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風吹流年(113)

齊帆齊微課我和姑父齊齊朝門外奔去,只見許尚臉色蒼白地站在門口,裝滿甜瓜的盆子掉在地上,甜瓜灑了一地。小虎喫驚地大叫:“許尚哥哥,你怎麼了?”許尚一動不動,彷彿泥塑木雕。姑父朝小虎使了個眼色,小虎立即乖乖閉嘴,將灑落地上的甜瓜一一撿回盆裏,端

原创 遇見齊帆齊,改變我自己……

齊帆齊微課參加《簡書》攜手齊帆齊老師舉辦的“齊帆齊28天寫作成長營”已經三週了,參與打卡的同學,每週必須完成三個主題作業。前兩週的主題作業,很快我都洋洋洋灑灑寫了二三千字,但是這周的主題作業卻讓我卡殼了,前兩個主題作業還好,一個是寫與雪有關

原创 那年油菜花兒開……

【文字之光】專題推薦文章中午和老爸打電話,聊了一會兒家常。老爸突然說:“阿緩沒了!”我一驚,急忙問:“怎麼沒的?”“聽說是乳腺癌,本來差不多快要好了。前不久她發現自己的老公趁她生病期間,在外面找了人,她一氣之下喝了~藥,結果沒搶救過來就沒了

原创 風吹流年(112)

齊帆齊微課我心裏一驚,想起姑父剛剛囑咐過我,最好現在不要讓外人知道我的身份,於是我趕緊矢口否認:“我沒有什麼事瞞着你啊!”許尚一臉的不相信,盯着我的眼睛說:“你肯定有事瞞着我!我的直覺告訴我,一定是大事!否則你不會這麼崩潰!”他用了“崩潰”

原创 用貝買會員,讓貝流通起來……

不知不覺,《簡書》幣改之路已走了兩年多,在這兩年多的時間裏,我從五年尊享會員到銀牌會員,再從銀牌會員升級到白金會員,可以說既投入了真金白銀,也投入了最真的感情。一路走來,我既見證了《簡書》因幣改而帶來的風雲變幻,也收穫了許多異想不到的溫暖和

原创 風吹流年(111)

齊帆齊微課一大滴一大滴溫熱的液體滴到我的脖梗上,我喫驚地扭過頭一看,許尚雙手撐在桌子上,整個身子前傾,似乎想把我圈在懷裏,又不敢付諸行動,一任眼裏的淚水啪嗒啪嗒掉下來。我的心一痛,悲傷如同街上密密麻麻的人羣,瞬間堆滿了心房。我閉了閉眼,強迫

原创 好朋友,一起走……

齊帆齊微課 第三週主題作業他們說,真正的朋友,不是你們認識的時間有多長,也不是你們相處有多久,而是確認過眼神之後,可以掏心掏肺可以風雨同路。我這人比較慢熱,又比較孤僻,輕易不喜歡交朋友,更別提主動交朋友。但若一旦認定,那絕對是要做一生一世的

原创 在德國宅家散記之二

齊帆齊微課一德國的冬天像個結了愁怨的姑娘,一天到晚愁眉不展。能夠展露笑顏的日子簡直就像中彩票的機率一樣少,難怪他們說在德國呆久了,很容易患上抑鬱症。今年冬天更是分外惱人,受疫情影響,很多人只能面對窗外四角的天空,就算心理很陽光的人,遇上這不

原创 風吹流年(110)

齊帆齊微課我一骨碌從牀上爬起來,就朝門外衝去。姑父已先一步打開了大門,楊小麗和許尚站在門口,許尚的肩上挎着我的書包,手裏捧着我帶菜的搪瓷缸。見到許尚,我心裏的小歡喜像調皮的小獸紛紛奔出,在光天化日之下,綻起了禮花,先前的悲傷瞬間淹沒在巨大的

原创 風吹流年(109)

齊帆齊微課回到家裏,還不到10點,一種強烈要見到許尚的願望撕扯着我,我忍不住對姑父說:“姑父,我想去學校。”姑父看了一下桌上的鐘表,把我拉進臥室輕聲說:“小綿,一路上我都在想,現在你還小,所以你的身世暫時還不能公開。這樣對你比較好,所以你還

原创 在德國宅家散記

齊帆齊微課第二週打卡很久沒喝奶茶了,幾乎忘了它的味道。今晚突然很想喝,就像突然想起很多過往,有些人和事,還是寫下來吧?寫下來就不會遺忘,寫下來,某一天回首,還能在時間的縫隙裏,看到舊時的模樣。一2020年12月29號上午11:30分,是我和

原创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齊帆齊微課第二週主題作業梅和文結婚後,在姐姐及一衆親友的幫助下,在鎮上買了房。房子裝修好之後,梅安心在家備孕,文去北京打工。但是工資不高,夠喫不夠花,女兒三歲時,買房欠的三萬塊錢還沒還上。梅很着急,決定把女兒送給自己的媽媽帶,她和嫂子一塊去

原创 世界微涼,《簡書》很暖

齊帆齊微課第二週主題作業他們說,一個人身體的孤獨不是孤獨,心靈的孤獨纔是真正的孤獨。臺灣著名作家三毛也說過:“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走到哪裏都是流浪。”一個人飄洋過海來到異國他鄉,很慶幸有文字做伴,讓我流浪的身體和心靈都有棲息的地方。很慶幸因

原创 從文字的靈氣和美感角度來讀張愛玲的小說:《牛》

齊帆齊微課第二週主題作業未上齊帆齊老師的分享課之前,我看小說基本只看故事情節,至於文字的靈氣和美感,基本忽略。上週五齊帆齊老師在荔枝微課上分享了:如何讓你的文字充滿靈氣和美感?雖然齊老師分享的是關於散文具備的幾個特點,但是對好的小說來說,文

原创 風吹流年(108)

齊帆齊微課這一場雨,足足下了兩個多小時。老天彷彿也知道我們捨不得離開奶奶,陪我們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場。暴雨過後,暑氣頓消,氣溫驟降,大家都說這是上天在眷顧善良的奶奶,不至於讓她的肉體受到太大傷害。但畢竟是夏天,雖然不像暴雨前那樣燥熱,但溫度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