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生命⋅修行】願望、決心、勇氣與過程(九三九)

昨晚,大寶用微信給我發來了《囚徒健身》裏的這一句話: 從你決定按照本書的體系開始健身的那一刻起——也就是今天,你的終極目標必須是完美地做到六個最終式。記住,不僅僅是做到一兩個動作的最終式,而要一個不落! 我有些震撼,自己那麼多年以前就讀

原创 【生命⋅修行】在生死麪前一切都是小事(九四〇)

洪災的消息漸漸開始平息了一些,在得知我那個老家河南的好兄弟,家人朋友都平安時,有些被擾動的心也漸漸趨於平靜,直到睡前,在一段新聞視頻的評論中看到這樣一行字: 我一個同事的女兒沒了。就在5號線眼睜睜的看着被沖走…… 心中掠過一絲悲哀,終究

原创 【隨筆】回到暑溼酷熱的嶺南(九四一)

今天早上特別困,四點鐘爬起來,本想至少讀讀《地藏經》的,卻不曾想練舌頭都快打結,讀完第一篇,決定還是去睡覺算了。心中默默想着,索性明天再繼續早起吧。這樣子,就算是「因故」中斷四天後重新開始吧。 等再睡醒出門,已經8點半過了,陽光強烈地感覺到

原创 【隨筆】竟然喜歡聽這本書——阿寶趣事(九三六)

昨晚,早早地開始放蚊帳,打算早點睡覺。阿寶拿起牀上的一本書問我: 這是什麼書啊? 我看了一眼,是昨天已經看完了的那本《臣服實驗》,便告訴她: 《臣服實驗》。 啊? 《臣服實驗》! 啊? 《臣——服——實——驗》!!!

原创 【生命⋅修行】身爲父母必須面對的挑戰(九三七)

昨天阿寶和家公家婆通完電話,再一次要求說,想要回家婆那裏去。 這回,她好像非常認真呢。可是,大魚還小,我們並不想帶着他走那麼遠的路一起回老家,於是,我們嘗試着問阿寶: 要是你特別想去,讓爸爸送你回去,等要上學了,再去接你回來好不好? 阿

原创 【隨筆】阿寶的「第一次」旅行(九三八)

雖然比平時早起了一個多小時,坐上高鐵後,阿寶一點兒也沒有犯困的意思,興致勃勃地看着窗外: 爸爸,快看! 喔?你是說雨水嗎? 爲什麼摸不到呢? 高鐵的車窗密封很好的,要是你能摸到,我們就該淋雨了…… 爸爸,快看! 哦,是

原创 【隨筆】把玩Cubi小鬧鐘(九三五)

因爲再一次,只是想要用「口袋冥想」這個小程序記錄冥想時間而打開了微信,而後竟然刷了超過30分鐘公衆號和朋友圈還沒開始打坐。怒下決心,買下了那個可以和FlatTomato同步的Cubi小鬧鐘(題外話,大寶說我買東西總是不告訴她,她買什麼都會告

原创 【隨筆】我想要去這裏玩——阿寶趣事(九二八)

大寶的手機摔壞了,只好把卡插回舊手機上。結果,一拿起舊手機,她和阿寶就一起興致勃勃地看起老照片來。 大寶指着屏幕上留着短頭髮,走起路來虎虎生風的小傢伙問阿寶: 你看這個小可愛是誰? 阿寶笑着,跟着一起翻看,時不時就指着照片叫: 媽媽,

原创 【隨筆】有些日子沒有聽見鳥叫了(九三二)

早上起來,靜坐了半個小時左右,感覺沒那麼困了。 稍稍活動了一下手腳,走到洗手間裏,拿起洗鼻壺,準備去灌一壺礦泉水洗鼻子。就在這時,我忽然聽見窗外傳來鳥叫的聲音—— 「咕咕、咕咕咕、啾兒……」 我擡眼看向窗外,黑咕隆咚什麼也看不見。可是鳥

原创 【隨筆】時光總是匆匆(九二七)

早上從外面鍛鍊回來,阿寶竟然已經醒了,一個人坐在客廳裏,眼角掛着淚水。我們心疼地問她,是哭了嗎?她點點頭。我們問她,你怎麼不去文阿姨和弟弟的房間找文阿姨呢?她搖搖頭,說,不知道文阿姨和弟弟在家裏。 大寶心疼地抱了她好一會兒,看起來她終於開心

原创 【生命⋅修行】要學會客觀評價(九三〇)

前幾天,有一次陪大寶和阿寶去沙河公園玩了一圈回來,三個人都很開心。但是,我一進家門,心情就忽然糟糕起來了。 我一面苦着臉,一面捧着電腦折騰了好一會兒。等到睡覺時,還是一臉官司。 大寶問我: 我們倆特別開心,可是爲什麼你就生氣了呢? 我說

原创 【生命⋅修行】《臣服實驗》與「如何放鬆」(九三四)

我看了一眼手機,下午2點07分,再不出門就趕不上與H所約定的下午碰面時間了。我抓起只看了個開頭的《臣服實驗》放進揹包,出門赴約。那時,我完全意識不到,這本書與這場約會,將會在大約15個小時之後,發生一些怎樣奇妙的化學反應。 基本準點到了H的

原创 【生命⋅修行】情緒背後的真相(九三一)

自從一個月前小區換了「嗅電」智能收費充電插座,我們家的電動車就再也充不進電了。電動車一直無法使用,還真是不方便。大寶忍無可忍,拉着我去換一輛新電動車。 大寶一直覺得Z師兄那輛愛瑪比我們的臺鈴好,又大,電池又經用。於是推着那輛完全走不動的電動

原创 【隨筆】在這個攝影只需手機的年代(九三三)

和妹夫一起帶着兩個寶寶去歡樂谷玩,他不時地跑過來,給我看剛剛給孩子們拍的漂亮照片。在下午強烈的陽光下,晶瑩的水珠定格在屏幕上,猶如珍珠與鑽石一般,成爲孩子們身邊華麗的裝飾。他悄悄告訴我說: 其實我包裏還放着臺相機,可是發現根本沒有必要拿出

原创 【隨筆】荔枝有蟲(九二三)

早上又去市場買了六、七斤荔枝,知道再過不多久荔枝就要下市了,大寶和我特別珍惜這種「奢侈」的機會。看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就開始狼吞虎嚥,大寶笑着說: 文姐一定覺得我們奇怪,要麼根本不喫水果,一喫起來就是幾斤幾斤的往肚子裏塞😊 是的,我每一次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