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屢被屏蔽,真沒辦法

剛剛寫罷一篇《現在可方便?》的文字,聊“方便”,“淨手”“更衣”“出恭”之類,外加幾句從語文角度的闡述和發揮。不想一摁“發表”,轉瞬間就被屏蔽:“很抱歉您的文章《現在可方便?》已轉爲僅自己可見,請您查看《爲什麼文章會被鎖定?》參考相關內容規

原创 關於竈王爺的閒話

閒話竈神趙燦良“防火防盜防閨蜜”。有點好笑是不,相聲語言似的。防閨蜜,那是芳齡女子間的話題,不題。“防火防盜”呢極是家裏老輩人的口頭禪,也是古代更夫敲擊木柝時的“梆”詞:“小心火燭,天乾物燥, 閉門關窗,防偷防盜”。偷盜犯罪呢眼下明顯少了,

原创 描述父親,你會選擇哪個關鍵詞?

在兒子和女兒眼裏,“爸”不是同一個“爸”天塌了,有爸這根頂樑柱頂着。“頂樑柱”是子女對父親的共同印象。而在兒子和女兒眼中,這形象背後的關鍵詞千差萬別。兒子眼中的“人生導師”,拯救世界的“英雄”,在俗話中“貼心小棉襖”的女兒們這裏變成了“甩手

原创 杜韋娘何許人?

初接觸唐詩宋詞,你會經常接觸到經一位美佳人——杜韋娘。但很快你就會發現,這只是個紙面上的倩麗想象,是不是真有其人很難說。杜牧《贈李司空妓》:“高髻雲鬟宮樣妝,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蘇州刺史腸。”意思是,劉禹錫任蘇州刺史時,曾應

原创 “尤物”是個什麼“物”?

閒閒瀏覽手機裏的小視頻,蹦躂於眼前的是《非誠勿擾》多年前的一個片段,一位來自於北京的新上場,芳名劉其清的女嘉賓自我介紹道:“......許多人對我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尤物’,”話聲未落,已被主持人孟非打斷(伴隨着臺下觀衆的騷動):“能把

原创 風約雙鳧不自禁

閒暇亂翻,無意瞥見一首宋代無名氏的《風光好》:“柳陰陰,水深深,風約雙鳧不自禁,碧波心。孤村橋斷人迷路,舟橫渡。旋買村醪淺淺斟,更微吟。”一讀,還真是一派村野暮春好風光:河畔,一行行春柳,枝稍飄拂,微風吹拂下宛若少女的腰肢柔軟迷人。堤岸內的

原创 磨剪子嘞戧菜刀

鄰居是戶有錢且爽快的人家,家裏的各類傢什物件兒來得快去得也快,譬如帶韌的廚房用具,通常剛剛啓用很是趁手,用過一段時間呢則鈍了木了鏽了不那麼利索了,接下來就是進垃圾桶了,毫不猶豫,與此同時,“繼任”者已然於菜案旁等待一展身手了。對這些舊物件兒

原创 喜歡雨天兒

一直很喜歡雨天兒。這種喜歡的暗滋與養成大約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因爲是農村出身。直到現在,中國的農村和城市還是兩道迥異風景,對比起來一時半會兒拉扯不完,總歸到一個落腳點:前者的收入不及後者,農村人窮。有個詞兒很有意思:農口。“農口”一詞的從

原创 紫蟹肥,黃菊開,歸去來

閒讀元曲,遇見了馬致遠的這首《四塊玉_恬退》:綠鬢衰,朱顏改,羞把塵容畫麟臺,故園風景依然在。三頃田,五畝宅,歸去來。綠水邊,青山側,二頃良田一區宅,閒身跳出紅塵外。紫蟹肥,黃菊開,歸去來。翠竹邊,青松側,竹影松聲兩茅齋,太平幸得閒身在。三

原创 求教於各位方家高手,先謝了

“司空見慣”怕是個連小學生都能解釋和準確使用的成語吧,指某事常見,不足爲奇,不必訝怪,使用時褒貶皆可。該成語出自唐代詩人劉禹錫的《贈李司空妓》:“高髻雲鬟宮樣妝,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蘇州刺史腸。”一般的解讀是:劉禹錫中了進士

原创 八行書,千里夢,雁南飛

眼下與古時相比,你說身邊的嘛事變化最大?沒問題是通訊業,“手機在手,天下皆有”,連三五歲的孩子都能自個兒於轉瞬之間即與遠在千萬裏之外的父母視頻通話——此能耐連此刻敲擊鍵盤的這傢伙都自嘆不如——一句話,不服不行。不過,你說發達便利快捷的通訊手

原创 惦記一片叫“渰裏”的田野

隨意瀏覽古詩文,偶遇一首北宋詩人王令的一首《渰渰》:“渰渰輕雲弄落暉,壞檐巢滿燕來歸。小園桃李東風后,卻看楊花自在飛。”大意爲:淡淡的雲彩,舒捲輕颺,伴隨着落日的餘暉,在天空中飄蕩。老舊的屋檐下,燕巢中的小燕子已經擠擠挨挨,努喙期盼,老燕正

原创 拆字把戲

數日前的一個飯局上,酒過數巡,其中的一位不知怎麼忽然扯起“拆字”這一帶有很濃重迷信意味的行當。此君大概喝得有點高,並不理會衆人對此並不感冒,越說越興奮,乃至手舞足蹈,唾沫四濺。大家夥兒呢還只能瞎附和,裝作很感興趣的樣子。唉,這飯局,可真有點

原创 惟有嫦娥不嫁人

元代,江南著名詩僧,名叫祖柏,字子庭。生卒年、俗姓及生平履歷均已失考。其人有一首標題爲《口占》的詩:“一封丹詔未爲真,三杯淡酒便成親。夜來明月樓頭望,惟有嫦娥不嫁人。”意思是,忽然有一天,民間開始傳聞說當今聖上要頒佈一道聖旨,說朝廷將選取大

原创 何須抵死催人去

人這一輩子,不論幹什麼,不論名頭多響亮,總少不了身不由己,迫不得已的困擾。這不,北宋詞人孫誅就有這麼一首作品:                                菩薩蠻樓頭尚有三通鼓,何須抵死催人去!上馬苦匆匆,琵琶曲未終。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