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閒嘮叨一番

大概自打手機進入了人們生活,成了你我的“最親近者”,估摸許多人便有了與筆者一樣很是“專一”的習慣,那就是每天從睡夢中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摸過手機,看看其顯示在屏幕裏的信息。明明知道那些絮絮叨叨跟渺小的自己沒什麼直接關係,但還是忍不住瞭一眼。一

原创 160字國家公祭鼎銘文字字泣血

160字國家公祭鼎銘文字字泣血 1937對南京意味着什麼?“國家公祭鼎”,銅質的鼎身和銅質的底座重2014公斤,石質的底座重1213公斤,象徵2014年12月13日,舉行首次國家公祭。昭昭前事,惕惕後人,國家公祭鼎上的160字銘文,每一個字

原创 男人之跪

以下文字來自於筆者剛剛一瞭而過的一段手機視頻:南來北往的各類車輛快疾如梭,轉瞬即去,一段公路浩浩蕩蕩自遠處而來,繼而又匆匆忙忙而去。至手機鏡頭可見的位置,自其“胳肢窩”處伸出了一條窄窄如鞭緒的簡易路段來,稍遠處的煙氣氤氳裹挾的空間裏,隱約可

原创 趣說藥名聯

自打來到《簡書》,日日鼓搗些文字便成了習慣,趴於電腦前也就成了常態。就像一個小孩子,日日背上書包上學下學,打着口哨,蹦蹦跳跳,其所經過的旮旯,拐角,衚衕和石板小徑那自然熟悉得很,最近道最方便唄。但與此學堂存在競爭關係的彼學堂就不幹了,總想把

原创 此十詞語真是“2021年度十大網絡用語”嗎?

作爲年度“漢語盤點”活動最具網絡特色的組成部分,2021年12月6日,“2021年度十大網絡用語”由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發佈。本次發佈的十大網絡用語依次爲:覺醒年代;YYDS;雙減;破防;元宇宙;絕絕子;躺平;傷害性不高,侮辱性極強;

原创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十多首描寫燕子的古詩詞不經意出現在眼前,其中包括杜甫的《燕子來舟中作》。也好,對比着讀一讀 。俗話說,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嘛。在古代,燕子就代表着吉祥和美好,所以它被很多人認爲是一種吉祥鳥,能夠帶來好運,而且小時候只要見到燕子在屋樑上築巢

原创 花之黃者,最是撩人情思

“黃花”者,說其簡單也的確簡單,一箇中心詞之前加個形容詞,幾乎就是漢語詞彙裏最常見也最簡單的一種構詞形態。可究其詞義而言,卻又不那麼簡單。總而擴之,黃花指,一,花蕊或葉瓣呈現黃色的花卉。二,菊花,包括菊科植物裏的每一種,因爲其花開皆呈菊黃。

原创 36幅中國絕色美景!!!

..............................內蒙古---綠野仙蹤...............................新疆---伊犁之春...............................黑龍江---溼地夏

原创 彼美淑姬,可與晤歌 (下)

       好了,再回到上世紀文革期間筆者所經歷過的勞動場景裏。       種麻其實一點不麻煩,施足底肥,撒種,澆水即可。麻系高杆作物,密密匝匝,吸水肥的能力極強,雜草們根本無法插足,彷彿一對兒彼此忠誠度極高的夫妻,令第三者無從下手。但

原创 隨讀隨想隨記 (九)

來自民間的閒聊段子——餃子要喫燙的,老婆要娶胖的,生活過的旺不旺,全靠老婆胖不胖,老婆沒有臀,錢財沒法存,老婆沒有腰,一切打水漂,熊腰又虎背,輕鬆得富貴,虎背又熊腰,生活節節高。像水桶又像缸,生活才能奔小康。胖人七分財,不富也鎮宅。一白遮百

原创 那些個墓誌,那些個碑文,那些些滋滋味味......

上圖爲鮮花圍滿袁隆平院士墓碑。袁隆平 (1930.9.1 -2021.5.22)。籍貫江西省九江市湖口縣,生於北京。我國雜交水稻研究創始人,被譽爲“雜交水稻之父”、“當今中國最著名的科學家”、“當代神農”、“米神”等。其墓碑上的這句話讓人淚

原创 唐伯虎詩詞八首,嬉笑怒罵皆由我

唐寅(1470—1523),字伯虎,號六如居士、桃花庵主。明代著名畫家、文學家。詩文擅名,與祝允明、文徵明、徐禎卿並稱“江南四大才子”。畫名更著,與沈周、文徵明、仇英並稱“吳門四家”。其人一生玩世不恭而又才氣橫溢,曾因學識,受衆人敬仰。也因

原创 “七大名著”讀過幾部?

網上閒溜達,一瞥眼,一個有點生疏的詞語從屏幕瞬間掠過——“七大名著”——遂下意識折返回去, 框住頁面,稍稍理理頭緒。連自己都覺得有點可笑,彷彿幼時的村草裏,街口忽然出現了一輛光鮮亮麗,洋氣奪眼的四軲轆車,一擰鑰匙就可發動,冒一屁股煙罷便可絕

原创 被幸福砸頭是嘛滋味?

2021年11月的最後一天,2021休斯敦世乒賽最後一項男單決賽,由中國隊主力選手樊振東對瑞典隊小將莫雷加德最終以4-0(11-6,11-9,11-7,11-8)戰勝對手,兵不血刃,首次捧起聖·勃萊德杯,同時爲中國隊斬獲本屆世乒賽第四塊金牌

原创 一場場看似怪誕的追擊戰

茫茫的非洲大草原,不用問是太多動物們的繞不過去的一座考場,一座賽場,更是一扇存亡門,一場生死劫。黃羚羊在非洲草原上不論長跑還是短跑都堪稱歷屆動物運動會的冠軍,其瞬間速度可達每小時一百公里以上,與你我在國內常坐的普快列車的速度不相上下;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