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11019 迷失練習

迷路的時候,走回原點 是一件讓人安心的事情。 在繁多的可能性之中 它昭顯了闢除荊棘的 唯一路徑。 迷路讓我們放棄思考 捷徑,並轉向窮盡。 在焦慮的灰燼中, 我們慢下來,出口因 遙遠而暫時失去了重要性。 在迷路之間,我們找到 一種空,用於對

原创 211017 夢馬練習

在某種意義上,夢馬 比猛獁更加稀有。 只要你願意付出時間 和路途,就可以看到 一個月大的盧芭 尚未成型的象牙。 但遠方,哦,遠方 它真的需要那麼多 “忠誠的兒子”? 別做夢了—— 爲了一匹馬,你先得 建造一座草原。 而當綠草覆蓋山坡, 地

原创 211016 在場證明練習:變調

爲着一次可能的對談, 你必須熟讀每一頁的 旁批和腳註——或至少 假裝如此。 一種辦法是附和。 時機需要好好把握: 不能太過頻繁, 存在不被忘記就已足夠。 也會有被問起的時候。 首先不能慌張: 複述可以有效拖延, 轉述甚至可以逃過詰問。 如果

原创 211018 約內奇幻象

或許你該再一次去往 那墓地,聽一聽幾百年的 亡靈的低語。長久的死的 孤寂,足夠他們揣摩出 生的全部的意味。 比如愛。愛一個幻象, 或愛,愛一個幻象的自己。 陰陽兩岸,共同在於 無可挽回的時間之箭。 那些無形之物 因沒有形體才得以 盤踞心靈

原创 211015 在場證明練習

在場比缺席更難證明, 就像智慧比無知更難證明。 記憶的天平並不公正—— 時間總會偷偷在秤盤上 撒下無的砝碼。 與你所想不同,它們 不是空缺或孔隙。 最徹底的抹除從來都只有 一種:無論面孔怎樣更替 永遠也不會散場的筵席。

原创 211014 越野練習

重要的是,當你返回 迷霧不會再次降臨這裏。 前路固然兇險,總好過 礦藏日益枯竭。 邊界隨你的腳步延伸, 沒有其他足印讓你感到 安心。食物和水源並不是難題—— 在虛擬的荒野,你的揹包從不變輕。 睏倦和歧途等待着你, 你將會越過,像越過每一條

原创 【LaTeX小技巧01】將論文引用的文獻導出到單獨的.bib文件

我們在論文寫作的時候,很多時候用的是Zotero、Mendeley、EndNote、NoteExpress這樣的文獻管理軟件。這些軟件大都支持將論文導出爲.bib文件,這樣我們就可以在LaTeX中進行引用。一個常見的情況是:我們在寫一篇論

原创 211012 通信練習

你更願意想象一個接線員 在叢林和山脈間穿梭, 讓光的旅程有膠體的質感。 事實是,比特總會提醒你 機械的記憶都已凝固於字節, 你並不能靠人工離自然 更近。但如果沒有閘和泵, 水的流向不會一直如你 所願:離羣的信鴿 能否成爲加西亞的送信人?

原创 211010 入海練習

在命運偃旗息鼓的黃昏 他來到海邊,開始謀劃一場跳躍。 作爲一條不諳水性的魚, 他需要一些參照: 擱淺的貝類過於懶散, 橫行的螃蟹則太過霸道。 這時,一隻海鷗的俯衝 讓他想起遠方城市的風暴。 在相似的流動中,他望向 像鰭片一樣皺起的手掌,

原创 211011 手繪練習

今天,我們不談論透視 或視線在何處消失, 心懷着對想象的忠實, 去描摹簾後的幾抹幽影。 今天,我們沒有量角器 也沒有獨輪小推車。 沒有量杯更沒有色譜儀, 全憑搖曳的質地調配墨的高低。 紋理浸染暗香,恰似花瓣 釀成清露,馬車像船一樣搖晃 離

原创 211013 慢跑練習

荒僻的鄉間小道,你和電線杆 相互丈量。儘管你不知道它們的 間距,正如它們不知道你的步頻。 沒有什麼比速度更不值得 炫耀。蹣跚或疾馳,都不過是 時間之霧中一滴墨點。 如果可以,選擇隱去 而不是化開。沒有誰屬於黃昏, 正像黃昏不屬於任何人。

原创 211009 潮間帶練習

不遠處的地下教室, 假面舞會正在紙上輕盈。 悲哀在於除了面具 你全都無法認出—— 即使每個名字都配好了標註。 你上一次起舞是什麼時候? 配樂生疏了你步點中的猶疑, 你磕絆着跳過那些陌生的地點, 在潮水片刻的休憩中 喘息,甚至沒有作出任何的

原创 211008 推銷練習

批量生產的焦慮中 他生活,像充滿 他生活的盒子裏一樣 他生活。 概率的雲團環繞着他—— 對於這些數字,他知道的 不比任何人更多。 他沒有打開過盒子—— 甚至從未見過盒子被打開。 他聽說在傳遞中, 盒子的內容物有時會神奇地 變幻——他僅僅是

原创 211003 散射練習

如果你足夠刻意,就不難發現 圓錐的尖角比圓柱的底邊 鋒利一萬個勒讓德也描繪不出哀鳴。 從保險箱中的手提包中的 信封中的文件袋中的火柴盒中 抖落你知道下一個保險箱的所在, 活塞如此往復,直到縫隙被碎片 或知識填滿。一些垃圾被回收, 另一些則

原创 211002 一隻鴕鳥和它的星空

在那雙陸地生物中最大的眼睛裏 星空會是什麼顏色? 那裏也會有獅子和獵戶嗎? 或者,另一羣鴕鳥? 從那深邃如夜空的眼眸中, 我讀不出一絲波瀾。 在極具壓迫力的荒曠裏, 它靜止,時間彷彿因此凝固。 我試圖從它的翅尖找到 顫動的嚮往,卻只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