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希望是永恆的

小時候,總希望到山那邊看看。待與小夥伴們爬上山巔,發現山那邊還是山。那山底下的溪流,是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希望更遠了,比遠山還遠,比流水還長。後來,有過很多夢想。但當努力向着一個方向前進,發現已然走在全然不同的道路上。比如學業,比如職業.

原创 春筍——回不去的故鄉(47-70)

作者:春筍回不去的故鄉(四十七)        父母年紀大了,身上不是這病就是那病的,一生好強的母親跟我說:真耐不活在家燒火洗衣服了,還是去你養老院住下吧。當我們去接母親的時候,她在房裏嚎啕大哭,說這一走就回不來了,我說您就住我辦公室隔壁的

原创 愛是生命的源泉——讀郎莉《郎格格溫哥華賣房記》

2020年有幸成爲【加拿大女作家協會】的會員,會長就是定居溫哥華的郎莉姐。素未謀面,在羣裏就能感知其氣場,一個熱情洋溢,滿滿正能量的人。加了微信後,看其朋友圈照片,圓圓的臉龐,溫暖的笑顏,真像格格一樣可愛,難怪大家喊她郎格格。得知已過六旬,

原创 【藍月谷】讀書會7:冬夜自由行

多倫多疫情愈演愈烈,聖誕前再度封鎖。2021年如期而至,帶着期望,也混合着不安。但一切不可預知的未來仍有着無限的可能性,於是我們依舊滿懷美好期待。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我們仍可以做些努力,讓內心安放。2021年1月10日,週日晚七點,【藍月谷】

原创 光影記憶——2020年12月

2020終於走遠了!不管多麼難熬,人們還是用各種方式留下紀念。在最苦最痛最壓抑的時候,也有光,也有愛,也有值得銘記的時光。湊巧看到林帝浣在公衆號【小林】寫有一篇《2020小林攝影總結》,按時間線,以漫畫與攝影爲主,配上少許文字,讓人眼前一亮

原创 隱忍後的張力,冰山下的人性——讀山眼《逃無可逃》

2020年5月24日, 【加拿大女作家協會】邀請會員也是加拿大實力派作家山眼分享中篇小說《逃無可逃》創作經驗,因此有幸讀到這部小說。山眼在分享會上說過,希望寫出多義性小說,小說是藝術的一種表現,所以力求可以做到繞樑三日,讓讀者讀後三日可以回

原创 時代需要理想主義——讀索妮婭《戰爭紀事》

2020.9.20 【加拿大女作家協會】安排協會理事索妮婭分享長篇小說《戰爭紀事》創作經歷。心下奇怪,女性作家寫戰爭題材較爲罕見,索妮婭爲何會這樣的書?可素來對戰爭不感興趣,無意閱讀。可是想着要參加講座,決定還是先看看,便於會上交流。待打開

原创 回首2020,那些美好的光影

凡是過往,皆爲序章!今天是2020的最後一天。2020年發生的那些大事壞事鬧心事,自有能人記錄,不再贅述。這裏,只是盤點2020發生在自己身上那些最值得紀念的瞬間,那些最美好的光影。時代的塵埃沒有落在自己身上,坐在書房,靜心碼字。活着,就是

原创 【藍月谷】讀書會6:記住那些美好的時光

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可我去不了,病毒它又變異了。怎麼辦?涼拌!​不行,那就雲上見吧,跟着你的步伐雲遊天下。2020年12月27日,週日晚七點,【藍月谷】讀書會第六期,也是旅遊主題分享第二期,新老朋友準時雲上相聚。首先,剛從美國回多倫多過

原创 心安即是歸去——讀暮榮司徒《太平洋吹來微微的風》

寫着寫着,總會遇到許多有趣的靈魂,暮榮司徒就是一位。幾年前因在簡書寫作,湊巧讀到暮榮司徒的文章,文筆很有靈氣,是我喜歡的類型,就互加微信成爲文友。正是暮榮司徒推薦,纔有幸加入【加拿大女作家協會】,打開文學新天地。之後時不時讀到她的新作,還聆

原创 人生就是一部偉大的作品——讀香蓮《拯救》

2020年初,加國疫情爆發時,有幸加入【加拿大女作家協會】,羣裏正熱推會員香蓮的作品《拯救》。打開一看,講述的是一個離異女人重獲愛情的故事,文筆細膩,情感充沛,故事波折,引人入勝。於是每天迫不及待追看更新。先看看作品中主要人物脈絡:女主香蓮

原创 回首寫作路,一直在路上

2020年臨近歲末,想回顧一下來加拿大後的寫作歷程。雖然並無佳績,只因熱愛,一直在路上。來加拿大之前,文學只是潛藏心底的一個夢。工作太忙,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去加班的路上。偶爾得閒寫篇小文,發表於公司報刊上,賺得幾百元稿費,比起上班收入完全可

原创 你我的學校

女人是男人的學校男人也是女人的學校興趣愛好懵懵懂懂一個學校修不夠學分所以男人女人都需要上多個學校能笑着畢業的聽說過卻很罕見絕大多數傷着痛着逃了學多年後回頭再看那首老學校真還不錯只有回不去的舊時光沒有永遠等在原地的故人新學生換了一岔又一岔同樣

原创 2020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本文代文友嶽所發,因其在美國,不方便使用簡書。2020.12.15)2020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文/嶽(美國)2020,一場新冠肺炎橫掃世界,眨眼一年將至。這一年世界經歷了許多,我也經歷了許多,卻覺得時間比往年過得還要神速。對我個人而言,

原创 小區漫行

“Hi,聖誕老人,你爲何掛在陽臺上?”“主人不讓進,說我成天到處遊蕩,擔心染上Covid19。”“那你就一直掛這兒?”“等滿了14天,主人才讓我進門,那兩個可愛的孩子年年都等着我送禮物呢!”走着走着,遇見一隻鹿靜靜對望好一會兒剛想走進小鹿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