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木吉他的話筒擺位和拾音

相比電吉他,木吉他的拾音真的要簡單許多。 我特別喜歡木吉他的聲音,無論是古典吉他配合精湛技巧的整體呈現,還是民謠吉他的自由與享受,我都喜歡。我在德國上學的時候,有一次和同學一起錄古典吉他,當時也是爲了多嘗試幾種拾音方式,後期可以挑選和混合,

原创 推薦一個學國際象棋的App

前段時間因爲忙,暫時沒怎麼碰國際象棋。最近發現了一個做的很棒的App——Dr. Wolf (美版Apple store賬號可下載),於是又開始繼續玩耍。下棋最明顯的一大好處是,它讓我很專注,瞬間拋開其他念頭。是換腦子的好選擇。App裏的“老

原创 讀幾頁漫畫

週末回了趟老巢,把學生時代收藏的一整套蔡志忠古典漫畫拿回來了。最近有時間的時候,好好細細地讀讀畫出來的經典。今天來寫寫剛讀了幾頁的《老子說》。老子認爲,柔弱就能謙下不爭;愚魯就能棄華取實。一切依循自然。牙齒和舌頭,大樹和小草,山和水,都是看

原创 企業文化是做事方式

網飛的創始人說,我們上班不用打卡,沒有強制的工作時間,想來的時候就來,想走的時候就走。評判你的標準就是結果。只要你在解決問題、完成任務,我就不在乎你究竟身處何地,工作有多努力,或者你每天在辦公室裏待多久。好棒!我覺得有這樣理念的老闆很聰明,

原创 Ambisonics三維音頻格式解析(2)

今天來看高階Ambisonics (HOA)。從直觀上看,高階Ambisonics的話筒長這樣:比起昨天四個膜片的一階話筒,要更銷魂了吧?更魔幻的是下面這張需要空間感才能讀懂的極座標圖:實際上也沒那麼複雜啦。通道數是階數+1的平方。所以一階

原创 Ambisonics三維音頻格式解析(1)

說到Ambisonics技術,很多音頻業內人士也會覺得特別暈,似乎總搞不清楚其中深奧的原理。我以前也是這樣的感覺,很抓狂。曾經看了很多遍Ambisoonics的官網,也總是暈了又暈。今天仔細讀了一份深入淺出的英文講解材料,其實它並沒有想象的

原创 推薦一本書和一部劇

其實知道《綠山牆的安妮》這本書是因爲前段時間我無意中在奈飛上看了一部劇Anne with E。挺喜歡主人公這個話多到爆炸、思想跳躍到無厘頭、極其喜歡想象和閱讀以及很善良的小姑娘。最近看其他書,裏面提到了《綠山牆的安妮》,我一查才知道原來這是

原创 誇一誇“冬儲大白菜”

昨天在“以白菜的名義”公衆號上看到了特別特別令人激動的奧斯卡頒獎禮幕後音頻製作的乾貨,真是太棒了!我想說,中國的專業音頻行業裏有這種既有紮實的技術背景,又懂得收放自如地利用自媒體平臺,英語還超級棒的...師兄,絕對值得手動贊N次!其實之所以

原创 職場人應該什麼樣

工作上,坦坦蕩蕩談利益,少些情感羈絆左右爲難,纔是一個職場人該有的樣子。 職場搞人際關係,重點不在同事,而在你的直屬上司和領導。 上面這兩句話是我從一篇公衆號文章裏看到的。乍一看似乎有點“無情”和“功利”,但我仔細想了想,基本投贊同票。從

原创 架子鼓的拾音要點

吊鑔(鼓組)的立體聲話筒如何擺?其實下面這張圖是錯的!因爲軸線找錯了。這會導致後期將所有話筒錄製的信號疊加時,出現相位問題。正確的擺位是這樣的:以中通鼓和小軍鼓爲軸,是整個鼓組的中線。下面對着這張動圖總結一下架子鼓的拾音要點:1. 底鼓可以

原创 分享一篇文章和我的感受

今天讀到馬未都的一篇文章,寫他在60歲生日時去找尋自己呱呱墜地時的接生婆。這文章寫於老太太去世的時候。很難形容自己的情緒到底是怎麼樣的,我想更多的是在平靜中內心又歎服不已吧。先附上原文: 我一直對我的出生十分好奇,直到成年後的某次與母親聊天

原创 努力讓自己變得優秀

勸服別人最有效的方式不是武力威脅,更不是道德綁架,而是堅持做你自己認爲正確的事情;貫徹正義最重要的條件不是嗓門大,更不是道德高尚,而是自己變強大。這話蠻有道理。話語權不夠、別人信不過……等等的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我們自己不夠強大。那就自己要求

原创 小軍鼓 機關多

架子鼓裏的小軍鼓,無論是演奏還是拾音都有很多講究。小軍鼓第一種常規的演奏方法是用鼓槌的尖部擊打鼓皮相對中心的位置,如下圖:第二種演奏技法是Sidestick,即用鼓槌擊打軍鼓的邊緣,如下圖:第三種技法叫做Rim Shot,是用鼓槌同時擊打鼓

原创 2021.01 讀書計劃

一月少點焦慮,多讀點書。1. 繼續讀我的專業書籍 Der Tonmeister,好好讀讀這本講流行音樂中聲學樂器的拾音和混音的很有邏輯性的書。2. 繼續讀 Writing for Results。更重要的,學會再着急也要想清楚再寫、想清楚再

原创 2020與衆不同

2020這一年過得真快。而且,不同以往。今年我正式開啓了在家上班模式,挺好。其實遠程交流真的比想象中的方便太多。除去時差的影響,幾乎與同城、當面沒有太大的區別。工作方面今年整體還不錯,雖然有欣喜也有沮喪,有興奮也有質疑,不過大體還是好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