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依附的力量

想了幾天,還是約了分析師,不自己熬了。我上來第一句話就問她:爲何還是沒有修復好依附的能力呢?每當覺得要說出口的時候,總覺得嗓子被徹底堵住了。如果非要去說,還有一種火辣辣的灼燒感。後來安慰自己還是接納這樣的當下吧,所以又有了迅速墜入冰水的感覺

原创 感恩節快樂?

前兩天就收到石頭哥寄來的感恩節禮物,他說以你的記性估計也記不住吧?我想說的是,這不是記住記不住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我從來沒有過過這個節。倒是米昨天提醒我了,說他們外教課上老師跟他們一起製作了感恩節的賀卡,還特意囑咐我要喫火雞。一覺醒來,看到了

原创 光和暖

一朋友打來電話說前幾天他們幾個一起聚會了,其中有W.我說,哦。他說,你就一個字?我:不然呢?他哈哈笑起來,說你這性格真的太像男孩子了。唯一的心態轉變或許是對外的攻擊少了很多吧?也許之前我會覺得這人真的很無聊,現在反而覺得或許只是一種小戲謔的

原创 不如允許

“你在凝望着深淵,深淵也在凝望着你。”這幾天關注的恐懼情緒比較多,源於一天早晨出門溜達走的地庫。等走到地庫的時候才發現那裏的感應燈壞了,我想返回走一樓,但又懶得回,所以硬着頭皮走了黑漆漆的地庫。不知道爲什麼一股很陰森的感覺突然襲來,後背感覺

原创 酸了你妹

我喜歡去一家蔬菜店買菜。菜店老闆,東北人,胖乎乎,見誰都笑得跟朵花兒一樣。不爲別的,就圖一心情愉快吧,誰都願意看笑臉的吧?除了這點兒,老闆把菜照顧得也十分盡心,擺得整整齊齊,擇得乾乾淨淨。每一次去買菜,不管買什麼,她都會緊着最新鮮的給你裝。

原创 戲精的一天

從昨天開始,魚老公就以家長的身份正式通知我今晚有個飯局,需要我帶米一起去參加一下。我打聽了一下都有誰:東城的小馬,西城的小劉,青島來的某某總,江西來的某某董.....我擺擺手,示意他停。我說,不去。你可以帶米去,但最好別帶,因爲人太亂,特殊

原创 把攤煎餅做大,做強

昨晚九點多又開始困了,只不過總覺得頭昏腦漲,卻睡不着。我躺下跟自己對話一番,潛意識倒是配合,不知道啥時候把我哄睡了。迷迷糊糊做夢,夢到一些光影好像是從一片帶很多小孔的葉子裏照射過來的一樣。灑在地上,又像是灑在沙子上,或者是灑在雪上,因爲又有

原创 11.18那些很冒險的夢

前天收到了一個快遞,是我先前幾年很想要的一件東西,我就是想確認一下那些曾經存在過的過往。只是一種確認,可能也是爲了自己確認一下存在過的痕跡,找尋一些力量回來。後來有人告訴我,那些都沒了,被毀掉了。我說,那好吧。話說這個對話已經超過五年之久。

原创 遇見一片葉子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突然覺得頸椎和腰很疼。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去醫院吸附了一些能量還是上午低頭彎腰打了太多包裹。所以我決定去公園走走,順道撿一些葉子。氣溫還算高,有一點點小風。樹上的葉子隨着風就落了下來,它的一生完成了一大半,接下來就是沉入泥土化

原创 時間並不會改變什麼

我們總是說時間會證明一切,時間會給你一切想要的答案。我想說的是這只是自欺欺人的一種方式罷了。因爲除了你帶着行動去追時間,其他的,時間只能告訴你:你年紀大了,你脫髮了,你有皺紋了,你還是當年的那個你,除了面容,認知沒有任何改變。不知道咋了,突

原创 又是平凡的一天啊

很早就跟我媽說週末要陪她去做康復治療。臨近日期,她越發催得緊,我說你別老催了,催得我都老了,你比歲月還坑人呢。她說,我給你準備了禮物啊。我說,那好吧。週末見。週末等着米睡醒纔出發,一路上米一直跟我聊電影《八佰》,我還沒看過那部電影,所以他問

原创 眼睛腫了

眼睛腫了。這已經是第五天了,從剛開始的腫得發亮到現在的眼皮乏力,估計是膨脹地太累了吧?我經常跟人說,想讓我哭太難了,除非我自己被一些作品和事件觸動。當發現自己有情緒又無法流動的時候就會翻出《大話西遊》裏反覆看,直到看到自己流淚才停止。可這一

原创 是重逢啊

小時候我跟你走在一條通往村子東頭兒的彎彎的小路上。我跑得很快,落你好遠,好遠,你在我後面吆喝好幾聲,說,慢點,慢點,不能再往前了,前面有個東西。小孩子的世界裏總是有好多好奇,聽到說“有東西“”就停下來等着你。想問問你十萬個爲什麼。你指着很遠

原创 活成了他們

近來心裏總是有些不踏實,打電話回家,每一次聽到的都是歡樂的事情,從來沒有困難和不開心,除了即時的嘮叨以外,其他都是吹牛逼,說段子,一家段子手。心心念了一個周說要回去,順道去給爺爺掃墓。電話那頭的媽媽終於等不了了,用比以往慢幾倍的語氣跟我說:

原创 你確定要畫畫嗎?

好久前一個朋友說,要不你開個繪畫羣吧,我們都跟着你畫畫,聽了這話,我懷疑她是不是發了高燒,腦袋被燒壞了,我一天都沒有學過畫畫,誰給我的勇氣讓我帶領大家畫畫?不把大家帶歪了不算完。我連忙推脫掉,我知道自己的水平,幼兒園託班剛畢業的樣子。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