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隨筆】給你講個故事啊(六九九)

黛絲奶奶,你爲啥每次看到馬桶都這麼開心啊? 小護士格萊特服侍着老人用完衛生間,又推着她去院子裏散步。黛絲老奶奶已經99歲了,牙早就掉沒了,精神頭卻很好。小護士這麼問時,她正停下來,和一隻從路邊經過的小松鼠對視着,沒幾秒,伴隨着黃葉嘩啦啦

原创 【隨筆】爲何想看這本《Silent Risk》(六九九)

昨天下午,翻看到一篇公衆號文章《寂靜的風險》,是老喻把他小號的舊文又翻出來發了一遍。推薦的是《黑天鵝》、《反脆弱》的作者 Nassim Taleb的新書《Silent Risk》。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喲,厲害呀,這本書要找來看看。幾乎是下意

原创 【隨筆】意想不到的被推銷(六九八)

前幾天去幼兒園接阿寶回家,一對兒年輕人熱情地上前推銷某STEM機構的課程。可能見我嘴上搭理着,卻毫無停頓地意思,把阿寶放上電動車就走。小姐姐趕緊把一小盒積木塞給阿寶,轉而對阿寶說: 喜歡嗎?送給你作禮物啦! 見阿寶毫不猶豫地收下,她趕緊

原创 【隨筆】你把我醜哭了(六九七)

昨天興起,給自己剃了個光頭。用推子怎麼推都覺得不整齊,索性拿刮鬍刀,用手摸着,掛了個乾乾淨淨! 大寶一看,氣壞了,說: 太醜了,你簡直要把我醜哭了!你最好躲出去,等頭髮長好了再回來。 頗有些鬱悶,於是我給自己找了頂帽子來帶上。心裏還憤憤

原创 【生命⋅修行】緊迫與壓力的源頭

早上約了去看醫生,時間有些晚了。走在去醫院的路上,不免有些急匆匆地。終於把手機放進口袋,掏出帶在路上做早餐的幾個芝麻餅。一面喫,一面感受了一下自己究竟是不是在緊張,是如何地在緊張。 結論是毋庸置疑的,但我究竟怎麼又走到這匆匆忙忙的一步了呢?

原创 【隨筆】100個教程寫什麼呢(六九五)

早上正練着拳,忽然發現爛熟於胸的太極十三式居然打錯了一個動作。原來,自己看了一眼也在一邊專心練拳的老婆,然後就走神兒了。一直在想着這給這孕期太極養生的教程們,起個什麼名字呢? 這個念頭哪兒來的呢?早在大寶懷阿寶期間就想弄這麼個東西了,那時正

原创 【隨筆】焦糖瑪奇朵(六九三)

躊躇了一小會兒,還是點了一杯焦糖瑪奇朵。 換掉汗溼的T恤,剛剛坐下,咖啡就端上來了。可能是我鼻子有些堵了,服務員放下咖啡時,我竟然沒有聞到香氣。咖啡裝在雕刻時光的白色大馬克杯裏,滿滿的。一層細膩的奶泡輕輕顫動着,連帶着奶泡上用褐色焦糖畫出的

原创 【隨筆】論穿越時空的價值(六九二)

昨天趙偉評論說: 「如果不僅看盡一種可能性窮盡整個時間軸的價值,還能看盡所有可能性窮盡其自己平行宇宙時間軸的價值」,這兩個價值能否用大白話再解釋一下嗎? 這才發現,自己昨天記錄的這點感悟,其實這兩個關鍵概念並未講述清楚。只好先退一步,首

原创 【隨筆】毛球還是蟲?(六九〇)

早上衝了涼,擦乾身子正拿起褲子來要穿,忽然發現褲腰裏有一個小小的毛球,中間也就芝麻粒兒大小,算上張牙舞爪四面伸出的細毛毛,也不過黃瓜籽兒那麼大。 這有點兒像只小蟲哦! 腦子裏不知怎麼的,閃過了這麼一個念頭。也許是想到了,有一種白色的小蟲

原创 【生命⋅修行】能穿越時間迷霧就是智慧(六九一)

順着前幾天那個投資的話題,忍不住又深想了一下。 假如我從現在,穿越回2009年,再或者更早些到2000年,抑或不用那麼遠,只到2016年。面對當時我所面對的那個世界,會怎麼生活、會怎麼選擇事業機會、會怎麼與家人相處?會怎麼投資? 和當年的我

原创 【生命⋅修行】一念天堂(六八九)

半夜裏阿寶居然尿牀了,想來是我們都睡得太沉了罷。等把她挪到沙發上去,我們在剩下的半張牀上躺下,可以用來睡覺的地方,只剩下不到8、90公分。 我和大寶都側着身,擠在一張被子裏,相擁而眠。 一時間沒睡着,我竟忽然想,如果這是在剛剛談念愛那會兒,

原创 【隨筆】論《道德經》的「天下皆知美之爲美」(六八八)

因讀了一部分林水水同學的《讀《道德經》的理解感悟》,一些想法不吐不快,特寫了這篇短文記錄。當然,這裏的觀點非本人原創,乃數週前與L同學聊天時從他那裏「竊」得。 話說《道德經》裏有這麼一句話: 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已。 皆知善之爲善,斯不

原创 【隨筆】無力形容的美麗(六八七)

【寫作課作業C.48】 大寶唸叨着要看菊花好幾次了,等逛到磨山腳下,發現正趕上菊展,頓時覺得我們真是運氣不錯。 遠遠看去,還以爲和在深圳看過的那些花展一樣,大片大片的花,各種顏色,紅的、黃的、白的、紫的,拼在一起,擺成各種圖案,還有些樹被拗

原创 【隨筆】回到這「光灰」的城市(六八五)

【寫作課作業C.46】 從高鐵下來,坐在出租車上,大寶好奇地往車窗外四下張望。 這就是你出生、長大的城市哦! 看起來和長沙差不多嘛:) 我們這是第三次來吧? 這個湖是哪裏啊? 我看了一眼車窗外,路邊一個約莫幾百米寬的小池塘閃了一下,掩映

原创 【隨筆】等不及天亮了(六八六)

【寫作課作業C.47】 大寶放下筷子,滿意地說: 太好吃了! 我把喫完的空紙碗和一次性筷子拿到路邊,扔進垃圾桶裏。走回來繼續坐在塑料小凳子上,一邊看着還在津津有味一勺一勺喝着甜豆腐腦的小阿寶,一邊問大寶: 這麼好喫啊? 大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