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尋醫問藥(21)

青島回來20多天,每天處於頭疼中。沒感冒,不發燒;前段時間,天熱,血壓正常;左側頸部按壓脹痛,左邊半個頭疼痛。看過醫生,拍過片子,診斷爲頸椎病。推拿、艾灸,頭疼症狀始終沒有減輕。心裏納悶,以往頸椎病發只兩三天就好了,這次怎麼沒完沒了?難道是

原创 返鄉記(75)

10月17日,週日師父的孫子今天舉行婚禮。師母提前幾天就跟我說,婚宴要喫三頓酒:隔夜落桌、當天的午宴晚宴。我回答她說,隔夜落桌不來了,當天的宴席必定出席。午宴在老家小鎮,晚宴辦在城裏。上午又要返鄉了。第一站:某養老院天氣冷了,不知公公穿得是

原创 錚寶的成長記錄(15)

10月15日,錚錚寶寶一週歲生日。外公外婆沒去青島給錚寶慶生,只通過網絡送去了祝福。翻看手機相冊,外婆決定把近日發生的點滴故事,給錚寶記錄下來。國慶節前,錚寶跟媽媽和姐姐回到臨沂老家,與回來度假的爸爸團聚。爺爺奶奶給錚寶買了一套富有民族特色

原创 榮字往事(5)

“好爹爹”的妻子,我叫她“好娘娘”,與榮字阿爹榮字娘娘不同的是多了個“好”字,這個好不是真的好。畢竟,親生的與領養的隔着一層皮。好爹爹家原本與榮字阿爹家相連,弟兄倆的老屋都是老太公的家產。我小時候去榮字,經常在兩家之間走動,也對好爹爹家掛在

原创 老年大學的故事(8)

10月14日,週四國慶長假後的週四又要去蘇州老年大學上課了。三姐妹相約一早就出發,去老城區逛逛。我建議大家去博物館。參觀蘇州博物館必須提前一天預約,網上預約的進園時間是今天上午10:00-11:00。9點鐘的吳江正下着大雨,去地鐵站的路上,

原创 打卡五月田

無意中加入一個羣,羣員都是本地居民,屬於有點年紀的“買汏燒”。羣主每天發佈一些信息,大都是商品優惠價格,有禽類、果品和農副產品。我難得冒泡,因爲掌勺的不是我,買菜的也輪不到我,但偶爾也心動,比如菀坪橘子上市了,安井冷凍水餃降價了,於是羣裏接

原创 榮字往事(4)

我出生在WG初期,正值全國各地一片紅,父親給我取了個具有時代特徵的名字——秀紅。老家村民叫我小紅,到了榮字,卻被叫成仙紅。仙紅長,仙紅短,榮字村裏的男女老少都這麼稱呼。仙紅這個名字,我覺得俗氣,不太喜歡,但榮字人都這麼叫,時間一長,便被動接

原创 打卡蘆蕩湖

兩天前,三姐妹相約10日見面,我對雅庭、舒庭說:帶你們去個好地方。她倆都很期待。這個地方是蘆蕩湖溼地公園,附近居民晨跑夜走的最佳點。該公園就在我家南邊不遠處,我已去過N次,同行者有先生有同學有文友……不就是一個公園嗎?之所以說它好地方,是因

原创 北厙到南厙

中午就餐的地方是南厙。爲啥選南厙?因爲這個地方既可以滿足味蕾享受,還可以隨意逛逛,賞美景。關鍵是,雅庭和舒庭都沒去過。我很驚奇,南厙這個有名的地方,她倆竟然沒去過。雅庭姐說,只聽說北厙,也去過一次,南厙沒聽過,沒去過。舒庭說,她先生每天上下

原创 榮字往事(2)

我的出生地大港上村,彼時叫鋼鐵大隊,費姓聚居地。N年前,柳亞子高祖從外省搬來,落腳在此,留下柳姓大族(省略N字);大港上與葉家埭相鄰,同飲一江水。葉家埭的葉氏家族(午夢堂)滿門風雅,歷史上有很高的評價。(省略N字)大港上與榮字只隔一條河港,

原创 榮字往事(3)

榮字阿爹和榮字娘娘婚後幾年都沒生養孩子,決定抱養一個。剛好,我爺爺的小姐姐生下第五個孩子,又是女孩,由於缺少營養,長得像只小貓,加上生病,差點夭折。爺爺與他妹妹商量後把孩子送去榮字做養女。對於爺爺來說,這個小孩具有雙重身份,既是外甥女又是侄

原创 勝地有粉黛

自從勝地溼地公園把大片的紫色馬鞭草換成粉紅色的亂子草,粉黛也從陌生變得熟悉起來。勝地四季皆有景,植物品種繁多,光觀賞性植物就有月季、牡丹、玫瑰、紫藤、鳶尾花……當朋友圈鋪滿粉黛花色的時候,應該去了,要不然,花不待人,錯過就是一年。今年秋天,

原创 榮字往事(1)

國慶節前,我去位於蘆墟古鎮南部的港南浜(也叫野貓圩)看望病入膏肓的榮字娘娘,一幕幕往事湧來,令我感慨萬千,很想把那段經歷記錄下來。 榮字已經不在了,如果那些記憶也跟着消失,那麼榮字永遠消失了。榮字是個分湖邊的自然村,它的地理位置在318國道

原创 上蘆墟,喫餛飩

到達蘆墟的時候是上午九點鐘。舒庭說,睡過頭了,早餐都沒喫。先找個地方喫點什麼。蘆墟最有名的小喫應該是餛飩,老街上有幾家:姐妹餛飩、大塊頭餛飩,還有相鄰的某某餛飩店……現在的問題是,汽車找不到停車位。找呀找呀找,終於看到一塊沒有框子的空地,大

原创 尋醫問藥(20)

“不會是腦梗吧?”先生見我頭疼,突然爆出這句話,接着又說,他媽媽中風前與我一樣脹痛,像緊箍咒般緊緊箍住,有種壓迫感。先生的話引起我的重視,去看醫生吧!至少做個CT。出門前找出蘇州住院時做的頭部CT和核磁共振報告單,帶去參考。當時做這些檢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