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五)

警察趕到了酒店,封鎖了張宇桐居住的2002房,張宇楠也被帶回了T城警察局。張宇桐死了,就在自己房間的洗手間裏。經過警察的現場勘察,初步判定是電吹風漏電導致,應該是他準備洗澡,可是打開水,還沒有正式開始洗,卻使用風筒的時候,觸電了。他的手機,

原创 “萬惡”的長篇小說寫作

寫個長篇,真的是熬心、燒腦、費眼、累手!有點小鬧心,卻讓你欲罷不能,天天盯着這字裏行間的故事,時時想着這人物和情節應該如何轉換。最近,都感覺自己頭髮又白了不少,這不會就是寫小說的代價吧?開始擔心,時間久了,我會不會謝頂呀?甚至直接來個光明頂

原创 短篇||是意外,還是萬幸?

對於人生中的幸運,每個人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對於我,在那次的事故之後,我相信,有些所謂的幸運,真的是越想越神祕。幾年之前,我開着車在離城市幾十公里的新路上返回家中。晚上視線不確實好,這條新路,應該是剛裝上了路燈的杆,沒有通電。整條路漆黑一片,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六)

這個人,是林蘇沒有錯,在看清臉部和形態的特徵之後,張宇楠也完全地認出了林蘇特有的走路方式。“她爲什麼會來這裏呢?難道,張宇桐之前,是來見她的?”張宇楠思索着,同時也在考慮,要不要現身。最終,他還是小心翼翼地躲在樹後,沒有出來。在林蘇走過去十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七)

陸明川此時,沒有心情去關注羅茂明的思緒,在白天裏,羅茂明已經和他說了自己這一生的遭遇,以及現在的痛苦之源,這讓陸明川十分擔心,這洞裏,是不是真的會有彭德貌。在早上,他從警察局追出來的時候,在路上就聽說了事故的發生,靠着自己對名城轄區道路的熟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四)

房間的窗戶被張宇楠嚴實地拉上了窗簾,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牀上躺了足足的幾個小時。而此時,越來越濃,卻被他忽略的飢餓感,讓他意識到自己應該先起來,聯繫一下弟弟,討論一下下一步的舉措了。他原本也是有打算,向警方去講出彭德貌就在T城的信息的

原创 三夜無眠,遂思三首絕句以慰黑眼圈

《夜難眠》(七言絕句,押安韻)夜風撩月淨高天,榻上顰眉不入眠;心下思欽人眼倦,卻憂夢裏也無緣。《夜欲書》(七言絕句,押屑韻)獨燈孤影書檯坐,句未成詩淚不絕;擱筆自嘲古往今,誰人曾見夏飄雪?《夜色間》(七言絕句,押安韻)繁星掩月香花豔,燕雀無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

車子很快就到達案發現場時,天色已經完全地黑下來了。陸明川進入現場,觀察一陣兒之後,向同事譚哲文了解起了勘察的結果。根據譚哲文的彙報,這處工地已經開工近兩年,因爲資金斷裂等問題,被廢棄在這裏,變成了爛尾樓,近期這場地正在被執行拍賣的過程中。發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二)

T城警察局裏,潘耀東正在詢問現場的情況,並下達命令,由T城警方安排人員,立即趕往事故現場,由林家成帶隊,如果現場事故沒有造成人員重傷,或是死亡,就一定要將羅茂明帶回來。王鐵良坐在邊上,沉默不語,他現在反倒變得極其地安靜。他已經感覺到,自從潘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三)

張宇楠獨自躺在賓館的牀上,腦海中不斷地閃現着自己在大學時期的各種場景。自從上次,和彭巖在餐廳發生衝突之後,經過昏迷和清除之後,他的記憶之中,憑空多出了一些讓他無法完全看清,卻又經常出現的場景。他最近,總是無法休息好,他隱約記得,自己在昏迷即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五十一)

“好吧,既然你已經查到了,我就告訴你,是我殺的她,她只是我在路上撿到的一個客人,因爲沒入系統,所以,我就把她帶到沒人的地方,她要和我做那種交易。但是,她又反悔了,所以,我就,一激動,失手殺了她。”羅茂明開始說話了,但是,又回到了那種淡定自若

原创 六道幹探:不能說的祕密

引子:“我來送外賣的,我真的沒有偷東西。”送外賣的小夥子,看上去已經馬上要哭出來了。“來,你和我過來,到值班室裏,我們再說清楚下。”年輕的保安對着外賣小哥說道。“去就去,你不能誣陷人呀。”小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紫色外賣背心,擡着頭跟着保安去了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四十九)

“這負責人,由你來做,你高興了吧?”王鐵良有些喪氣,又很不情願地說出了答案。陸明川聽後,心底裏暗暗一喜,但是,還是按耐住了自己的竊喜,因爲,整個會議桌上,大部分是T城警察局的同事,他們都紛紛小聲音的聒噪起來,顯然對這個省廳的決定很有意見。“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四十六)

張宇楠此時,也已經馬上就要到達T城了。張宇桐開着車子送他過來的,路上,張宇桐一直在激動不已。對於他這個偵探迷,這樣的大案,自然是讓他充滿了好奇帶來的興奮。張宇楠則是一直靜靜坐着,打開舒緩的輕音樂,閉目養神。車子開進T城市區的時候,張宇楠要下

原创 長篇懸疑小說:電梯裏的嘶鳴(四十七)

當時的張宇楠,並不知道自己被植入了這樣的信息。但是,在他的行爲上,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開始更聽何倩的話,也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了和何倩在一起。何倩和林蘇去到T城的一個月裏,張宇楠每天直接聯繫的,也是何倩。這讓何倩特別的開心。當時的林蘇,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