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資料卡片》合訂本,有見過的嗎

在家無事閒翻的時候,在一個裝滿舊雜誌的紙箱裏竟然找到了一本《資料卡片》合訂本,拿起來隨意翻看了一下,裏面的知識還真是挺多,可謂一本百科全書式的書籍。知道或是熟悉這個書名的人,應該還會記得,這是一本很值得一翻的書。雜誌雖然過期了,但知識永遠不

原创 不一樣的青菜

一直有個感覺,家裏種的青菜喫起來就是比菜市買回來的要香,同樣的一盤青菜,同樣的做法,味道卻是迥然不同,兩碼事兒。幾年前在鎮上的房子後邊買了一點菜地,後來因爲沒時間管理,荒廢了幾年。瘋長的野草枯乾下邊,又天然的生出了莫名其妙的革命草來。這個物

原创 媽媽的焦慮打消了

聽到媽媽的病情向好的方向轉移的消息,我竟一時竟找不到詞彙來形容了。媽媽的病去年查出來的結果是肺癌晚期,從住院檢查到現在,馬上就要到一年了。去年的小年,媽媽就是在醫院過的,媽媽當時的心情應該不是很好,只是我們隱瞞了她的實際病情。當時的醫生建議

原创 呂亭左縣遺址

桐城市城區以北8公里處的呂亭,北倚青山,南臨平疇,東接廬江、舒城,西通潛山、太湖,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環境,使其自東漢末至南齊初,成爲呂亭左縣(或呂亭縣)的縣治所在地,遺址今仍依稀可辨。清康熙《桐城縣誌》載:“獻帝建安十九年(214) 甲午夏四

原创 這個冬天的冷

都說今年的冬天是個最冷的冬天,這話一點不假。從北方到南方,冷這個字眼成了熱門詞彙,人們見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話都是“今天真冷啊。”南方人從未見過的冰上奇觀,我今年算是見到了。十幾公分厚的冰層,招來了衆多的冰上游玩者,看着他們在冰面上自在地走動,

原创 桐城八修縣誌

自明代中葉迄今,桐城先後八修縣誌。一是明弘治三年(1490)《桐城縣誌》,2巻合訂本,38目,知縣陳勉主修,儒學訓導許浩編纂。二是清順治十四年(1657)《桐城縣誌》,全志10鋼、49目,知縣石朗主修。該志主體部分散佚,僅存序文8篇。三是清

原创 練潭秋月(古桐城八景之一)

練潭,位於桐城東南隅的菜籽湖畔。它的北邊有大橫山、小橫山,綿亙如臥龍,南面的練潭河在練潭的下街頭打彎後東流入湖。河彎處有一形似龍頭的巨石突入河心,迫使湍息的河流不得不在此迴旋激盪,天長日久,形成一個大深潭。突入河心的巨石,名曰龍頭石,石下深

原创 寫不來文字了

心情不在文字上,寫不出來。與我而言,寫文字必須得靜下心來,慢慢的琢磨,我從來木有一氣呵成的本事。這幾天心情不好,更加的寫不出來。放假的那兩天,走在冰冷的河面上,冰上不時吹來一絲冷颼颼的風,雖然很冷,但因爲冰上玩的人多,氣氛熱烈,倒也沒感覺到

原创 寫作隨感(2)

還是說說書評寫作。其實我也知道書評的特點重在一個“評”字,但我就是缺少怎麼樣去評。也許評就跟“品”是一個意思,你得品出一股自己發現的獨特味道來。一味地敘述故事情節,不是書評,只能算是讀後感。這是我常犯的錯誤,寫着寫着就寫成了“感”,沒有任何

原创 冰之遐思

南方人的視野裏,能結薄冰的河面都是比較稀罕的,至於人竟然能在冰面上玩耍嬉鬧的場景,則是聞所未聞。我現在就站在了河裏的冰層上面,落日的餘暉戀戀不捨地穿過河岸邊的樹林映照在河裏,折射出一絲炫目的光來,逼得你調轉了眼光,望向了別處。河面上是熱鬧的

原创 外婆家的蓮花塘

蓮花塘,一個很好聽的名字,也許很久以前這裏曾經有過滿塘的蓮花吧。我外婆家所在的村莊就在這口塘的附近,小時候我們一直想當然地叫它爲棉花塘。那年,本地一個在縣裏頗有名氣的企業家,個人捐資把那條從縣道沿着丘陵彎彎曲曲通往蓮塘村的土路變成了柏油路面

原创 散文應該長什麼樣子

寫了快三年了,還不知道嚴格意義上的散文到底應該是個什麼樣子,寫這段文字算是提出了一個疑問,好想知道答案哦!我只記得最初寫字的時候,投稿散文專題,總是被拒稿,回覆的統一答案是:先搞清楚“形散而神不散”的正確概念。後來簡書改革了投稿機制,專題無

原创 顏色的偏愛

淡奶油色的頂面,中灰色的牆面,灰色的廚衛牆磚、地磚,黑色的整體櫥櫃,黑色的廚衛暖氣片,黑色的窗簾杆,黑色的晾衣架,室內的一切全部偏向於較深的顏色。這些算是把我驚豔到了,也是我從業以來第一次見到如此的顏色搭配,可算是一種偏執了吧。所謂“人各有

原创 《故事寫作》這本書

買了一本《故事寫作》,是2020年7月出版的新書,很薄的一本書。作者蔡駿,這個人我以前沒聽說過,只是聽人說這本書挺好的,就買了。草草地讀完,沒領悟到什麼深刻的內涵,可能還需要慢慢細讀。有一點印象很明顯,從作者舉出的很多書名實例,證明了作者曾

原创 冰上的釣魚人

好久沒到河邊溜達了,中午喫過飯後,暖暖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曬在身上竟感到微微的燥熱,這股熱乎勁兒,突然催生了想去河邊轉轉的念頭,於是換鞋穿衣,慢慢往河邊踱去。站在高高的河堤上,遠遠就能看到河面上似乎有着一些靜止的人影,心裏很是驚奇,難道說河面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