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六)

趙取周之祭地,周君患之,告於鄭朝。鄭朝曰:“君勿患也,臣請以三十金復取之。”周君予之。鄭朝獻之趙太卜,因告以祭地事。及王病,使卜之。太卜譴之曰:“周之祭地爲祟。”趙乃還之。趙國奪取了東周的用於祭祀的土地,東周君爲此很是煩惱,把這件事告訴鄭朝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五)

謂周最曰:“魏王以國與先生,貴合於秦以伐齊。薛公故主,輕忘其薛,不顧其先君之丘墓,而公獨帽虛信爲茂行,明羣臣據故主,不與伐齊者,產以忿強秦,不可。公不如謂魏王、薛公曰:‘請爲王入齊,天下不能傷齊。而有變,臣請爲救之;無變,王遂伐之。且臣齊級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四)

爲周最謂魏王曰:“秦知趙之難與齊戰也,將恐齊、趙之合也,必陰勁之。趙不敢戰,恐秦不己收也,先合於齊。秦、趙爭齊,而王無人焉,不可。王不去周最,合與收齊。而以兵之急則伐齊無因事也。”有人替周最對魏王說:“秦國知道趙國很難跟齊國交戰,又擔心齊國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三)

謂周最曰:“仇赫之相宋,將以觀秦之應趙、宋,敗三國。三國不敗,將興趙、宋合於東方以孤秦。亦將觀韓、魏之於齊也。不固,則將與宋敗三國,則賣趙、宋於三國。公何不令人謂韓、魏之王曰:‘欲秦、趙之相賣乎?何不合周最兼相,視之不可離,則秦、趙必相賣以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二)

蘇厲爲周最謂蘇秦曰:“君不如令王聽最,以地合於魏,趙故必怒合於齊,是君以合齊與強楚吏產子。君若欲因最之事,則合齊者,君也;割地者,最也。”蘇厲替周最對蘇秦說:“大哥你不如讓齊王聽周最的主張,割讓土地跟魏國結成同盟,趙國一定會因此生氣,也與齊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一)

齊聽祝弗,外周最。謂齊王曰:“逐周最、聽祝弗、相呂禮者,欲深取秦也。秦得天下,則伐齊深矣。夫齊合,則趙恐伐,故急兵以示秦。秦以趙攻,與之齊伐趙,其實同理,必不處矣。故用祝弗,即天下之理也。”齊王最終還是聽信了祝弗的話,將周最驅逐了。有人對齊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一)

謂薛公曰:“周最於齊王也而逐之,聽祝弗,相呂禮者,欲取秦。秦、齊合,弗與禮重矣。有周齊,秦必輕君。君弗如急北兵趨趙取秦、魏,收周最以爲後行,且反齊王之信,又禁天下之率。齊無秦,天下果,弗必走,齊王誰與爲其國?”有人對薛公說:“周最對齊王最爲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九)

石行秦謂大梁造曰:“欲決霸王之名,不如備兩週辯知之士。”謂周君曰:“君不如令辯知之士,爲君爭於秦。”姓石的行使到秦國對大梁造說:“如果你想爲秦國取得霸王地名譽,不如多多任用來自西周和東周深諳機變的人才。”他又對東周君說:“你不如讓你手下那些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八)

周最謂金投曰:“公負令秦與強齊戰。戰勝,秦且收齊而封之,使無多割,而聽天下之戰;不勝,國大傷,不得不聽秦。秦盡韓、魏之上黨太原,西止秦之有已。秦地,天下之半也,制齊、楚、三晉之命,復國且身危,是何計之道也。”周最對金投說:“你自負地讓秦國跟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七)

或爲周最謂金投曰:“秦以周最之齊疑天下,而又知趙之難子予齊人戰,恐齊、韓之合,必先合於秦。秦、齊合,則公之國虛矣。公不如救齊,因佐秦而伐韓、魏,上黨長子趙之有。公東收寶於秦,南取地於韓,魏因以困,徐爲之東,則有合矣。”有人替周最對金投說:“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六)

溫人之周,周不納。客即對曰:“主人也。”問其巷而不知也,吏因囚之。君使人問之曰:“子非周人,而自謂非客,何也?”對曰:“臣少而誦詩,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濱,莫非王臣。’今周君天下,則我天子之臣,而又爲客哉?故曰主人。”君乃使吏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五)

周文君免士工師藉,相呂倉,國人不說也。君有閔閔之心。謂周文君曰:“國必有誹譽,忠臣令誹在已,譽在上。宋君奪民時以爲臺,而民非之,無忠臣以掩蓋之也。子罕釋相爲司空,民非子罕而善其君。齊桓公宮中七市,內閭七百,國人非之。管仲故爲三歸之家,以掩桓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三)

周最謂呂禮曰:“子何不以秦攻齊?臣請令齊相子,子以齊事秦,必無處矣。子因令周最居魏以共之,是天下制於子也。子東重於齊,西貴於秦,秦、齊合,則子常重矣。”周最對呂禮說:“你爲什麼不用秦國的軍隊攻打齊國呢?假如能這樣做,我就能前去齊國讓齊國任命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二)

楚攻雍氏,周粻秦、韓,楚王怒周,周之君患之。爲周謂楚王曰:“以王之強而怒周,周恐,必以國合於所與粟之國,則是勁王之敵也。故王不如速解周恐,彼前得罪而後得解,必厚事王矣。”楚國圍攻韓國的雍氏地區,東周給秦國、韓國運送救濟糧,楚王對東周君的行爲

原创 《歷史》與《戰國策》札記(一百零一)

秦假道於周以伐韓,周恐假之而惡於韓,不假而惡於秦。史黶謂周君曰:“君何不令人謂韓公叔曰:‘秦敢絕塞而伐韓者,信東周也。公何不與周地,發重使使之楚,秦必疑,不信周,是韓不伐也。’又謂秦王曰:‘韓強與周地,將以疑周於秦,寡人不敢弗受。’秦必無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