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背井

考試完了,卷子也改完了,今天繼續上課,上新課。疫情仍是不容樂觀,上次說統計返靈人員從十六號開始,今天晚上突然又發通知說是從十號開始統計。高風險地區也增加了好幾個。我們班的孩子,大多數的父母都是在外打工,過年回來是人之常情,但這樣以來,風險也

原创 腹直肌

這具肉身,用了幾十年,對它還是知之甚少。今天看公衆號,無意間看到一個“捻捏肌腱療法”,石成恩先生首創的。治療感冒可以捻捏頸後肌。然後,提到“腹直肌”。腹直肌是什麼呢?到百度上查,原來腹直肌就是腹部前面的縱向的肌肉羣。“腹直肌分離”被專門列出

原创 反噬

學校有個杜佳貝,全校皆知。因爲她的鬧——稍不如意就大哭大叫,發脾氣,摔東西,打人。她一哭,整個教學樓都震動,聲音穿透力極強,根本無法上課。她的哭,有一股“鬧”的意味,就是讓人知道她的不滿意。可是,世間哪有那麼多的“滿意”呀?她是三年級來的,

原创 牆報

元旦活動裏有靜態有動態,靜態比如牆報動態比如運動會。去焦村中心小學,看見每個班的牆外面都設計了玻璃牆報欄,出牆報只需要把手抄報辦好放進去,就行,既方便又漂亮。我們學校的牆報,每次都需要先撕掉上次的,再洗刷瓷磚,然後再貼本次的,費時又費力。我

原创 派克服

昨天下班剛回到小區,四姐打電話來,說她買了件衣服,嫌大,問我要不要試試。我說可以。四姐說馬上下班到我們小區門口,衣服是在車上還是在家裏?在家裏。我坐車去了四姐家。把衣服試了,有點小,我穿着緊,尤其胳膊這裏,不能行動自如。我們是要在黑板上寫字

原创 換課

昨晚接劉爽回來,接到班主任羣裏的信息,說今天中午十一點半放假。十一點半,我只能下了課間操就去,不然跟不上。我今天的課是第一節和第四節,必須把第四節的課換到第二節。到了學校,我看課表,會議室不開門,我就在隔壁的二年級教室看。看完,正在想怎麼個

原创 聯歡

馬上就是公曆新年了,學校要各班組織節目。我們上週都答應孩子舉辦“元旦聯歡會”,本來說集資,每人十塊買大蛋糕,買各種零食,班主任屈老師說收錢太麻煩,不如讓孩子從家裏帶。從家裏帶的喫食,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等到週四的——原計劃是週四。利用我的連着的

原创 愈優良愈安靜

“水深則流緩,人貴則語遲。”在班裏上課,孩子們唧唧喳喳個不停,說的大多是沒有多少實質意義的話。因爲人聲嘈雜,我的聲音不得不大,嗓子跟着受不了。我就跟他們講了這個道理。但是,聽不懂。他們聽不懂。我就慢慢解釋給他們聽:淺淺的小溪,嘩啦嘩啦;而渠

原创 電熱毯

劉爽十六歲了,從來沒有用過電熱毯——懷他的時候,就知道電熱毯對胎兒不好,我就再沒用過。一晃十七年過去了。每晚臨睡前都會洗腳,水把腳泡得熱熱的,就趕緊進被窩,也就不覺得冷。不一會兒,身體就把被窩暖熱了,一夜都不會冷。而且,冷被窩也有好處——孩

原创 杜漸

淅淅瀝瀝一個周的例假,終於在昨天接近尾聲!從上週二到本週一,前幾天一直試試探探、將來未來的樣子,我也不敢洗頭,小心翼翼地等着,直到了週六,突然想通了似的,血量增大,成洶湧之勢,而且,腰開始疼。週六起牀時,覺得左邊的帶脈穴附近有點疼,轉動不靈

原创 寒凍

本來想起個“寒毒”的名字的,想想太重了,還是“寒凍”吧。天氣越發冷了,早上哆哆嗦嗦來到學校,進了住室,開窗,拉窗簾,嘩啦一下,窗簾差點兒到了我的手裏——掛杆的一頭,開了,裏面的小掛鉤直接掉出來了!上次都發生過一次,我爬上窗,安好了,這次又是

原创 夾手

公共汽車的門上,都有個“小心夾手”的提示牌,一個小男孩手被夾在門縫裏,流淚的樣子。小汽車,應該不會發生夾手的事情。可是,上次接母親去洗澡,關車門的時候,母親的手被夾;今天四姐的手又被夾了。副駕駛後面的那個座位,坐進去,後排三個人,是需要移一

原创 少一口

“每頓少一口,活到九十九。”喫飯,其實八分飽就好。茶到七分,飯喫八成。昨天週一,一反常態地不是麻食或者麪條,而是米飯。我們週一中午的飯,最是敷衍。打飯的時候,米飯稍稍打的有點多,配菜是黑豆芽炒豆角,有些微的肉末。還有玉米糝子湯,裏面有花生。

原创 天寒

突然間,天就冷了,冷颼颼!我昨天都換了厚一點兒的毛衣,還是冷。今天回孃家,小狗花花坐在廢棄的沙發墊兒上,還是哆嗦嗦,太冷了!我們回去,因爲下雨,什麼事都沒幹成,就連原打算的裝爐子也沒裝成。倒是母親家新裝的空調試了一下,挺好的,一會兒屋子裏就

原创 自找苦喫

這學期,我不擔班主任,是屈老師當。可是,班裏的許多事,我都操心,比如男生理髮啦,比如冬天的厚坐墊啦,比如週末的實踐作業啦……沒一樣不操心,好多人都以爲我是班主任。我每天帶學生打籃球,一身汗。冬天來了,怕他們感冒,今年的感冒可不是鬧着玩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