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燈下讀史】家訓的力量之25——秀外慧中

近日有則新聞: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學生多在家裏上網課。某學生家長捨不得安裝寬帶,去蹭鄰居家Wifi。不想,鄰人覺得自家網速慢,重新啓動更新,並新設了Wifi密碼。讓人想不到的是,這位學生家長竟然直接上門興師問罪,幹嘛把你家Wifi密碼改掉?你

原创 最想念那一鍋小雞燉蘑菇

小時候,我家住平房。說是平房,也不完全是。實則是兩幢民國或僞滿時期的二層小別墅,俗稱小白樓,歷史已不可考。小樓雖說也不高,但在當地一大片平房中還是鶴立雞羣。每一幢別墅按原有格局分隔成樓上樓下各三家,我家在樓下西南角,住室是原別墅的客廳,二十

原创 碧雲寺:禪宗畫境趣可尋

不知爲何,與比鄰的香山大不同,碧雲寺如此靜寂,沒有一絲絲喧囂。大門口,手機掃碼北京健康寶,確認防疫健康;手機掃碼購買門票,10元錢門票,卻仔細到個人信息都要填寫清楚。碧雲寺大門不大,紅牆灰瓦門樓,甚至有些簡陋。“碧雲寺”三個大字寫在一塊略帶

原创 “萬福之園”恭王府

恭王府的“蝠”多。恭王府位於北京什剎海,堪稱“城中第一佳山水”。這一大片總佔地面積6萬多平方米的殿宇樓臺、山水花苑,緣於主人的偏好,其中的“福”或“蝠”格外多,故又被稱作“萬福之園”。在中國傳統文化裏,“蝠”通“福”。中國人最講究的是“五福

原创 學習的路徑

學習是有路徑的。十年前,美國通用電氣金融服務公司(GE)的三位培訓人吉姆‧威廉姆斯(美)、史蒂夫‧羅森伯姆(美)和朱春雷合作推出了一本書《學習路徑圖》,將學習路徑定義爲“從培訓結束到勝任工作期間所經歷的一系列的有次序的活動、事件及體驗”,並

原创 【燈下讀史】家訓的力量之22——家長的責任

孩子的教育需要家庭(家長)、學校(老師)和社會共同負起責任。這一點上,不僅僅是今天這樣講,古往今來都是這樣。我們透過中國古代的祠堂、學堂、中堂的“三堂”教育或“三堂”文化,即可略知一二。做家長的切不可忽視家庭教育。有些家長覺得把適齡孩子交給

原创 【燈下讀史】家訓的力量之21——寫好字

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方方正正的中國字。字如其人。寫好字,在過去是對學生的一項基本要求,字是門面。曾經看過中國古代科舉中進士乃至狀元的考卷,不說內容,就單論字,真是漂亮。平日裏,師長們對學生寫字的要求,無論楷書還是行書,都要求甚嚴,沒有一手說得

原创 遊清東陵記

早起,雨一直在下。差不多9點半了,窗外的雨漸漸小了,在酒店前臺借了傘,用滴滴出行叫了車。這裏是遵化。遵化,取“遵從孔孟之道,教化黎民百姓”之意,是一座有着2000多年曆史的“千年古縣”。或許是受疫情影響,或許是趕上了下雨天,街上人不多、車也

原创 【燈下夜讀】學習中的小思考(Ⅱ)

讀過餘秋雨先生的《中國文化課》,對他給文化下的定義很是贊同。他說:“文化,是一種成爲習慣的精神價值和生活方式。”說到文化,東方有東方的文化,西方有西方的文化。東西方文化既有其相通性,又有着不小的差異。譬如說慈善。近代將其定義爲“懷有仁愛之心

原创 消夏一日

昨夜,雷鳴電閃,急雨滌塵,給滿院的青石板沖洗得乾乾淨淨。院子裏一口水缸,又接了大半夜的雨水,將一片水葫蘆浮擡到了缸沿兒,碩果僅存的一條錦鯉又多了一塊遊弋的空間。一年中難得的幾天高溫假。休假,休息,靜心,養身。清早起來,掃掃落葉,拾掇拾掇花籬

原创 【燈下夜讀】學習中的小思考

我讀書比較雜,一堆書,散亂在書櫃、書桌、牀頭上,方便隨手拈來。但這也有問題,就是讀書多了趣味性,少了系統性。以前不覺得,學習國學之後感觸尤深。才知道之前好多耳熟能詳的詞句,卻不是我們理解的那樣,多被我們斷章取義、各取所需,囫圇吞棗、不求甚解

原创 哭泣的獅子

不曾想到,一場將國王路易十六和王后瑪麗‧安託瓦內特送上斷頭臺的法國大革命,會給瑞士的幾百個家庭和人民帶來深深的痛苦。直到站在瑞士盧塞恩一處名爲“哭泣的獅子”的石雕前,我的腦海裏漸漸浮現出這樣一個時間和這樣一個場景,就是斯蒂芬‧茨威格的《斷頭

原创 【燈下夜讀】講講任人唯親的故事

有友來訪,閒敘中偶然聊及任人唯親。晚間讀書,忽又想起這件事,思考之。任人唯親,多是在用人上不問德行才幹,只選任與己親近之人。粗略來看,這種“親”大抵可分爲兩類。一類是親戚、親屬,包括有血緣、姻緣、鄉緣、師生緣等親緣關係的人。對這些有親緣關係

原创 【燈下讀史】家訓的力量之19——顏之推論交友

讀《顏氏家訓‧慕賢第七》中,有這樣一段話值得玩味。“人在年少,神情未定,所與款狎,薰漬陶染,言笑舉動,無心於學,潛移暗化,自然似之;何況操履藝能,較明易習者也?是以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自芳也;與惡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自臭也。墨子

原创 【燈下夜讀】家訓的力量之18——顏之推論學

我家的書較多。一次搬家,我抱了一個紙箱的書,滿頭大汗,在等電梯,門開處,樓上新搬來的一位大姐,貌似電影《功夫》裏的包租婆,且差不多十個手指都戴滿了金戒指,抱着一條小狗,開口便問:這兒抱的啥寶貝啊?我答:書。書?書有什麼用?大姐鄙夷地撇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