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運城有條簋(盬)街 街內有大唐不夜城

原來盬不是簋,是我自己弄錯了,而且錯了很長時間,一直到後來我寫這篇文章,才發現自己整岔了。但還是按照錯的,寫下來,爲的是提醒盬不是簋。2021年10月5日,離開平遙古城時又不知道去哪了?其實,平遙距離西安也就500多公里,一口氣也就開回去了

原创 雨中在平遙古城溜達

2021年10月4日晚,在細雨濛濛中我們離開山西昔陽縣,本來到昔陽縣是臨時安排的,也就沒有考慮在這裏住下。車子上了高速,沒有目的的往前走,這下真不知道去哪裏了?回家覺得有點遠,再是時間才4號,距離收假還有3天呢,時間不能浪費麼。算了,先上高

原创 昔陽縣有個紅旗一條街

固關長城位於山西陽泉市平定縣新關村,這裏是河北山西的咽喉,是石家莊太原之間的交通要道。固關,固若金湯,牢固可靠。固關長城的歷史其實更長。2021年10月4日,我們逛完固關長城,就不知道去哪裏了?沒有目的地了,想去陽泉市,可是這雨下的不停,雨

原创 太行山深處的固關長城

萬里長城,每一處都不一樣。我去過八達嶺長城,我以爲所有的長城大致都是一樣的,直到我去金山嶺長城時,才知道,原來長城也是風采各異,每一個地方,隨着山勢、地形,隨着歷史、曾經的人和事不同,而不同。尤其是剛剛爬完娘子關長城,又是不一樣的長城。於是

原创 娘子關

2021年10月3日的夜晚,我們是在前往娘子關中途的服務區度過的,本想趕路,可是雨一直下個不停,到處都是溼漉漉的。於是臨時決定,先在服務區睡它一覺,等雨停了再說。誰知這雨後來就下個沒完沒了,下得到處遭了災,下得平遙古城的城牆都有倒塌處,下得

原创 秦皇島我們又來了

2021年9月7日,我們一家三口來到秦皇島,如果不是孩子上學,我們一家三口也許不會主動想到這座城市來。太遙遠,除了大海,似乎沒有再吸引人來的理由。2021年國慶,我和妻子再次從西安出發,自駕前往秦皇島,看望孩子,主要是看望、順帶送物品。現在

原创 2020年年初疫情這段日子之插曲二

2020年2月8日,形勢更加嚴峻了這個時段,西安城也處於半封閉狀態,大部分小區都封閉了,不能自由出入了。今天有消息傳出,灞橋區開始封區了,不是灞橋戶口不能進出了。有些小區車輛一律不準進出,每家兩天只准出去一人採購物資,其餘時間就在家宅着。疫

原创 2020年疫情之4月迎來幸福陽光的中國和不太平的世界

【2020年4月最重大的事情是:武漢開城】武漢迎來新的曙光。封城76天后,我們期待一個英雄城市的勃勃生機。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新華社消息:2020年4月8日7時22分,東方航空MU2527航班從武漢天河國際機

原创 延安有個紅街還有念念不忘的酸菜面

2021年9月11日,我們從神木高家堡出發,向着延安的方向前進。本想去文安驛,也想去梁家河都未形成一致意見。還是決定到延安好好轉轉,最主要想喫延安的酸菜面了,也想看看金延安的夜景。【延安不只是有革命歷史文化,延安的飲食文化也值得好好品味】來

原创 躲在偏遠處的高家堡需要挖掘和打造

我原先是不知道高家堡的,知道高家堡是因爲電視劇《平凡的世界》在這裏取景拍攝。山西大同到陝西榆林神木全程不到400公里,我們卻走了整整一夜。【從大同到神木一夜艱難,與大貨車對燈硬開】神木是個縣級市,在陝西這個地方,一個縣能設市,說明經濟實力各

原创 大同古城也挺美

2021年9月8日,這一天趕了800多公里,大概是將近900公里左右吧。我從河北秦皇島出發,繞道豐寧壩上,從樺皮嶺進入草原天路,然後途徑張家口市,往大同市趕去。在晚上9點多到達山西大同市,爲的是喫一碗正在的山西刀削麪。【山西人吃麪不給人喝麪

原创 從草原天路經過

2021年9月8日,我們從秦皇島出發,慕名前去草原天路,儘管此去多繞了500多公里,但就是爲了這幾個字,竟然稱作草原天路,定有她的迷人之處。我們這趟是專門來送孩子上學的,人生總有許多的意外和不曾想到,原先想着孩子就在西安或者別的地方,誰也未

原创 從西安到秦皇島去上學

前言——原本自己計劃高考完了就不寫日記了。只是日子給人許多的苦澀、甜蜜,一些有趣的事,覺得還是要記下來,因爲我們會忘記很久,忘掉了就再也不能想起了。學校通知9月7日報道,日子越來越近了,總是要離別,總是孩子要走自己的路。9月6日是我們確定出

原创 有故事的人-結尾

【1】馬耀眼的廚師計劃最終沒有實現。 飯館老闆胸懷更大的遠方,要做更高端的事業,把飯館盤出去了。新來的老闆和廚師長尿不到一個壺裏,然後去他孃的,廚師長走了。臨走時,廚師長鄭重地和馬耀眼說,跟我走,我就收你這一個徒弟,必須把你帶出來。馬耀眼感

原创 有故事的人-下篇

【16】包子店老闆的外甥、馬耀眼稱兄道弟的“包總”想着自己要解脫,要到大地方去,要走南闖北,不能總是拴在這包子店,他也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夢想。他想自己扛不了這個包子店,儘管姑媽兩口子對他寄予厚望。自從和“馬總”關係密切後,包總有了一個大膽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