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10118 一生的事業(十一)

“我們不是沒有家,只是沒有房子” 一個設計得足夠精緻的迷宮,應當允許 打開,然後再關上,就像每個人都有一個 再三上映但仍無法憶起的夢境。但 此處沒有這樣的法則。與其說 沒有先例可循,倒不如說是隱形的條文 佔據了看似空白的紙頁,後來者想 增添

原创 210119 重逢

加速之後,所有相遇都成爲重逢。交點的預測,甚至用不上扳手指頭。還有什麼經不起改變姓名,身份,或者一篇作文標題:人與路,一樣不通向永恆我曾聽說眼瞼不懂得寒冷,現在我懷疑他們從未聽說過冰凌數數杏仁,你還剩下幾顆念珠

原创 210117 鱗翅

一千雙眼睛讓你感到惶恐,扭曲的 是水波,還是你黑白顛倒的鏡面 湮沒在花粉中的小徑,靠着誰的 拂拭光亮如新?路口隱約的人影 你拍了拍桌子,這時應當有灰塵 揚起。它們應當跳躍,然後落下 正如那隻小憩的蝴蝶,你以爲它 醒了,其實只是夢中的燥熱

原创 210116 一生的事業(十)

爲這場戰鬥,他等了三十七年 他熟知黃沙的溫度,洞穴的深淺 下水道里老鼠的蹤跡,但這一次 他把自己變成一棵樹 不再後退。鏽跡從地平線開始 滋長。他默默倒數:這是最後的 平靜。地上和地下的交火會同時 展開,想象的撕扯已具有現實的力度

原创 210115 榛子

如果我開口,你可以保持沉默,或者 我們角色互換,由我用鉗子夾開你的 頭顱:看看誰的果仁可以蹦到更高一度 別覺得殘酷。我們都爲紮根落下,只 落得千里漂泊。你已洗脫吳儂的軟語 而我仍揹負深林的呼喚,這場相遇 成立於虛無,落筆於單據,顛簸於路途

原创 210114 冰舟

兩個世界都需要小心,飛來的拼圖 隨時可能在頭頂變爲一頭巨象 你如何跌落,就如何破碎,在白色的夜晚 請不要,拉響夢中人牀頭的汽笛 還不到打開窗戶的時候,看看 壁爐。那顫動的等離子體正發射 有限的信號。你只有足夠靠近 才能聽到:冰晶中聖詩般的低

原创 210113 一生的事業(九)

此刻,我們懷念一個人,像懷念 一陣風,一個風吹過的傍晚 他來過,然後離開,卻好像從未 走遠。姑娘,看看你額頭揚起的髮絲 他曾屬於我們,這一點無須懷疑 但我們未曾擁有過他,就像未曾擁有 這片草原。我們相信:他將會再次 出現,就像湖化爲雨,赴一

原创 210112 一生的事業(八)

只消三兩次插入,所有預先的編排 都成了失敗的蓑衣黃瓜。流水線所 不能承受的,都由他包容:三十歲 一米七二,孩子七個月,和父親一樣 還沒有學會說話。他可以是一個齒輪 一根螺絲,或者一個蝴蝶結。他總是 上好了發條,沒有一刻停止旋轉 他的生活沒有

原创 210111 一生的事業(七)

“走吧,路還很長,不在這一時半會” 聽多了這樣的話,他有些厭倦地閉上耳朵 空洞望着眼前的空洞,像要掘出些什麼 但只是揮揮鏟子,輕輕碰了兩碰 旋即放下。沒有奇蹟了。或許只有 逆來順受,才能成爲一個合格的弄潮 兒?未曾注意之時,他早已陷入造物

原创 210110 一生的事業(六)

在轉角處,他發現了另一種香氣 聞到有先後,但命運從來容許插隊 就像芝諾總能找到一個更小的間隔 而第歐根尼得以在其中擁有 他的陽光。總會有閒言碎語 正如菜市口從來少不了雞蛋和番茄 擁擠的大道,或者崎嶇的小徑 是腳,而非耳朵在丈量大地

原创 210108 一生的事業(四)

這座城市缺了一些溫度,而那一座 有着太少的可能。她走過 又一扇曾經敞開的門,身後的麥穗 仍在招搖,但不足以讓她回頭 她寧願把這些稱爲:必要的慎重 輪盤還沒有停止轉動,還來得及 加快腳步,在下一個扇形提前準備好 三個自己:一個印在紙上,一個

原创 210109 一生的事業(五)

另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講之後,他脫下 外套,彷彿蛻去一層軀殼。汗水浸溼 的襯衫蒸騰着熱氣,然後迅速在窗戶 上凝成冰晶。他仍然爲語言的藝術所 傾倒,就像每個大師的心中都有一個 稚氣的孩童。他的指尖因長年與目光 摩擦而留下老繭,這讓他想到小時候 崇

原创 210107 一生的事業(三)

他將會自豪地談論起這一場寒潮:這是 生者的權利。他將說起自己早已做出的 決定,在光還沒有從罅隙中投出的時候 摸黑行走,他將提及這裏、那裏的幾塊 石頭,不算太大,但足以將人絆倒,而 他將不會把自己的通行歸結爲好運眷顧

原创 210106 一生的事業(二)

他明白放手是一個過程,而過程 難免有反覆。一些決定的價值在當時 就得到呈現,還有一些則等待着時間的 洗禮,或者說,考驗。這些年來 沒有變的是湖。水,早已經歷了若干 輪迴,但人們從不會把船看成另一條 他們能夠想到,腳印是可以完全重合 的嗎?在

原创 210105 睏倦

長途旅行的後遺症再一次襲來,在沉默中,眼神漸漸失去了焦點。有些人失蹤了,是有人希望他們失蹤;有些人失蹤了,只是他們自己不希望讓別人知道行蹤。你真的想要在每一個樹梢開出花來嗎?冬天快要結束了,這意味着,春天也要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