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印染-49】“句句而求之”

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脫產讀電大時,曾到家鄉保定府求教於發小:“大學文科怎樣才能讀得更好?”他答我曰:“無它法,反覆閱讀即可!”真是簡單、精闢!新千年後,我赴燕園專修哲學,遇到朱熹的《四書章句集註》,其中《讀論語孟子法》讓我如癡如醉地讀

原创 【印染-47】爲什麼不照辦呢?

在OKR(目標與關鍵結果)方面,這是我拿起、讀思的第二本專著了,即《這就是OKR:讓谷歌、亞馬遜實現爆炸性增長的工作法》。書,不激動心靈,我是不讀的。但“激動”之後,往往也有一種悲哀在:誰人按書中之理之法照辦呢?於職業生涯中,學以致用是自己

原创 【印染-50】那年那月•過年

“想喫餃子了吧?”見畫兒似乎都聞到味了!今天的餃子,還有那年那月的香嗎?這個問題,如果誇張一點,則是既“考”歷史又“考”現實的一道題,未來估且不論了。想那年那月,倘若一頓餃子可餐,幸福指數就是共產主義的!現在想來,一個政策的改變,就是天翻地

原创 【印染-48】那年那月•做鞋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看到這幅畫兒,人們多會想起這詩句的吧?尤其我們60後一代人。幌如昨日!但卻是50年前了。記憶,依然刻骨銘心。特別是接近大年三十那些夜晚,孩子多的家庭,母親多是如此辛勞不停。在我家,兄妹五人,母親都是老大一隻左腳至

原创 【印染-51】到底留下了什麼?

防疫的意識,加上天公奉獻的淅淅瀝瀝的連陰雨,把這個國慶假日“說走就走”的旅行“宅”在了家中——看雨滴的旅行,是否成了容易忘記的一種景色?該是有這樣一個情況吧?我想。當然,也會使人念起往日的多個暢快出遊的國慶假日。方便的很!打開手機,往日那一

原创 工資美學:選擇手中鳥,而不是樹上鳥

如果說發工資是一門藝術,表現爲一種美學,怕是沒有多少人相信的。因爲,現在多數機構的發工資都是直接悄無聲息地“打卡上了”,那裏還有什麼藝術與美學可言?工資的實質何在?分配製度麼!分配製度的最高境界不就是藝術地激發人的無限創新與創造潛力嗎?因而

原创 工資美學:是現實,而不是猜想

誰人和錢,尤其錢多有仇呢?沒有人,絕對沒人有這個仇恨。工資美學!要談這個問題,怕是大多數人都疑惑了,“工資有什麼美學?”這質疑很正常,因爲大多數人靠工資是絕對發不了財的,不過餬口或溫飽而已,所以於工資很少“美感”,尤其多年不調資時。但是,有

原创 【印染-43】多元化思潮中的吶喊

太陽出來了,解放了四天陰雨綿綿的日子,是爲國慶七天假日最好氣候的一天!有人網上發言這假日說:“看雨,看電影。”這似乎是一個普遍性。論這個假日最火的電影,當屬《長津湖》,也最爲好評不斷。當然,也有似乎叫真者“雞蛋裏頭挑骨頭”——在藝術真實中較

原创 【印染-42】冷凍了思想?

陰雨已連續四天了!這在國慶假日是十分罕見的。我也十分不喜歡這個時節的連續陰雨,讓人感到暗無天日。【簡書】這個平臺,近日表現的也如這個陰雨天一樣,讓人十分不滿意,常常鏈接不上,或許,這就是“上海小資”的特性吧!如果不是自己在這個平臺上“碼字”

原创 【印染-45】“享受”還是“避難”?

我並不深刻了解他,只是在《西南聯大英文課》一書中讀了他的兩個篇章《負重的牲口》《河之歌》,便有所銘心了,當然,我讀的是中文文本,英文文本我是沒有能力閱讀的——這也是我這個60後的一個“心病”與“遺憾”。後來,因無意中看到某專家推薦他的又一本

原创 【印染-44】真的讀懂了嗎?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見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見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發昏;然而須十分小心。不然,那趙家的狗,何以看我兩眼呢?我怕得有理。還記得這段著名的文字吧?“狂人”的日記——魯迅先生《狂人日記》中的第一則日記

原创 【印染-46】樂趣:“老書”新看

邏輯學修養程度,決定個人的學問峯值。這該是一個直言判斷吧?換句話說,個人的學問水平或理論水平能達到怎樣的高度,是由是否學過“邏輯學”,特別是形式邏輯決定的。如果講“人生成功”,這該是一個真正的“祕密”所在。我個人自1986年初識“形式邏輯”

原创 【印染-37】那年那月•掃雪

雪是什麼?雪就是雪麼。這是我們一般人的直觀。魯迅先生說: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由之,雪的寓意就非同一般了。其實,那年那月的我,是不知道魯迅先生有著名散文詩《野草•雪》這個魅力篇章的。60後的少年,在1970年代能有幾個可以讀到這樣的

原创 【印染-41】一個人的足跡

“一個人到世界上來總要留下足跡。”據說,這是他常對己對人講的一句話。他也確實留下了自己的鮮明人生足跡。這個他,就是穆旦。有人士指出:“一百年後,大家肯定都還記得穆旦,周杰倫肯定就是垃圾了。”這是非同凡響的一個比較型判斷,值得琢磨。我倒是覺得

原创 【印染-38】那年那月•玩耍

現在的孩子們,還有如畫的玩耍之樂嗎?母親不高聲呼叫,都不知道回家喫飯!這該是我們60後、70後兩代人曾經的幼年玩樂景象。這幅畫,是爲真切地描繪出了這一景象。那“撞拐”該是多麼熟悉的情景啊!其他畫面,是可以猜想的。不過,我現在對有些畫面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