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個不寫文章的作協羣裏的女人笑話我寫的長篇小說

第一次她在市作協羣裏@我時,我以爲她看我的長篇小說《大女不恨嫁》,還心存感激。因爲我寫的長篇小說是韓劇式的長篇小說,一章三千字或許就是一頓飯、一次約會和一個婚禮。我雖然自嘲我寫的小說是老太太的裹腳布一樣,我也知道自己的小說一般,但我從來不覺

原创 父母偏心

那天看了個調解節目,說一個老革命幹部有三個兒子,在他去世的時候,老三都沒露面,因此被老大痛斥,老大還說老三已經六年沒有來父母家。老大之所以通過媒體找老三調解,是因爲老三不肯在喪葬費領取單據上簽字,所以那24萬領不出來。老三要求那24萬的一半

原创 我喜歡聽好聽的聲音

我喜歡在喜馬拉雅聽書。我喜歡聽耽美小說和偵破案件的小說,尤其是雙男主的偵破小說。我聽過的不是此類小說的是《青簪行》,就是楊紫主演的那個還沒播的電視劇。這個小說不僅寫的好,而且播的好,女主角黃梓瑕的聰明才智以及感情經歷都寫的非常棒,聽書就感覺

原创 我覺得很多人都需要和陌生人聊天

我跟朋友說我喜歡和陌生人聊天,她們都笑我,我覺得是她們不知道和陌生人聊天有多爽啊!陌生人,誰也不知道誰來自哪裏,又去往何方,不知道彼此的職業、家境和經歷,只需要判斷聊得來不。有一年坐高鐵,遇到一個也愛聊天的北京人,看上去挺年輕,但他說孩子和

原创 終於買了車險了

半個多月前,就有五、六家保險公司的工作人員給我打電話。今天終於買了,最終選擇了人保車險。爲什麼呢?不知道大家買保險在意什麼?公司大小或口碑?理賠快慢?保險金價格?工作人員的態度?險種和額度?我愛人最在意價格,但我最在意態度!或許工作性質的原

原创 太精闢了,太真實了

“現狀,說窮吧,還有個班上,說富呢,兜裏又沒多少錢,說懶呢,每天都早出晚歸,說勤快吧,又巴不得每天休息,說傻吧,什麼道理都懂,說聰明呢,又不如別人會玩手段,持續性不想去上班,間接性的想辭職,短暫式的想去旅遊,連續性想減肥,偶爾性崩潰習慣性自

原创 很失敗

我感覺自己活得很失敗。儘管不少人覺得我過得還挺好。我是個在乎外界看法的人,對於一些評論很在意,所以活得很累。我是一個愛記仇的人,我受不了別人的諷刺、誹謗和陰陽怪氣,因爲我的生活與外人無關,想怎麼活是我的自由。如果不是我惹事,我不希望別人惹我

原创 對於中年人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對於中年人來說,什麼最重要呢?錢?工作?健康?感情?兒女有出息!感覺什麼都很重要啊!錢這年頭,離了錢行嗎?日常生活,房子,孩子教育,醫療費用,哪一項不需要錢,哪一項一點錢夠啊!工作人越到中年,越不能沒有工作。上有老,下有小,沒有收入怎麼能平

原创 我的長篇小說《大女不恨嫁》更了五十章了

昨晚十一點多,一聲響雷過後,整個小區突然停電了,我的長篇小說《大女不恨嫁》只更了兩章,今天早晨又更了一章。之所以要這麼趕,因爲要接兒子放假,因爲怕斷更,所以一晚上一早晨趕了三章。至此,我的長篇小說《大女不恨嫁》已經更新了五十章,有十五萬字了

原创 成全對方的喜好

爲了接兒子放假回家,我們又一次來到泰安。兒子上午考最後一門,我們起牀後從賓館出來,溜達着去找地方喫早餐。愛人說這個賓館附近沒有幾家賣早餐的,於是這次他選了另一個方向。結果剛拐了個彎,就看見街角有一家賣衣服的小店,上面寫着轉讓二字。我這種性格

原创 三觀一致的夫妻是不是更幸福

我一直覺得我們三觀不一致。曾經,我們晚飯後一起外出散步,還沒出大院的門,就因爲在操場溜達還是去街上溜達而爭執不下,最後各自按自己的想法走。買房子,我一直想買,而他一直不想買。買現在的房子前,他衝我吼。搬家後,房價呼呼地漲,他酒後才說:幸虧你

原创 幾天沒日更了

週末,老爸住院化療,沒有日更。這兩天,一直下雨,心情不好,沒有日更。剛纔想更一章,沒成功。或許和中午一個網友對我的小說提出批評的原因,心情很低落。但是現實中兩個一直追我小說的妹妹又給予了鼓勵,讓我很感激。一個寫小說的老師也給了很中肯的評價,

原创 今天歪打正着吃了餃子

昨晚給爸媽打電話,老爸說自己開車去醫院,不用我愛人接送,中午送飯就行。於是就和愛人商量,去市裏的醫院看看閨蜜,她媽媽在重症監護室,她焦慮得不行。早上七點半多,我們出發,去和閨蜜聊了聊,她很憔悴,她說自己很焦慮。父母生病,孩子都很焦慮。十一點

原创 今天熱死啦

親戚家兒子娶媳婦,去隨禮、烙盒子。揉麪、擀皮、包盒子的案几是幾張簡易桌子,放在兩座樓直接的花架子下。曬不着,但因爲兩邊都是樓,幹活的女人圍了滿滿一圈,四周還有站着的很多人,所以都熱得汗水滴滴答答的。有人戲稱,等自己孩子結婚時一定不選這麼熱的

原创 人到中年,活着,難嗎?

你覺得,人到中年,活着,難嗎?今天,閨蜜說她媽媽又進醫院了,吐血。輸液,胳膊上都找不到扎針的地方了。今天,我爸也住院了,又要開始化療。人到中年,父母病了,需要照顧;自己身體亞健康,不敢去做深入檢查。我覺得我在刻意迴避這一切,不願意想,需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