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閒扯兩句《反脆弱》

轉眼之間《非對稱風險》漢譯版出版2年了,塔勒布說過“新書放兩年”。期限到了,這次疫情又讓塔勒布的許多預言成真了,本文主要對其上一部作品《反脆弱》閒扯兩句。關於美國人的超前消費塔勒布說債務讓人脆弱,而存款是一種冗餘保障。美國老百姓有刷信用卡超

原创 致“女本柔弱,爲母則剛”

這句話大家應該是再熟悉不過了,甚至連背景都不用介紹。我寫這麼一段本來是打算回覆一篇公衆號的文章,那上面說母親如何因爲孩子的教育問題受盡委屈,甚至僅僅是哭鬧而抓狂。問題的核心在於人們用績效考覈的觀念看待母子關係,而績效考覈本身有不可彌補的缺陷

原创 侯世達、平克、赫拉利——良心與框架這兩條出路

上回說到侯世達用誰更關心別人來衡量一個生物的靈魂,並將這個標準作爲解決當今社會問題的出路。在《我是個怪圈》當中,侯爺把最後講靈魂這章命名爲“友誼與寬宏”,還舉了一堆大善人的例子像甘地、施維澤什麼的。根據其精神,我們不妨把這個標準簡稱爲“良心

原创 人類的本質是套娃

這兩年看書發現各路作者都有點好奇人類的意識是如何形成的,直到最近讀了侯世達的《我是個怪圈》才遇到一個能看明白的解釋。作者侯爺——一個陌生的熟人侯爺年輕時拿到了物理博士學位,後來轉而研究人工智能,成了該領域的泰斗。他是徳裔美國人,那個中文名大

原创 《青蛇》結尾,法海抱着許仙和白素貞的孩子……

實在太齣戲了。這電影的主角青蛇讓人頭痛,不管哪個影評、文章都在分析她。她修行不夠,雖然變成人形卻不理解人情世故,蛇性未改而好奇心又特別強,白蛇幹什麼她就要幹什麼。看見姐姐白素貞勾引許仙,她也要勾引許仙,引得姐妹倆大戰一場;打完正趕上端午節,

原创 生物圈真的是基因的博弈嗎?

4、5月份讀《自私的基因》,看着理查德·道金斯從原始地球推到海水產生氨基酸,再從充滿氨基酸和嘌呤、嘧啶的“原始湯”推出有遺傳性的分子用其他氨基酸進行自我複製進而取得優勢,逐漸發展成今天的各種生物,真是邏輯清晰的享受,沒有公式的數學。就在這時

原创 值班室的夢

昨天值班,睡在值班室的木板牀上,脊椎很舒服就是硌得難以入睡。6:20的鬧鈴響了,累,把鬧鈴調到7:40,關機繼續睡。恍恍惚惚來到一片陰鬱的樹林,一個乾巴瘦弱的短髮女孩蹲在我附近,望着天空唱着歌。天色非日非夜,周圍稀稀拉拉的幾棵枯樹就把我圍在

原创 近期轟轟烈烈的防疫,或是街道辦的傑作?

這周從單位拿到證明,終於辦下了小區通行證。然而全國的復工形勢依然不容樂觀,不僅我們工地的返崗計劃只完成了3成左右,就連反應最快的浙江據說也只有50%。當地以用電量爲考覈標準,許多企業爲了達標只好在沒人的情況下讓機器一直空轉,辦公室裏還開起了

原创 兒時的艱苦生活

我上學以前有一半時間寄養在外婆家。那是個有上下水和暖氣的樓房,她家在1樓,推開陽臺後面是個院子,鋪着地板,有花壇有樹。而我自己家是一個10平米的平房,兩個沙發一張牀,一個電視就擠滿了,好像沒有爐子。冬天晚上從外婆家回去伸手不見五指,睡覺時就

原创 多米諾骨牌 第1節 九天玄女授天書,魯梅尼格弄骨牌 第2節 巴州曼城大斗法,拜仁國米續前緣

第1節 九天玄女授天書,魯梅尼格弄骨牌 7月的南德意志驕陽似火。一輛黑色奧迪歪歪扭扭停靠在塞貝納大街邊,科學家身披白大褂手提公文包匆匆上了寫字樓。那樓道陰暗潮溼,斑駁的扶手後籠罩着半新不舊的拜仁隊徽。“魯總……”科學家匆匆敲開辦公室房門喘道

原创 初讀《白板》

年初聽說塔勒布在他的新書《非對稱風險》中抨擊斯蒂芬·平克,碰巧我最欣賞的簡書作者@格列柯南 對後者推崇備至,於是我決定先看看平克說了些什麼,這樣將來就可以更加公正地看待他倆的觀點衝突。這個月終於讀完了《白板》,據說這是平克爭議最大的著作。刨

原创 先人已逝,我們何去何從?

如果我有一個生於斯長於斯的故鄉,那麼事情可能會很簡單:我會和親戚們生活在一起,故鄉的風土人情大體上是一脈相承的,所有人都有着共同的祖先,不管我走到哪故鄉都是我的“根”,我會時不時地想念她,這種思念叫做“鄉愁”。遺憾的是,現在國內除了官方以外

原创 失傳

1000年前,終南山後山秋風蕭瑟,第三代大弟子趙志敬揹負寶劍夜觀天象,眉頭緊蹙。看罷多時搖了搖頭,手扶着樹幹緩了一陣,慢慢下山:“難道我們祖師爺傳下來的道術錯了嗎?”遠遠的山路上燈光晃動,一人踏着神行術閃了幾閃便來到眼前,收了法術行禮道:“

原创 1995年之前的日本變局 1、筆者所謂“日本人的信仰” 2、經濟發展的年代 3、崩盤之後 4、與我們的關係

說來慚愧,筆者是通過看動畫片才知道日本有宅男這個問題。之前雖然聽說過日本經濟停滯的事,但對日本人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刻板、勤奮、等級森嚴、喜歡加班泡酒館的老闆和打工仔。不過簡單瞭解了一些資料之後,我認爲宅男問題的成因絕不是經濟停滯這麼簡單,另外

原创 爬山

今日完成了培訓,晚飯過後獨自去周邊的小區閒逛,手機插在房裏充電。襄陽城郊山腳縫裏淨是八九十年代的舊居民區,綠樹環繞,更有那簡易樓、平房、市場、小攤都沒拆掉,居民們就着圍欄種些瓜果,親切勝似回家。繞了兩個街區發現一條水泥路蜿蜒而上,遂沿着路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