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勸你理財,是我最大的溫柔(四)

文//逐夢水鄉週末去了一趟重慶,原本可以趁休假多玩幾天的,但心裏總牽掛着要打卡學習,怕落下課程跟不上進度。其實打卡也是在隨身攜帶的手機上操作,就是覺得靜不下心來,最終還是選擇回來,有規律的學習。昨晚把週末落下的課程加班加點補了回來,做筆記,

原创 少買一件衣服,多學一項技能(二)

文//逐夢水鄉往年過年,都要買新衣服。今年打破陳規陋習,取消買衣服的計劃,把這筆錢拿來報了簡知財商進階綜合實戰課。說實話,心不心疼,心疼。肉不肉疼,肉疼。心也疼肉也疼,可一想到是投資自己,投資學習,就釋然了。衣服每年都在買,穿在身上頂多給人

原创 理財宜早不宜遲(三)

文//逐夢水鄉通過7天小白訓練營學習,我從理財思維、到資產配置有了全新的認識,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以前總把業餘時間白白浪費在刷抖音、快手上,活在舒適圈裏,還自我感覺良好。有時候還胡思亂想,找不自在,現在才明白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董卿的那句

原创 婆媳間沒有解不開的疙瘩

文//逐夢水鄉還記得《苦樂年華》那首歌嗎?生活是一團麻  那也是麻繩擰成的花生活是一根線  也有那解不開的小疙瘩呀生活是一條路  怎能沒有坑坑窪窪……一個家庭難免遇到一些磕磕跘跘。舌苔牙齒都還有咬着的時候,何況是婆媳,就看我們如何去化

原创 保險的四大坑及配置原則

文//逐夢水鄉我相信學習理財的同學,無非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給自己以後的生活一個安全保障。肯定有人會問,保險跟理財有關係嗎?它們是風馬不及的東西呀。最初,我也是這樣認爲的 。聽了簡知財商創始人兼首席運營官姚智成老師的課後,才如夢初醒,原來

原创 我也想有“睡後收入”,實現財務自由的夢想(一)

文//逐夢水鄉最近,在簡知財商小白營學習理財,改變了我很多陳舊的觀念,感覺前半生都白活了。要想實現財務自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還真得多學幾項技能。平時業餘時間就喜歡看看訂閱號裏的文章,尤其是洞見裏的經典文,其次看看關注的幾個公衆號,還有朋友

原创 感慨2020

文//逐夢水鄉時光,好匆匆。年末,近了。流年,遠了……翻到2020年日曆的最後一頁,突然感覺,每天最不堪的事就是親手撕掉了光陰。就像朋友說的,你變了,不是曾經一腔激情、才華橫溢的“逐夢水鄉”。每次帶着期盼來看你,卻是帶着失望而歸。是啊,我蹉

原创 齊帆齊老師點讚了我,一篇文增加了20鑽

文//逐夢水鄉寫這篇文,一下想到了“名人效應”。睡眠向來尚好的我,突然一覺醒來睡不着了,時間指向凌晨三點。想着昨天那篇文有幾處需要修改的地方,就打開簡書,直接奔向那篇文。修改的時候就瞟到鑽升到24.255,心裏尋思,是哪個大咖來看了我的文。

原创 今晨發現的怪異現象

文//逐夢水鄉記得有人曾說過:“下雪的大冬天早晨,暖和的被窩是阻止人們進步的罪魁禍首。”深以爲然。週末,打破常規,躺在暖和的被窩裏,把朋友圈要看的文看了。然後起牀拿盒牛奶,就着幾塊麪包敷衍早餐。早餐解決了,繼續鑽進被窩,還有熱乎乎的餘溫。多

原创 我喜歡你心疼我們的樣子

文//逐夢水鄉昨晚十點鐘,我正熱水泡腳準備睡覺。手機鈴聲響了,似乎還很急促,大有不接不罷休的架勢。不用猜,肯定是女兒打的。接通電話,就聽到“媽媽,您們準備休息啦!”沒,不是在等你電話嘛。加班後的她剛下地鐵,抄近路回家要七拐八拐走幾級階梯纔到

原创 誰是我們寫作上的老師

文//逐夢水鄉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學習寫作,卻始終不得要領,到底誰纔是我們的老師。前兩天,我發了一篇《我喜歡你護着我們的樣子》。滿以爲女兒看了會誇獎我一番,結果一瓢冷水澆得拔涼拔涼的。女兒在電話那頭說:媽媽你這篇寫得不咋地,就是一篇流水賬而已,

原创 讀亞凌老師||微型植物園

文//逐夢水鄉《微型植物園》是我尤爲喜歡的張亞凌老師的又一篇佳作。每天早晨一睜眼,就是先看張老師的朋友圈,有時太忙來不及看,等忙過了都會彌補上,總之從加她微信後,沒落下過一篇文章。這不,上午剛做完報表,就迫不及待地打開朋友圈,拜讀老師的文。

原创 來簡書三週年

文//逐夢水鄉打開簡書,消息提醒“相伴三週年快樂”!三週年一千多個黑夜白天,用“一晃而過”真的不過分。三年在簡書寫357篇文字,獲得16037個喜歡,乾癟癟的幾個數字讓我臉紅心跳,的確僅僅是幾個數字而已,沒有所謂的量變引來質變,還如三年前一

原创 你沒有討厭自己的理由

文//逐夢水鄉這是今晨在朋友圈看到張亞凌老師發的一篇微文。我喜歡亞凌老師,不,確切地說是喜歡她的文。她的文短小精悍,富有哲理,往往都是日常的一些小事娓娓道來,一旦經她潤筆就能以小見大。知道她還得從蔣老師說起,估計他們也是文友,偶爾看到蔣老師

原创 煙是個什麼鬼

文/逐夢水鄉昨晚睡覺前,爲抽菸跟他拌了幾句,還以爲會一夜無眠,結果照樣一覺睡到天明。什麼三十年前睡不醒,三十年後睡不着的歪理跟我一點不搭界。倒是他,被我一頓言語洗禮後,知道在抽菸這事上,我寸土不讓、不依不饒。爲了耳根子清靜,不跟我一般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