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音樂的溫度

詩文/圖畫/劉 潮有時候,連詩都不想去讀因太抒情了,超越了現實太多畫也不想看一眼,書也覺冰冷就在陰雨寒冷而乾枯的日子裏這樣的日子,小時候有很多無趣到無聊,只有走進火爐旁恨不得將乾冷的沙沙作響的雙手放入火爐裏烤,然後再將雙手搓在冰冷的臉頰上這

原创 海明威的家門口

詩文/圖/劉 潮到了海明威的家門口,沒有進去只是被那裏的風景吸引,就舉家前往那是世界的一個盡頭,如同在別的盡頭一樣略有不同的是,那裏很悠閒小鎮上坐滿了喝咖啡的本地人很本分的守着他們的眼神,從不東張西望我帶回那裏的藍天和白雲,還有雪茄遇見一位

原创 大自然的鳥

文/畫/影/劉 潮大自然的鳥總是和人類保持着一定的距離,這是明智的,也是大自然的選擇;這是出於對自由的苛護,對神聖自然法則的遵循,也是對彼此的保護;要不然,一旦鳥類落入了人的手裏,大都結局悲慘,不是關在鳥籠裏失去自由就是被各種繩索鐵鏈給捆綁

原创 安靜之力

文/畫/劉 潮一盆野菊放置在畫室的角落有一些時日了,安安靜靜的,無需打理,居然開得越發茂盛了,看來,秋之敖菊真是名不虛傳的;每當閒來無事,我就盯着它看,它也不羞不燥,一副泰然處之的神情自若,反而是我常常把目光移至別處,另有所思了;冷不防的,

原创 印象人生

文/畫/影/劉 潮我喜歡黃昏的陽光,朦朦朧朧的感覺,那種隱埋在昏暗裏略透一點溫暖的感覺,如果哪裏再亮起幾盞黃色的燈,從朦朧裏透出光亮來,就真的有種常年在外的遊子夢想歸家的心緒難平,此起彼伏的別樣心情來了;我不是很喜歡豔麗明確的色彩,總是特別

原创 散文詩 | 城市的刻度

散文詩/攝影/劉潮怎麼去梳理這座城市的淵源,實在是無法梳理,就讓它野蠻生長吧;再次進入那個時空,恍若隔世,又似昨日;如今,和我並肩走在馬路上的,似曾相識的靈魂,靠的那麼近,僅僅只是換了件肉體的衣裳而已;那些進出大廈,昂首挺胸,衣着精緻的人們

原创 懼懼怕怕非善類

文/圖/劉 潮經常在外喫雜草,從各樣的先輩對生命話語的感悟中吸收營養,偶爾也會喫到一些甘甜且豐滿的果實,相信這些生命的結晶也是他們從生活的歷練中吐絲而出的精華和芳香;看多了這樣的一些文字,也都忘記了哪裏出自哪裏,真的很佩服那些能把字句的出處

原创 秋菊一藕,半日閒

圖文/劉 潮華亭市民廣場有菊花展,時至最後一天,共兩天,多珍貴啊;於是我們夫婦兩人風風火火驅車前往;到了,怎麼不見人頭攢動,這可是我預期的想象;爲此,連口罩都預備好了;我們搜遍市民廣場的角落,在最裏邊的廣場一角看到了方塊擺放的菊花盆栽,四周

原创 大地詩畫【組詩三首】

詩/畫/劉 潮大地之酒金秋,所有的樹都紅了是喝了大地釀的酒才紅的是爲了慶祝土地的出產,還有來年的希望;預備過冬吧先讓我喝夠大地之酒樹路邊的樹靠向水邊,心向往銀色的星星和藍色的月亮又把自己倒過身來,蛇行般的遊向水的深處,在那裏和月光會面,和星

原创 與世界無關

文/圖/劉 潮走進一片樹林,這裏四季分明,鳥語花香與世界無關……——@artchaoliu

原创 劉潮水彩花卉寫生作品

水彩/劉 潮

原创 唯一的出路

詩/畫/劉 潮人類的思想像昨晚的煙花,流放閃光,熄滅,又歸回黑暗裏沉默曾經驚天動地的,聲嘶力竭的總想瞬間照亮大地衆生,萬物生靈哪裏知道,黑暗會吞噬一切不留一絲痕跡,甚至連光都不放過然而,有一隻小小的不起眼的螢火蟲,卻深深知道在無盡的黑暗裏,

原创 亞當和夏娃的故事

詩文/圖/劉 潮話說上帝用塵土造人吹氣給人,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吩咐其看守園亞當獨自一人看管伊甸園爲園中的一切命名,是詩人上帝看着他獨居不好就使他沉睡了,從他的肋骨中取出一根柔美的線條創造了一個女人從花叢裏揀選了上好的粉色在清純的河水裏

原创 草的主權

詩圖/劉 潮一塊荒地,竟然還有荒地閒置在那裏,還是暫時被遺忘雜草纔不會忘記,地土的價值只要接天連着地,就是雜草的天下我看見了一望無際的草原穿越城市的荒野,奪回了它曾經的產業和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