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90 李伯信

李伯信          廣百宋齋主人抗直無阿鬼使迎,一存私念火生楹。從知陰律難寬假,不似人間可徇情。詩意:因了剛正有肝膽,才被迎請去做了三日閻王,判罰轉世來的幾件不公事。陰司的炮烙、笞杖衆刑,雖不勝陽間殘酷慘絕,卻存不得絲毫的私情雜念。殿

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89 仇大娘

仇大娘          廣百宋齋主人母家已落竟重興,阿父生還喜更增。析與田園辭不受,大娘豈但擅才能。詩意:異史氏蒲老先生,歷數着仇家福禍顛簸動盪幾十年,唯因有大娘遠途歸省而來孝親撫幼,才致一族久經浩劫也未曾敗落。        心懷惡念的

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88 胡四相公

胡四相公          廣百宋齋主人贈金持重故人情,異類友朋勝弟兄。一面有緣難再見,神交亦足慰平生。詩意:萊蕪張虛一,若缺“性豪自縱”的本性,又怎能去到狐宅,結識狐友。空中拋落的半塊磚頭,砸上巫婆手臂,算作對她昧賺病家財貨來漁利的懲戒吧

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87 白蓮教

白蓮教        廣百宋齋主人左道由來幻術多,一家械繫太行過。巨人吞罷從容去,竟得安然脫網羅。詩意:浩渺海上之舟,真如水盆間那一枝草木嗎?行進于山間持舉的火把,也就是那案臺上跳閃燃動的燭亮了!徒兒私通他美妾,應得落圈化爲壯豬,成了席間脣

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86 辛十四娘

辛十四娘          廣百宋齋主人了卻夫妻未了情,功成主婢好同行。赦書驀地從天降,曾對天顏道姓名。詩意:廣平府馮生,只一見那身披紅色斗篷的女子,便念念不忘難以釋懷了。“千金覓玉杵,殷勤手自將。雲英如有意,親爲搗玄霜。”雖爲狐身,若非有

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85 小獵犬

小獵犬          廣百宋齋主人紛紛野馬與醯雞,道是先生睡眼迷。蟣蝨既除遺細犬,寓言得兔莫忘蹄。詩意:因煩倦家中繁雜事物干擾自己清靜讀書,擡腿便搬至僧院中去,想來衛中堂家境必然富足豐實。不想又苦悶蚊蟲的侵害,終夜難寢。一隊首插雉羽的蚱

原创 散譯《老子》81 信言不美

          原文:“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聖人不積,既以爲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爲而不爭。”          真實的言語不悅耳,悅耳的言語不真實。善良的人不多擁

原创 《聊齋志異》短篇集三十六 遵化署狐

蒲松齡  原著        諸城縣邱公任職遵化道臺。公署中原本多有狐類。最後一樓之內,綏綏相隨的狐類整族居窩那裏,早已以此樓作爲家了。狐族時常出來害人,遣逐它們反而益發喧鬧得熾烈不休。就任此地的官員惟有設擺貢牲禱祭它們,不敢絲毫有所迕逆。

原创 散譯《老子》76 生也柔弱

        原文:“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滅,木強則折。強大居下,柔弱居上。”        人活時柔弱不堪,他死後最終僵硬挺直。草木活時柔軟脆弱,它死後枯萎乾硬。

原创 散譯《老子》79 報怨以德

        原文:“和大怨,必有餘怨;報怨以德,安可以爲善?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有德司契,無德司徹。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調節新的仇恨,必然留有餘怨;以德回報怨怪,怎麼可以作善事?因此聖人崇尚善,卻不以此要求他人

原创 《聊齋志異》短篇集三十五 快刀

蒲松齡  原著        明朝末年,濟南府屬地多有盜賊出沒。縣邑各置兵力,每每捕得總要立殺之。章丘縣盜寇尤多。        縣衙中有一兵士佩刀甚爲鋒利,殺人總如導入順竅般省力。        一日,捕抓盜賊十餘名,押赴去市街刑場。內中

原创 散譯《老子》80 小國寡民

        原文:“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民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邦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國家小百姓少。令

原创 散譯《老子》78 柔弱於水

        原文:“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聖人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爲天下王。’正言若反。”        天下沒有柔弱超過水的,而攻克堅硬之物沒

原创 《聊齋志異圖詠》題詩集84 續黃梁

續黃粱          廣百宋齋主人初捷南宮意氣揚,況聞譽語更翱翔。僧寮不是邯鄲道,也作黃梁夢一場。詩意:福建省的曾孝廉,考中進士之後,意得情滿。去京郊覽逛,遇得一卜卦星者,賀他“可做二十年太平宰相。”傾注暴雨間,曾某便蟒玉名馬,公卿皆贈

原创 散譯《老子》77 猶張弓歟

        原文:“天之道,其猶張弓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聖人爲而不恃,功成而不居,其不欲見賢。"        上天的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