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女人的天性

我兒時挺羨慕電影、電視劇裏穿着“古裝”服的美麗女人。有一次逛服裝店不經意間瞥見了這服裝,心動了,“我試試!”我不敢抱着多大的希望穿出自己想要的效果,我不夠高,也偏胖一些 ,總之不是窈窕淑女的身材。但,我還是挺虛榮的,明知道不怎麼適合還是要穿

原创 這個家(13)

柳蘭聽大哥之話真是氣他不過,他居然說他在婆婆過世後的“百日”就已經知道婆婆的“風水”不好了!柳蘭不是石頭,焉能麻木無動於衷,特別是陳峯去年被車撞傷,幸好搶救過來,她家是受害者,大哥卻明知“風水“有問題還不說!“大哥扭曲事實!”柳蘭得跟大哥把

原创 這個家(12)

柳蘭雖然回到家,心擔憂着醫院的三哥,但她不想打擾嫂子她們,只能讓陳楠跟堂姐聯繫瞭解其中情況。大概知道哥雖然進了ICU,但還是處於危險之中,沒辦法“血液透析”,12號上午做了CT,五臟六腑都受影響!12號下午五點多鐘,彤打電話通知陳峯到大哥家

原创 這個家(11)

柳蘭安靜着喫她的飯,任由陳峯父女倆打打鬧鬧,她此刻沒有閒情插上一句,沒想去說哪一個!父不成父,女不成女,父女逗啊鬥,嘻嘻哈哈,倒讓柳蘭欣慰,陳峯需要接受親情開竅,陳楠需要藉助鬧騰感受父親存在的幸福感。家是釋放情感的天地,陳楠被陳峯從沙發上拉

原创 這個家(10)

“爸,我們回家了。”陳楠一進門就叫喚着陳峯。“紫菜湯、鴨肉、白菜,請!”陳峯邊走出廚房邊叫嚷嚷。陳楠打打陳峯的屁股。“別玩 ,盤子別掉了,輸錢!”“我是玩的,你又不會痛,盤子哪會掉!”陳楠看着陳峯,她的臉上笑開了花。昨夜,她跟着母親看着她三

原创 這個家(9)

二嫂這時候主動幫二哥買午餐,說明她不是對二哥灰心失望,而是已經明白,她得關心二哥,他病情穩定,能夠維持現狀不再加重病情,不再住院花大錢,家庭纔會和氣生財,平安是福!二嫂能懂做,柳蘭的擔心卸下了一半,執迷不悔的兩夫妻終於能夠醒覺過來照顧好自己

原创 這個家(8)

這會兒,三嫂妹夫的兒子陳琛開口了:“姨母,您節哀保重,或許姨丈病情會穩定下來,您要往好處想,保重身體,別把自己愁壞了,後邊還要娶媳婦抱孫子,享受的日子還長着呢。現在這裏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上班了!”“好,慢走!”柳蘭一家子跟陳立權父子打招呼

原创 這個家(7)

話說柳蘭跟陳楠說說她伯伯還錢這事上。“既然你爸已經說了,不讓你伯伯還這個錢,你也知道一個長期'透析'而自己不會賺錢的人給家庭帶來多大的負擔,你三姆不就一直幫服裝店的老闆剪線頭掙錢養你伯伯,不單單生活費用,還有到醫院治療的錢。這樣的家庭就算不

原创 這個家(6)

醫生跟ICU聯繫一下,三哥才被送進ICU觀察室。雖然三嫂、莉莉看不到三哥處在危險之中,但柳蘭是清楚的,三哥被推進ICU監察室不過是讓醫生照看而已,並沒有減輕病情。柳蘭的心沉甸甸的,三哥所處的危險環境,她愛莫能助,原先安排是上省醫院搶救,如今

原创 這個家(5)

柳蘭看着三哥心率在20左右,似乎觸景傷懷,陳峯去年那危險的一幕幕浮現眼前,她退出病房,讓陳楠看看,三嫂也看看陳健,她見柳蘭出來,又有陳楠看着,她也走出來了,“剛纔好像停止心跳了!”“不會吧!”柳蘭被驚嚇到了。柳蘭瞧着護士在裏邊,又轉念一想:

原创 這個家(4)

柳蘭跟三嫂、侄女、小叔在手術室外邊等着,那種焦慮的心情,兩個小時之後,陳健終於做好了手術,他被推出手術室。柳蘭跟小叔、彤的兩個同學推着陳健回病房。“醫生,幾號牀?”三嫂兩隻手提着兩袋行李,她邊走邊說。“四號!”“怎就安排四號牀呢?不吉利!”

原创 這個家(3)

柳蘭剛剛聯繫好趕往省醫的搶救車,彤打電話來了:“嬸子,省醫的醫生說我爸是做了‘透析’的,血不易凝結,他說讓我爸在市級醫院先做‘微創’手術止血,如果情況穩定再送上省醫。”“搶救車的事我已經聯繫好了。至於這市級醫院能不能做‘微創’手術,我們問問

原创 這個家(2)

柳蘭的車子剛剛駛進醫院,彤打電話給柳蘭:“嬸子,去年叔住院治療的那個醫生的電話號碼發給我,我聯繫一下醫生,我爸這情況該如何處理?”“好的。”柳蘭把省醫院那個救活了陳峯的神經外科的醫生的手機號碼發給彤。小叔陳斌打電話給柳蘭:“你來了嗎?到哪了

原创 這個家(1)

“手機振動了?”柳蘭被吵醒了,“這大半夜的,誰這麼瞎了眼打錯電話啊?”柳蘭不想起牀,困,想睡啊!手機振動了好一會兒,柳蘭不得不得起牀,心底裏猜想,“如果打錯電話,不會響這麼長時間。柳蘭一瞥見手機沒有署名,“陌生電話?”她暗暗臭罵:“哪個不安

原创 茶餘飯後之遭遇(4)

鄰居迴應我:“明一家住在另一個嬸子的老房子。”“之前他的嬸子一家住着不是好好的嗎?他家男孩女孩都有,還在外邊建了樓房。如今讓明住着就生煞了?沒道理!分明就是楊萍好喫懶做,不會勤儉持家,縱然明有手藝賺到錢,楊萍整天只會消費,家裏頭沒種一點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