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靜夜心城』“臥看牽牛織女星”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沒有讀過唐代詩人杜牧這首七絕《秋夕》的人,是難以理解豐子愷先生這幅漫畫《臥看牽牛織女星》的。我即是如此之一人。爲了看懂這幅漫畫,我是補習了這首七絕《秋夕》的。讀過詩意之後,再看

原创 『靜夜心城』“人比黃花瘦”

豐子愷先生的漫畫《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必然使人要念想李清照的詞《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的,故而抄錄如下: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有詞家評

原创 『靜夜心城』“繡簾一點月窺人”

都是人望月,因而,這“繡簾一點月窺人”就是奇絕之筆了。其實,是“月窺人”的多,人望月的少,尤其現而今。但是,變爲豐子愷先生的畫作,則是很現代生活的,卻未呈現古典(五代時)的畫面。也因而,明川先生便在演繹文中大力着墨在“月”:“這一點月曾照古

原创 『靜夜心城』“幾人相憶在江樓”

看着豐子愷先生這幅漫畫《幾人相憶在江樓》,我能說什麼呢?自幼生長在太行山下的小山村,村邊有河塘,河塘中有片片叢叢的荷葉,與清清的水,和水中綠綠的草相伴,我以爲足夠美了!江,是沒有的,更不要說“江樓”了。那還是“文革”末期的歲月,學校與書中更

原创 『靜夜心城』“遙見月華生”

豐子愷先生這幅《欄杆私倚處,遙見月華生》的詩題,我想,該是化用宋代歐陽修《臨江仙•柳外輕雷池上雨》中“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的吧?看此畫:“湖水懶懶,遠山悄悄,彷彿都已經入睡的模樣。貪景的遊子不忍打漿浪遊,只怕打擾了湖山幽夢。”我非常喜歡明

原创 『靜夜心城』“今夜故人來不來”

落日斜,秋風冷。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如果不是閱讀豐子愷先生的漫畫《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我恐怕只曉得“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了,但由此卻知道呂洞賓還有如此佳品的詞作。同時,也驗證了著名哲學家孫正聿先生常講的兩句話:

原创 『靜夜心城』“一詞一畫”糾結我心

或許是魯迅先生“糾纏如毒蛇,執着如怨鬼”的箴言對我的影響太深刻了,讀過豐子愷先生的漫畫《手弄生綃白紈扇,扇手一時如玉》並蘇軾的詞《賀新郎•夏景》後,我依然對這“一詞一畫”不能放下心來,似乎有什麼事情沒有做完似的。捫心想想是什麼呢?對於蘇詞《

原创 『靜夜心城』“月上柳梢頭”

《月上柳梢頭》是豐子愷先生“古詩今畫”中的一幅作品。明川先生對該畫作的解析演繹是:“今夕何夕?依舊垂柳,依舊冷月壓人。眼中沒有火樹銀花,並不曉得金吾不禁。只道倚暖了弱柳,拍遍了欄杆。不要問我爲何冷落了滿城的歡樂,不要怪我垂下頭來,辜負了好月

原创 『靜夜心城』“扇手一時如玉”

面對這樣一幅《手弄生綃白紈扇,扇手一時如玉》的漫畫,我可以肯定地說,如果不能透徹領悟蘇軾詞作《賀新郎•夏景》的旨趣,一般人是很難獲得美感的享受的,甚至會覺得這樣一幅畫作沒有什麼可以值得特別欣賞的。所以,我還是把《賀新郎•夏景》一詞抄錄如下爲

原创 『靜夜心城』“燕子今朝又作窠”

一幅春的畫卷就這樣展開在眼前:“垂髫村女依依說,燕子今朝又作窠。”僅露一角的茅屋,兩支燕子正飛向;高大的垂柳似乎已吐綠了,樹下是竹籬。坐在木凳上的母親,聆聽着女兒的動聽之聲:“媽媽,燕子又作窩了!”這就是豐子愷先生的漫畫作品《垂髫村女依依說

原创 『靜夜心城』“落日呼歸白鼻豚”

返老還童——漢語成語,意爲扭轉衰老,恢復童年。形容老年人恢復了青春的健康或精神,精力異常旺盛。語出《舊唐書•宦官書》。如果不是精讀豐子愷先生的漫畫《溪家老婦閒無事,落日呼歸白鼻豚》和明川先生對此畫作的演繹文,這個“返老還童”的成語我怕是要模

原创 『靜夜心城』“翠拂行人首”

『1』一畫,知春在!——春風在,青春在。然而,我的青春哪裏去了?這就是我讀豐子愷先生漫畫《翠拂行人首》的所思。關鍵在於一個“拂”字。春風拂面時,人,往往是要回首自己的過去的。或者,叫人怎能不回憶?『2』這幅漫畫的“詩題”,是出自北宋文學家宋

原创 『靜夜心城』“良朋對酌,說盡傻話癡語”

『1』這是一個擬想:在“一鉤新月天如水”的夜晚,“良朋對酌,說盡傻話癡語”。這當然不是我的擬想,而是香港著名作家明川先生的擬想,或者也是她所實有過的。然而,我倒是蠻喜歡這個擬想的。現代人生頗多壓力,爲什麼不能如此呢?如是,倒是一種盡情人生的

原创 『靜夜心城』“一鉤新月天如水”

『1』“一鉤新月天如水。”如是詞句,是給人以無限想象的,但也考驗人的想象力。變爲畫作《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則是豐子愷先生的漫畫創作作品,似乎讓人更爲具象地想象了。該怎樣“自我”地去理解呢?『2』還是先來明確出處。“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

原创 『靜夜心城』“我見青山多嫵媚”

識見本文引用而標題者——“我見青山多嫵媚”,必有朋友已下句“料青山見我應如是”了。辛詞也!稼軒之作!正是。但我卻是在欣賞豐子愷先生以此爲題的漫畫之作。琢磨畫中人,似乎大概不是偉男子,而像旗袍女性,豐先生何以如此落筆?明川先生解讀此畫,似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