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1年國慶(零七)|玩具

等了許久後,我們才盼到了那一趟公交,心裏不免有點兒激動。遠眺一眼,我發現車廂好像還挺空曠的,或許能給自己佔個座位。不過,走上車後,我才發現壓根兒就沒有什麼空位,最後只得發揚精神將唯一的機會留給了領導和小孩。公交還沒行駛幾站,領導的朋友一家竟

原创 2021年國慶(零八)|挑店

興致勃勃的進入了商店,看着那琳琅滿目的玩具,我感覺彷彿回到了那個充滿期待的童年,想着趁機給自己也捎帶上一件。不過,在看到標牌的一剎那,震驚不已的我直愣愣地站在了原地,僅存的那點兒尊嚴瞬間崩塌了一地,只得失魂落魄地跟着大家悄悄地離開了這裏。一

原创 2021年國慶(零五)|油潑面

一頓潮汕火鍋過後,領導可是相當的舒坦,時不時地就在我的面前誇耀一下,就好像命薄的我沒有機會品嚐一樣。在品嚐兒童餐後,小孩竟也是相當的滿足,看來一點兒豆沙和飲料就足以擺平了。看來,只有我這個異類還是有些意猶未盡,期待着能再去找些其它的食物,來

原创 2021年國慶(零六)|等車

隨着時間的推移,國慶假期漸漸地來到了尾聲,我對此不免竟還有了點兒期待。由於之前還有一些私事沒能完成,導致這最後的幾天竟被領導排得滿滿當當,弄得我也是滿臉的無可奈何。我們昨天才逛了一天的商場,還想着今天能稍稍歇上一天,結果一大早就被領導催促着

原创 2021年國慶(零四)|廁紙

國慶期間,身處武漢的我本以爲會是一個難得的休假機會,可誰曾想自己竟成爲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壯丁”,而且還是那種免費勞動的那種。不過,抱怨歸抱怨,該完成的任務我還是得用心去完成,不然只怕是難以全身而退了。除了日常的買菜、做飯和顧家外,我還得儘可

原创 2021年國慶(零四)|兒童餐

每次陪着領導逛商場,總是免不了一番胡亂地折騰,弄得我只感覺身心俱疲,可又實在不敢過多地聲張。有些時候,我們很想將小孩留在家裏,但如此調皮且好動的個性,倒也是沒誰願意幫忙照顧的。最終,我們還是隻得將他隨時帶在身邊,生怕又會惹出什麼事端來。在經

原创 2021年國慶(零三)|買魚

昨晚纔到武漢,今晨直奔菜場,睡眼惺忪的我一邊走在路上一邊看着周圍,不覺有點兒說不出的落寞。面對這個略顯尷尬的狀況,我確實是感覺有點兒過意不去,畢竟此番自己可是過來“做客”的呀。話雖如此,可一旦面對家人們的囑託和希望,我真的是一時半會兒不知到

原创 2021年國慶(零二)|菜場

在經歷了兩個多小時後,我們總算是搭乘動車達到了武漢,感覺一切竟然是那麼的順暢。要知道上次來武漢,我們好像搭乘地也是這趟車,恰好不幸遭遇了“臨時停車”,白白地多耽擱了好長的時間,弄得整個人都煩躁的不行。不過,由於小孩一路上幾乎沒怎麼消停,導致

原创 2021年國慶(零一)|出行

一晃就來到了十月,感覺時間過得太快,我還有好多的事情沒來得及去做,這下子又都得繼續拖延下去了。爲了不讓“爛尾”的事情越積越多,我決定趁着這次放假的機會,好好地進行一番“查缺補漏”,順帶還能了卻自己的一塊心病。由於今年的國慶有足足七天的假期,

原创 隨筆(一三九一)|籌備

不知不覺中,國慶節已經悄然而至,對於自己這個長期居家的人來說,我確實是感覺有點兒措手不及。按照以往的習慣,我們必然身體又要前往武漢,而由於這次是要帶着小孩一起過去,所以籌備工作驟然變得複雜和棘手起來了。爲了這一趟旅程,我們提前幾天就開始了準

原创 料理食堂(零六零)|炒豬肝

這一段時間,一直都在裏裏外外忙活的我可真的算是被領導折騰得夠嗆,只想着找個合適的機會好好地休整一會兒。好不容易碰到了老師輪休,我還正打算趁機睡個午覺,結果又被領導安排去了現場監工。一來二去,我不僅弄得整個人都灰頭土臉的,而且連個座椅都沒尋到

原创 隨筆(一三九零)|暴雨

臨近十月,天氣不知爲何還是如此的炎熱,這都已經持續了將近半個月,讓我們確實有點兒難以忍受。我本打算靠着電扇苦撐一晚,結果到後半夜就被硬生生地熱醒,只得立馬起來調高了風檔,這才又勉強地睡了過去。我本以爲晴朗的天氣會多持續一段時間,正好可以趁這

原创 隨筆(一三八八)|檢查

好好地享受一番後,我突然想起原來自己還有任務在身,只得匆忙告辭朋友再次前往現場。在這差不多一個小時內,我可是一點兒都沒閒着,一邊吹着空調一邊蹭着無線,還不緊不慢地處理了不少同步打卡這類的雜事,也算是充分利用了時間吧。等再次來到現場,我才發現

原创 隨筆(一三八九)|算計

國慶臨近,工作安排自然是又出現了零星的變化,讓我難免感覺有點兒“彆扭”,畢竟之前定製的計劃又得重新規劃。好巧不巧的是,小孩課程已然接近尾聲,我只得費盡心機地將它們塞到這僅剩的幾天內。爲此,我不得不又得跟老師商量一番,只求當時候能夠避免一些不

原创 隨筆(一三八七)|享受

對於一些事情,我其實從一早就知道了大概的結果,但經過一番反覆權衡還是隻得硬着頭皮上,誰讓自己確實是有點兒身不由己呢。好不容易趕到了施工現場,我去發現師傅們還沒來上工,一時間心裏確實是有點兒煩躁,但又不敢輕易地發作。看着周遭一片的狼藉,我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