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人才濟濟的七十五團司令部

大雪一到,寒冷的東北地區氣溫,就進入到了一年之中最爲寒冷的季節。按照守備部隊訓練慣例,每年一次的實兵檢驗性演習,也就進入到了倒計時。部隊拉動之前,演習中的重頭大戲——組織戰鬥階段,已經拉開了序幕。這個節點,最考驗一支部隊的指揮中樞,即首長機

原创 睡不着了。

樓下那對兒,年年不離不棄,月月恩恩愛愛,天天吵吵鬧鬧的兩口子,剛剛吵完架。只聽得他家的進戶門“咣噹”一聲,從撲騰撲騰的腳步聲分析,摔門離開的,應該是那個平時在屋裏“吱吱呀呀”喜歡練嗓兒的男人。害得我,咋睡都睡不着了。無奈之下,寫個小文吧。對

原创 喜歡的,就是這個味兒

又到了家鄉人,最喜歡喫的“小黃幹核李子”上市的時候了。說家鄉人喜歡喫,已經把這種特別的水果,給說小衆了。當外地人品嚐過這種,只產在我的家鄉,吉林市大綏河鎮小綏河村的特別水果之後,那種購買的瘋狂,比當地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實,這種只有小拇指蓋

原创 距離1986年春節,還有6天

越是臨近春節,連隊收到戰士家裏發來的電報就越多。在“惜字如金”的電文裏,重點描述的意思大體相同。電文裏面的主要人物,一般爲家裏的父母,或祖父祖母。病重或病危,這一條絕對不可能遺漏,因爲,這一條是部隊準其回家探望的必要條件。剩下的事情,就是考

原创 我和我那100多個弟兄

1從團部到連隊的那條小路,依然是那條黃沙小路,與九個月之前,一紙調令把我調到司令部的那會兒,沒有啥變化。但路上的風景和行走的方向,卻是有了不同。與九個月之前,大地被厚厚的白雪覆蓋得嚴嚴實實所不同的是,路邊稻花兒那陣陣清香,已經沁人心脾。泛着

原创 急三火四寫幾個字

進入一枝禿筆自言自語模式。對於喜歡寫字的人來說,大致相當於習武唱歌之人的拳不離手 曲不離口。對寫作的興趣,雖遠沒有達到如飢似渴,不可饜足的程度,更沒有達到遺世獨立,憑虛御風那種忘我。但是,一天當中最快樂的事兒,大抵都發生在一枝禿筆自言自語這

原创 開發商老李

老李幸運。建築學院土木工程專業畢業後,順利進入政府計委。八十年代初,爲數不多的大學畢業生,那可真是“稀缺資源”。做爲“稀缺資源”的老李,前腳剛剛邁出建築工程學院的大門,後腳就被當地的政府計委搶了過來。穿上灰色吊兜兒滌卡衣服,褲線燙得倍兒直。

原创 進,還是退?這是一個問題

許多意料之中的干擾,會動搖你曾經篤定的決心,也可能不會。和許多在新媒體領域探索的朋友一樣,明明知道,也在時時經歷着它深一腳、淺一腳,東一頭、西一頭地似乎是在摸着什麼過河,一定會帶給我們各種顛簸。但真的沒有想過這其中的顛簸的會如此遊移又輕慮淺

原创 願所有中考考生,都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我畢業的那所小學,很早以前就沒有了。但陪伴了我五年的那所中學,還在。聽說今年我的母校,仍然是中考的考生們,趨之若鶩的熱門。從外觀看,從大操場到教學樓,都沒有任何變化。如果說有變化,大概是我們自己心裏的那種感覺:瞅着上學那會兒,很高很高的教學

原创 堅持一個好習慣,讓你受益,別說我沒告訴你

一石激起千層浪。前幾天寫的那篇文章《分享一個好東西》沒有想到會收到很多友友的重視和留言。留言中,不乏一些有心的朋友“用心了”。歸納起來主要有兩個方面的置疑。一是有人說,我把腹式呼吸給“弄反了”。置疑我:“明明是吸氣的時候鼓肚子,你怎麼說吸氣

原创 師大爺的死狀並不難看,依舊面若桃花,只是眼睛很久很久都沒有閉上

老鄰居門大爺家的裏屋住着一個常年不出門的銀髮老太太,不論誰問到她的年齡時,年年得到的答案都一樣,九十九歲。門大爺得腦血栓那年,他九十九歲的岳母還在。聽大人們說,門大爺的病跟他總喫肥肉有關。小時候大人嘴裏說出來有很多詞是聽不懂的。高血壓,腦血

原创 對付酷暑,咱有神器

把日子給過懵圈了。竟然在入伏第一天,赤裸裸地暴露在大大的太陽底下,足足曬了一下午的太陽。大汗淋漓回到家之後,纔在朋友圈裏,看到那些非常講究跟着節氣喫美食的朋友的動態裏,知道爲什麼今天的太陽爲什麼格外暖。這天兒一熱,就特別懷念小時候那白雪茫茫

原创 一羣把對抗演習當做戰場的軍人,看看他們,你心裏是不是很踏實?

1“紅軍”指揮所燈火通明。距離黎明開始的對抗演習,還剩下不到五個小時。所有作戰室還都在緊張而有秩序地忙碌着,熱火朝天地進行着“開戰”前的各項準備工作。紅軍1號指揮所裏,團長沈根弟還在和參謀長吳和高一聲、低一聲爭論着戰術作業中“首長決心”的具

原创 不知道寫點兒啥的時候,靜下心來讀讀書挺好

最近好像迷上了小說。於是,從頭到尾,一字不落地把那本最喜的書——畢飛宇的《小說課》,又重新讀了一遍。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讀畢飛宇的《小說課》。沒有辦法,非常喜歡他用他那獨一無二的調調解讀小說。比起聽小說、讀小說、更過癮的是通過畢飛宇用他那通透

原创 分享一個“好東西”

把自己受益的東西,拿出來分享一下,萬一走過路過的朋友們,在不經意間看到,並且試着在信與不信之間,選擇了是信非信地嘗試一段時間之後,也受益了呢?不知道算不算好,但一定不算壞的習慣,讓我堅持了三十年。讓我想想,哦!是的,很確定,是三十年。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