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八)

天下合從。趙使魏加見楚春申君曰:“君有將乎?”曰:“有矣,僕欲將臨武君。”魏加曰:“臣少之時好射,臣願以射譬之,可乎?”春申君曰:“可。”加曰:“異日者,更贏與魏王處京臺之下,仰見飛鳥。更贏謂魏王曰:‘臣爲王引弓虛發而下鳥。’魏王曰:‘然則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六)

有獻不死之藥於荊王者,謁者操以入。中射之士問曰:“可食乎?”曰:“可。”因奪而食之。王怒,使人殺中射之士。中射之士使人說王曰:“臣問謁者,謁者曰可食,臣故食之。是臣無罪,而罪在謁者也。且客獻不死之藥,臣食之而王殺臣,是死藥也。王殺無罪之臣,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七)

客說春申君曰:“湯以亳,武王以鄗,皆不過百里以有天下。今孫子,天下賢人也,君籍之以百里勢。臣竊以爲不便於君。何如?”春申君曰:“善。”於是使人謝孫子,孫子去之趙,趙以爲上卿。”有一個食客遊說楚國的春申君黃歇說:“商湯王靠着亳京興起,周武王靠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五)

長沙之難,楚太子橫爲質於齊。楚王死,薛公歸太子橫,因與韓、魏之兵隨而攻東國。太子懼。昭蓋曰:“不若令屈署以新東國爲和於齊以動秦。秦恐齊之敗東國而令行於天下也,必將救我。”太子曰:“善。”遽令屈署以東國爲和於齊。秦王聞之懼,令辛戎告楚曰:“毋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四)

或謂黃齊曰:“人皆以謂公不善於富摯。公不聞老萊子之教孔子事君乎?示之其齒之堅也,六十而盡相靡也。今富摯能,而公重不相善也,是兩盡也。諺曰:‘見君之乘,下之;見杖,起之。’今也王愛富摯,而公不善也,是不臣也。”有人對黃齊說:“人們都認爲您和富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三)

齊明說卓滑以伐秦,滑不聽也。齊明謂卓滑曰:“明之來也,爲樗裏疾卜交也。明說楚大夫以伐秦,皆受明之說也,唯公弗受也,臣有辭以報樗裏子矣。”卓滑因重之。齊明遊說卓滑攻打秦國,卓滑不聽他的話。齊明對卓滑說:“我這次來到楚國,是替樗裏疾來試探秦國、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二)

莊辛謂楚襄王曰:“君王左州侯,右夏侯,輦從鄢陵君與壽陵君,專淫逸侈靡,不顧國政,郢都必危矣。”襄王曰:“先生老悖乎?將以爲楚國祅祥乎?”莊辛曰:“臣誠見其必然者也,非敢以爲國祅祥也。君王卒幸四子者不衰,楚國必亡矣。臣請闢於趙,淹留以觀之。”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二十一)

楚王后死,未立後也。謂昭魚曰:“公何以不請立後也?”昭魚曰:“王不聽,是知困而交絕於後也。”“然則不買五雙珥,令其一善而獻之王,明日視善珥所在,因請立之。”楚國王后死了,還沒有繼立王后。有人對昭魚說:“您爲什麼不請求大王繼立王后呢?”昭魚說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與《戰國策》札記(二十)

魏王遺楚王美人,楚王說之。夫人鄭袖知王之說新人也,甚愛新人,衣服玩好,擇其所喜而爲之;宮室臥具,擇其所善而爲之。愛之甚於王。王曰:“婦人所以事夫者,色也;而妒者,其情也。今鄭袖知寡人之說新人也,其愛之甚於寡人,此孝子所以事親,忠臣之所以事君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十九)

或謂楚王曰:“臣聞從者欲合天下以朝大王,臣願大王聽之也。夫因詘爲信,舊患有成,勇者義之。攝禍爲福,裁少爲多,知者官之。夫報報之反,墨墨之化,唯大君能之。禍與福相貫,生與亡爲鄰,不偏於死,不偏於生,不足以載大名。無所寇艾,不足以橫世。夫秦捐德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十八)

唐且見春申君曰:“齊人飾身修行得爲益,然臣羞而不學也,不避絕江河,行千餘里來,竊慕大君之義,而善君之業。臣聞之賁、諸懷錐刃而天下爲勇,西施衣褐而天下稱美。今君相萬乘之楚,御中國之難,所欲者不成,所求者不得,臣等少也。夫梟棊之所以能爲者,以散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十七)

秦伐宜陽。楚王謂陳軫曰:“寡人聞韓侈巧士也,習諸侯事,殆能自免也。爲其必免,吾欲先據之以加德焉。”陳軫對曰:“舍之。王勿據也。以韓侈之知,於此困矣。今山澤之獸,無鮚於麋。麋知獵者張罔,前而驅己也,因還走而冒人。至數,獵者知其詐,僞舉罔而進之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十六)

陳軫告楚之魏,張儀惡之於魏王曰:“軫猶善楚,爲求地甚力。”左爽謂陳軫曰:“儀善於魏王,魏王甚信之。公雖百說之。猶不聽也。公不如以儀之言變資,而得復楚。”陳軫曰:“善。”因使人以儀之言聞於楚。楚王喜,欲復之。陳軫向楚王告假到了魏國。張儀在魏惠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十五)

五國伐秦。魏欲和,使惠施之楚。楚將入之秦而使行和。杜赫謂昭陽曰:“凡爲伐秦者楚也。今施以魏來,而公入之秦,是明楚之伐而信魏之和也。公不如無聽惠施,而陰使人以請聽秦。”昭子曰:“善。”因謂惠施曰:“凡爲攻秦者魏也,今子從楚爲和,楚得其利,魏受

原创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與《戰國策》札記(十四)

張儀逐惠施於魏。惠子之楚,楚王受之。馮郝謂楚王曰:“逐惠子者,張儀也。而王親與約,是欺儀也,臣爲王弗取也。惠子爲儀者來,而惡王之交於張儀,惠子心弗行也。且宋王之賢惠子也,天下莫不聞也。今之不善張儀也,天下莫不知也。今爲事之故,棄所貴於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