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早安,短裙

十三株綠植,旁枝斜逸 勇敢說出語氣羞澀的想往 譬如先知目光灼熱 喜歡和佳人曼妙邂逅 然後徹夜未眠,詩意洶湧 然後忙着採購榴蓮 弟媳兒家法,一套又一套 譬如石匠機智辯答,堪比聰明的一休 現在可以論一論: 剃個光頭勢在必行! 不舞神龍見首不見尾

原创 獻給愛麗絲

你走過,空氣裏劃下顫抖的痕跡 隱祕的影像,被一遍遍 摁下播放鍵 讓身體恢復以往的疼痛 讓心臟,不停抽搐和飲泣 和四月的春雨經歷相似 溼潤的土地,還等着雨水 摩挲的指尖 在臉龐,在額尖,在耳垂 去親吻,去澆透 你卻化身一連串省略號 把我悲傷地

原创 愛情幻像

比收割更輝煌的,是風暴過後 腐爛的沉靜 所有事物開始認真思考 一些脫殼的靈魂 誘人的光澤 在彼此眼眸中閃耀 黃昏,比之前更加黃昏了 我們肩頭滾動的,巨大落日 不過是生命閉幕時 暗含的某種隱喻 愛情,體無完膚 請遞給我明亮的酒杯 把白晝變做黑

原创 我喜歡你眉間的人間煙火

紙上游弋,一艘漂泊已久的船 突然嚮往岸,泥土的馨香 想和你一起採摘 或者種植 具體到一棵欣欣向榮的樹 一片新犁的,冒着熱氣的莊稼地 鼻尖細密的汗水 大口喘息的胸脯 你可以去割一籃青草 我吆趕散落山坡的羊只 然後,一塊兒穿着夕陽的新衣 在溪水

原创 我想活到下一個春天

或許,記憶中的春天過於繾綣 我總想潛回到那一支 尚未完整演奏,斑斕的夜曲 鈴木花讓寬闊的街道 變得柔媚 行人的影子落在地面 也不那麼漆黑 你髮絲中的香,被風輕吻的瞬間 我多想定格於生命的畫冊 又或者用雕刀一下下 刻於疲弱的心臟 餘生,再拿出

原创 工地上的風景:你把每一塊磚砌入天空

粗礪的磚塊,在指掌間飛舞 抹泥、壓實、勾縫 動作行雲流水 瓦刀和灰鏟,被日子打磨得水溜光滑 那種光在眯着的眼睛中 是充實,也是富有 你埋頭一堆溼漉漉的磚塊 孰不知,身體也被砌入一面 被線繩校驗着的,筆直的牆體 往上攀登必須訂立標準 否則,將

原创 工地上的風景:綁鋼筋的人

其實被植入支柱、橫樑、頂板 又何嘗不是,一幢氣勢恢宏的樓宇 堅硬的骨頭? 小小的扎勾飛速旋轉 35公分細長的扎絲 連接着一些色彩簡約的夢 說不上哪一根會更重要 哪一根會支撐命運,艱辛的份量 螺紋鋼磨破手套和肩肘 生活在我用力撕扯下 露出真面

原创 工地上的風景:架子工

攀上燙熱的腳手架 幸福,就和預想的近了一步 每一隻螺絲必須擰緊 既牽扯安全,又聯繫着幸福 敞開被灼烤的紫紅的胸膛 往裏面裝入妻子,香甜的睡夢 和女兒毛絨絨的泰迪 摔下去的汗珠子 八瓣、或九瓣並不重要 他爲生長的高樓,搭建綠色的庇廕 站上城市

原创 簡書會員:對文字的熱愛由此而始!今天你加入了嗎?

入簡書近3年,以前只知道糊塗寫文,然後草草發佈了事。對會員什麼的並不是很瞭解和在意,到後來被邀加入芳水團隊,才逐漸知道了一些。看到別人頭銜上閃閃發亮的金銀銅質標誌一一各色“王冠”!心裏多少有點酸澀,有點別於人外的感覺。 同時,我也加入了好幾

原创 一首詩的朝聖(三)

夜空明媚,星星會不會哭泣 墜入暗黑的牢籠 沒有人給它安慰 縱然銀河落滿淚滴 世界已無存身之地 容不下一粒塵埃,它該有的去處 不知道是不是你狠心 還是我自己對自己羞辱 愛情這樣不靠譜 悔不當初看到的一幕 至今歷歷在目 我是星星,微細地經不起一

原创 趁着我們還愛

趁着我們還愛,還能將自己完整交出 在那萬畝花田栽植大片紫雲英 如同將對視的目光 捧在春天柔軟的手心 趁着我們還肯彎腰,和青草交談 和露水輕輕握一次手 趁我們還能聽懂飛鳥、流螢 私語於茂盛的林木 趁我們還能拾階而上 目睹蒼茫雲海,和新鮮的日出

原创 簡書社區伯樂現代詩領域,以夜爲眼四月份推文總結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似乎也很應合簡書中的詩作者朋友們,四月過得很快,沒怎麼想就只剩下一條細細的尾巴了。但簡書中的詩歌創作卻風頭正健,真可謂,一浪更比一浪高! 簡書伯樂推文計劃在任真掌門指導下持續進行着

原创 一首詩的朝聖(二)

① 墜於半空的花,忘記呼吸 香氣刻於咽喉處 即逝之春,泛紅的潭水閉目 雙手送她遠走 鏡頭緩慢移動 一兩聲布穀鳥鳴,影子悽楚 ② 我想,我仍愛着這個春天 一瓣花和另一瓣親吻,餘溫尚存 春天留給記憶的 不僅限於,清淺的酒窩 和魅惑的脣色 說好的

原创 共產黨人

幾多鮮血可以染紅,那面昂揚的旗幟? 多少被冷冷的槍彈射穿的身體 仍然屹立不倒? 奔赴黎明的人,目光堅定 燒紅的鐵籤,可以穿透皮肉滋出青煙 卻不能讓一付硬骨彎曲 彎出卑躬屈膝、賣國求榮的弧度 這就是共產黨人 高昂的頭顱,挺直的脊樑 讓中國在蕭

原创 手掐愛情的針尖

不需要!這世上所有光亮透入身體 到後來被碑刻一個名字 去引他人遐想。哪怕墓地萋草叢生 黃雀鳴叫一聲接着一聲 無論黑夜多麼長,我都願意 兩人之間有一縷花香 從這隻脣邊,遞到那一隻脣邊 世上沒有不疼痛的愛情 就如針尖攜着光 反覆在同一地方攮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