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向敖日格勒學習

與如今無數的手機不離手的“手機黨”一樣,半老之年的筆者也是機不離手。當然了,咱不是身居高位,心懷全局的領導,也不是隨時有大生意要談,大買賣要去做的商界大佬;只一俗氣之人,拎一手機的主要是圖看手機裏的小視頻,那些眉眉眼眼,花花哨哨,蠍蠍虎虎甚

原创 可認得這個只有兩劃的漢字?

你敢說徹底認識這個只有兩劃的簡單漢字?它就是——子。記得小時,有同學問老師:爲什麼老子,孔子,孟子,孫子,莊子,曾子,墨子等名家,各自後面都帶一個“子”?老師笑笑,脫口而出:“子”代表男人唄。想想還真是,這些聖賢都是男人。沒想到老師尚未住口

原创 黃巢詩三首解讀

唐末農民起義領袖黃巢生前留下的三首詩,前兩首都是借花言志,充滿“反意”;後一首由“花”而“草”,喟然無奈,但明顯“反骨”依然,可見其已經沉浸之骨血裏的“反命”和反抗精神。《不第後賦菊》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

原创 那些用着用着就用“錯“的成語和俗語

寫罷上篇《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意猶未盡,遂來以下“狗尾續貂”。“狗尾續貂”之所以標之以引號,是說該成語恰好屬於本文標題所指的現象裏。好吧,那就拿它開刀祭旗。狗尾續貂按,該成語本意是譏諷朝廷封官太濫。後來漸變爲,拿不好的東西補接在好的東

原创 給錢不如給個老婆

在手機裏看到一則頗有意思的小視頻:一位看上去六十多歲的河南老漢圪蹴在村頭,嘴裏滿是牢騷和不屑:俺不要錢卻老給錢,我要這麼多端錢幹啥子呀?俺有個光頭漢想要個老婆你不給總是給錢,這裏一千那裏一千,卻解決不了俺一個光頭漢的熬煎......哈,看上

原创 你要咋地?

在長春暫住了一段時間。總體感覺,東北人最大的特點就是大氣——這“大氣”二字是作者左右尋思了好半天才選中的,當然是個褒義詞;不過,並不意味東北以外所有地界的“小氣”,真地不能。至於“大氣”到底指些什麼,連筆者自己都說不出個道道來,也只是概而括

原创 一夜冷雨夢中聲

出差,獨自夜宿某地,洗漱罷了,睡前照例拿起手機刷一番奇離古怪的小視頻。窸窸窣窣間,忽然耳畔悠然傳來一聲聲敲擊鍵盤的聲音,還挺嫺熟。再聽甚而有些如泣如訴,空靈幽怨的味兒。可響自何來呢?左鄰右舍似不可能,那就樓上吧。可樓上樓下,連個打字兒這麼個

原创 人死的諸多稱謂

瀏覽新聞——“白銀市景泰縣縣weishu記李璧於6月9日上午10點左右,在家中跳樓自殺,享年57歲”。一看就彆扭(此處本“好笑”,因有幸災樂禍,不地道之嫌,遂改爲“彆扭”),爲甚?“享年”一詞不順眼哪。雖然尚未來自官方的正式結論,但十有八九

原创 刀郎歌聲裏的詩意和豪情

說來自己都覺得有點好笑,就是此刻端坐於電腦前敲擊本小文的這傢伙,一個大半輩子已然過去,滿頭斑白,自幼與音樂幾乎從無交集的木訥老男人居然也年輕人一樣喜歡上了刀郎的歌曲,聽着聽着,居然老淚縱橫。而人稍一老氣,便很難風雅起來,比如像筆者,一旦湧淚

原创 “正黃旗”和“通天紋”之類

近日,北京順義的公交車上,一位大媽因嫌女孩讓座慢而口出惡言,自稱系二環內的正黃旗,還長有旗人貴族纔有的富貴通天紋,並稱女孩爲臭外地的,到北j要飯來了。說實話,其蠻橫霸道的嘴臉,其愚昧無知的嘴臉讓人憤怒。且不說大媽的正黃旗是真是假,即便是真,

原创 一頭拱白菜的豬

高考前夕,一段帶着帶着“衡水學霸”的標籤的“豬拱白菜”演講,在網絡上掀起了一股很大的波瀾。高考前夕播出的這段演講,帶着“衡水學霸”的標籤,背後意味的苦讀、奮鬥、全力一戰,按照慣例該是一管不錯的雞血。的確,對於千千萬萬的農村學子,確確實實頗具

原创 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 ——外二則

網上瞎逛遊,遇到了幾首有點怪異的詩詞,有點像你到異地隻身溜達於公園時,冷不丁遇到幾個讓你意想不到的場景一樣。第一首首是宋人謝直所作的《卜算子·贈妓》:“雙槳浪花平,夾岸青山鎖。你自歸家我自歸,說着如何過。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將你從前與我

原创 車禍究由人肇始

與大部分人一樣,筆者沒事時,也時常捧着手機看。現在是電子產品都是鬼機靈,幾番過後它就知道你愛看嘛,繼而嘛惹你眼球的東東便出來頻繁。哈,既殷勤還足夠了解你,青睞你,撩逗你,比晚間身畔的那個人還甚——你要不喜歡它那才真見鬼了。所以呢,老婆回孃家

原创 濛濛百花裏,羅綺競鞦韆

此前寫燕子樓,涉及唐代詩人張仲素。着實說,此前於這位詩人瞭解不多;稍有涉及之後,感覺其別有滋味。遂查閱而知:張仲素,字繪之,符離(今安徽宿州)人,郡望河間(今河北任丘)。善寫思婦心情和女子神態。那就拎幾首出來看看。春閨思嫋嫋城邊柳,青青陌上

原创 眼下不少年輕人的母語能力在退化

瀏覽“搜狐”新聞界面,看見一條“兩教授吐槽:研究生的中文論文寫作水平爲何如此堪憂”的信息,遂打開。大致內容爲:西安交通大學教授吳道澄在題爲“研究生的中文論文寫作水平亟待提高”的博文中,指出了學生論文寫作存在的4點問題。湖北工業大學教授葉建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