫的問是真的假的,緊接着圖片、視頻全出來了,祿口封了幾個小區,疫情來的太突然。我們一家雖然住在陶吳,但我們幾乎每天都要去祿口,兒子上班從空港坐地鐵到東

原创 王大媽的“好事”

喫過晚飯,外面的雨嘩啦啦下,王大媽打來電話,讓我們夫妻開車去她家一下,有事和我們說,我問她什麼事,她說來了再講,你放心,不會害你的,大媽什麼時候害過你們。我們倆面面相覷,心裏不是滋味,她能有什麼好事下着大雨喊我們夫妻過去呢?大大和大媽七十多

原创 騰飛的美麗家鄉

二十多年前,我嫁到了我們祿口的一個叫山塘的小村子,結婚之前,全家人曾坐了一個拖拉機去過一次山塘,拖拉機突突突的開了好久,那時感覺路途真遙遠啊!母親坐在拖拉機上幽幽的說,一個多麼遙遠的小山村。一條窄窄的馬路順着村邊蜿蜿蜒蜒通向大隊,我的家就在

原创 遇見金陵小鎮

朋友送我兩張金陵小鎮的門票,牛首山邊打造了一座嶄新的仿古小鎮,聽說夜景美不勝收。上次去世凹桃源,金陵小鎮就在附近,老公說我們去看看,門票是晚上的,如果白天不讓進我們就打道回府。沒想到佔便宜了,我們竟長驅直入無人阻擋。走進小鎮,足實驚豔了我。

原创 走進世凹桃源

早就聽說牛首山邊有一世凹桃源,一直沒有機會走進觀賞,這天雨後清晨,老公要去南京辦事,他說我們一起去吧,回來時可以順道去逛逛世凹桃源,我自然願意樂得一同前往。牛首山是南京著名的風景勝地,每逢陽春三月,茂林修竹,桃花爭豔,黃昏時分,雲蒸霞蔚,暮

原创 我打疫苗了

自放開全民打疫苗以來,我一直糾結打還是不打,我們屬於自由職業者,沒有單位,自然也就沒有人動員你打,打不打全憑你自己自覺自願。我曾問過周邊的人,沒人積極的去打,都說急什麼,不能打,打了不好,副作用大呢,萬一你成了那個之一可就倒黴了。我可不相信

原创 錢不好賺,還是安分一點吧

小余師傅原來是做防盜門的,生意做的不錯,那時開個店,老婆看店帶小孩,年輕人就這麼幹下去肯定很好。可偏偏還是年輕,總是要折騰折騰。早幾年,小余的老婆搞起了美容護膚,或許她覺得女人的錢好賺,跑到我們祿口空港小區開了個美容加盟店,所謂加盟店那是一

原创 父母血緣遠,孩子學習就一定好嗎?

以前的一個鄰居來保養車子,帶着他的兒子,兒子不在意都上六年級了,長的象個小夥子,那時我們做鄰居時,奶奶帶着孩子天天串門玩,朱爺爺、燕奶奶的叫不停。時間過的好快啊!都長這麼大了。“你上六年級了,馬上要升初中了,成績怎麼樣啊?”我問他。“不怎麼

原创 河邊尋春

中午,我們家朱先生要去老家辦事,問我去不去?當然去了,在家實在沒事,正想出去跑一跑,三月以來,天天陰風冷雨,最不喜歡這樣溼冷的天氣。今天依然陰沉沉的,事情辦完回來的路上,我說你先回去吧,把我半路丟下,我來去河邊跑跑。他趕着回去了,家裏有車子

原创 年終於過去了

從初一到初五都是在不停的走親戚,不停的喫喝。初六初七我家連辦兩場回請,累的我腰痠背痛,另外還要打掃衛生,樓上樓下,一派狼藉,這個年啊!過的真心足實的累。這兩天終於消停下來,一切都回歸正常,兒子上班,老公開始修車,年算是過去了,生活歸於平靜。

原创 年味之打糕做糰子

年一天天近了,年味越來越濃,慌慌然間真切的感覺到要過年了。幾天前,一朋友送我們一袋年糕,說是他母親自己打的。這可讓人覺得稀罕,年糕不稀奇,街上賣的多呢,一年四季想什麼時候喫都有的賣,可這原汁原味,純糯米純手工自己打出來的年糕真是不多見了,喫

原创 假如是貴重物品會怎麼樣呢?

前幾天在網上買了兩個手機鋼化膜,快遞送過來的時候,我不在家,門關着,小哥打電話給我說隔壁門開着幫我放在鄰居家,我說可以,一個包裹放在鄰居家也是常事。沒多長時間,鄰居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買了快遞一個小盒子放在他家了?我說是啊!他說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