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圈地自萌”,你“免開尊口”

“追星”這是一個五彩斑斕的詞語。有人看見皎皎月色,從天際傾瀉,溫潤瑩光爲寒冷的夜打開欣慰的窗。有人看見鋪天蓋地的墨色,狼吞虎嚥之勢,湮沒黯淡搖曳的天光。還有人看見赤陽頂空,無數的光跳躍,閉着眼便可以抓住一絲一縷,換來片刻休憩。我在不同的時候

原创 寫給身邊的姑娘

這些在我人生留下過印記的姑娘們,她們天真,她們憂鬱,她們懶散,她們堅持,她們獨一無二。一、小陶姑娘是我大學同學,她皮膚偏黑,一雙眼睛卻是靈氣逼人,一排小扇子樣的睫毛讓我無比豔羨。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是,這姑娘長得真像吉克雋逸。小陶姑娘性子活潑熱

原创 愚人節(三)

演職表上邊那三個字簡直烈火灼心,陸明今甚至不敢拿出手機去搜索這個人的信息。他一眨不眨盯着那個名字,渴望世間三千神佛能聽到他心中的哀求禱告,寄希望那往生的奇蹟再現。進組前一天,陸明今詢問助理鄭注,這周邊哪座廟宇香火最旺,鄭注告訴他城南的大光明

原创 愚人節(六)

今天是《啞聲》大結局,雪地裏穿梭着忙碌的工作人員,兩位男主角老神在在地坐在房間裏對臺詞,外邊的雪花飄了好久已經厚厚地鋪上了一層。南懷硯時不時瞧瞧外邊飄絮狀的雪,當真是“撒鹽空中差可擬”。還記得小時候讀《紅樓夢》,裏邊那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

原创 愚人節(二)

陸明今失憶的事情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秋墨多方衡量後決定隱瞞這件事情,反正如今他的人氣並不高,不會有太大影響。夏和光家人那邊在秋墨大概普及情況後,就用吊威亞摔壞腦子應付過去了,夏媽媽急得眼淚汪汪非得馬上來看他,夏爸爸在一邊好聲勸阻。面對夏和光

原创 疫“情”

“……當前疫情形勢仍然十分嚴峻,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堅決貫徹黨中央關於疫情防控的各項決策部署……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電視裏新聞聯播熟悉的聲音響起。“各位鄉親們,近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傳播嚴重,請各位務必做好防範,勤洗

原创 愚人節(四)

今日,同劇組的演員都感覺到陸明今和南懷硯之間的彆扭,若是往常,兩人下了戲也會約着喫飯電影遊戲,偏生今日陸明今像是故意躲着南懷硯一樣,又是肚子疼,又是想睡覺,總之把自己關在酒店,與世隔絕。南懷硯在酒店門口站了一會兒,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更多的感

原创 愚人節(五)

有一句話。張愛玲說的。對於年輕人,三五年就可以是一生。南懷硯曾經對此嗤之以鼻,而今也算有些領悟。人生不長,要麼有趣 要麼老去。他陰差陽錯離開得早,那麼短暫,但也確實是一生。有想愛的人,有想敬的人,有熾熱的理想,有未盡的遺憾,一生也算是飽含趣

原创 愚人節(一)

1999年4月1日。 這天是愚人節。滿大街熙熙攘攘的人一如既往,全世界合法蔓延的謊言披着真相的外衣遊走於世,誰也不知道謊言下邊有沒有藏着真心。 陸明今坐在頂高的天台上,夜晚的風肆虐,但空氣難得乾淨,他手上拿着一張照片,時不時用大拇指與照片裏

原创 《碧巖錄》中俗語佛源略考

摘要:《碧巖錄》成書於宋徽宗政和年間,由宋代禪門宗師圓悟克勤在雪竇所著《百則頌古》的基礎上彙編而成,有“禪門第一書“之稱,該書章結構清晰,包括“垂示”“本則”“頌古”“著語”“評唱”五個部分,在語言運用上多使用口語性強的禪宗詞語解析禪意,本

原创 淺論馬克思稱馬基雅維利政治思想的革命性

        尼科洛·馬基雅維利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傑出的人文主義政治思想家,他的理想是建立混合政府,人民和君主都受法律約束,自由的秩序保障人民的自由,人民的自由反過來鞏固和保衛共和國,兩者相輔相成,造就強大和光榮的國家。馬基雅維利獨闢蹊

原创 淺談小學語文教學中童話教學方法

 童話作爲小學語文教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濃厚的幻想色彩,賦予世間一切事物以人的情感,契合小學生的人格智力發展階段,有利於培養和提高學生的想象力、審美能力和思維能力,對於提高小學語文教學質量有着重要意義。但是在具體教學中,受限於老師的教學方

原创 試析張小嫺《麪包樹》系列所體現的女性意識

有人曾說天底下的愛情,被三個香港女人寫盡了,張小嫺便是其中之一,她是繼亦舒之後香港最受歡迎的言情小說作家,被稱爲“愛情小說的掌門人”。張小嫺擅長以平白無華的語言理智地描繪一段愛情從不期而遇到煙消雲散的過程,她筆下的作品帶有濃厚的都市色彩,常

原创 在俗世中世俗

        曾經不知道在什麼地點讀過這樣一首詩,詩是這樣的“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塵世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        正巧最近有幸閱讀了王蒙先生的短

原创 淺析袁枚性靈說在蘇軾送別詞中的體現—— 以《八聲甘州·寄參寥子》、《南鄉子·送述古》爲例

摘要:袁枚是清乾嘉時期傑出的詩人和批評家,以他爲代表的文論“性靈說”在清朝蔚然成風。他在著作《隨園詩話》中說:“自三百篇至今日,凡詩之傳者,都是性靈,不關堆垛。”袁枚主張文學創作應該遵從本心,從個人性情出發,表達真情實感,此類的詩才能有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