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枝一葉總關情——鄭板橋詠竹詩賞析

一枝一葉總關情 ——鄭板橋詠竹詩賞析王傳學 清代被稱爲“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一生酷愛畫竹、寫竹。他寫的詠竹詩意境雋永,蘊含着很強的哲理性。他晚年時畫了一幅《竹石圖》,圖中一瘦石兀然而立,幾竿修竹傍石而生,竹身清秀挺拔,竹葉疏密錯落,全幅

原创 “男”“女”有別 辭趣各異——談古詩詞中的辭趣

“男”“女”有別 辭趣各異       ——談古詩詞中的辭趣             王傳學 詩歌講究情致和韻味。情致和韻味的形成,取決於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便是對辭趣(即語言文字本身的情趣)的有效利用。善於恰當地利

原创 風吹鈿細綠筠香——蘇軾詠竹詩詞賞析

風吹鈿細綠筠香         ——蘇軾詠竹詩詞賞析      王傳學 竹子挺拔剛勁,虛心有節,能在嚴寒中迎戰霜雪,爲歷代文人所喜愛。北宋著名文學家、書畫家蘇軾就是個愛竹者。他不僅賞竹、品竹,還畫竹、寫竹,留下了許多詠竹佳作。 蘇軾

原创 來一場歲末的“幸福”告別

來一場歲末的“幸福”告別        王傳學        時值歲末,我們即將告別2020年,迎來新的2021年。       2020年,註定是個讓人難忘的年份。       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給全世界帶來了無窮的災難,超過8千萬多

原创 竹解心虛即我師——白居易詠竹詩賞析

竹解心虛即我師  ——白居易詠竹詩賞析王傳學 竹之性剛柔並濟,清正有節,凌寒不凋,遇風不折,兼懷傲骨虛心,其品格之超卓,舉凡世間草木,實無出其右者。君子愛竹,正是心儀它絕倫無匹的格調。唐代大詩人白居易就是個愛竹之人,他種竹、賞竹、寫竹,留下

原创 請奏鳴琴廣陵客——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二)

請奏鳴琴廣陵客——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二)王傳學唐代詩人李頎的《琴歌》,寄寓思鄉之情: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悽萬樹風入衣。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後楚妃。   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星欲稀。 

原创 “男”“女”有別 辭趣各異——談古詩詞中辭趣

“男”“女”有別  辭趣各異        ——談古詩詞中辭趣              王傳學 詩歌講究情致和韻味。情致和韻味的形成,取決於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便是對辭趣(即語言文字本身的情趣)的有效利用。善於恰當地利用

原创 水瀉玉盤千萬聲——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一)

水瀉玉盤千萬聲——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一)                王傳學中國古典音樂十分豐富,留下了大量的音樂作品,以及吟詠音樂的詩文。在唐宋詩詞中,就有不少描寫音樂的佳作。琴是中國古代傳統民族樂器,由五條弦或七條弦組成。在古代樂器中

原创 “白日”還是“紅日” ——談“白日依山盡”中的“白日”意象

“白日”還是“紅日”——談“白日依山盡”中的“白日”意象王傳學唐代詩人王之渙的《登鸛雀樓》,被譽爲寫景喻理的絕唱: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鸛雀樓,又名鸛鵲樓,位於山西省永濟市蒲州古城西面的黃河東岸,因爲當時有鸛雀棲息

原创 二十三絲動紫皇——詠音樂古詩詞賞析(四)

二十三絲動紫皇——詠音樂古詩詞賞析(四)王川學唐代詩人李頎有一首《聽安萬善吹觱篥歌》,用不同季節的不同景物,形容音樂曲調的變化,把聽覺的感受訴諸視覺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藝術效果:    南山截竹爲觱篥,此樂本自龜茲出。    流傳漢地曲轉奇,

原创 大珠小珠落玉盤——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三)

大珠小珠落玉盤 ——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三)    王傳學中國古代樂器衆多,下面選幾首吟詠不同樂器的古詩,感受古人的審美情趣和藝術情懷。先看白居易的《琵琶行》(節選):       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

原创 請奏鳴琴廣陵客——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中)

請奏鳴琴廣陵客——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中)王傳學唐代詩人李頎的《琴歌》,寄寓思鄉之情: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悽萬樹風入衣。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後楚妃。     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

原创 水瀉玉盤千萬聲——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上)

水瀉玉盤千萬聲——詠音樂古詩詞賞析(上)                王傳學中國古典音樂十分豐富,留下了大量的音樂作品,以及吟詠音樂的詩文。在唐宋詩詞中,就有不少描寫音樂的佳作。琴是中國古代傳統民族樂器,由五條弦或七條弦組成。在古代樂器中

原创 時近重陽情更傷——李清照詠重陽詞賞析

 時近重陽情更傷         ——李清照詠重陽詞賞析       重陽節時值深秋,秋風蕭瑟,黃葉紛飛,菊花吐蕊,大雁南飛,極易引起詩人的悲秋情感。      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寫有兩首重陽詞,情感大不相同。       她青年時代寫的《醉

原创 猶勝人間長別多——明清女詩人詠七夕節詩詞賞析

 猶勝人間長別多 ——明清女詩人詠七夕節詩詞賞析王傳學在明、清代詠七夕詩詞中,女詩人的作品格外引人注目。作爲女性,她們有着比男性更真切的情感體驗,和對真摯愛情的思幕與追求,讀來更覺真切與深情。 晚明女詩人葉小鶯的《七夕後夜坐,紅於促睡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