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日新錄(元月20日    陰)

      曾經有好一段時間,我的目光不自覺地停留在一個地方,那是我不曾去過卻一直想去的地方,甚至還夢想過在那裏有一寓居。      每天清晨從雀躍中甦醒,推窗注目眺望,遠處是高聳入雲的遠山,一條大河蜿蜒而過,從南方吹來暖風拂面而來,四處桃

原创 日新錄(元月19日    晴)

      到底有幾個“我”?中國古代講大千世界天、地、人三界,我也分層爲“天我”、“地我”、“人我”,人我是本我,人世間的我,現實生活中的我,表象的我。天我是超我,靈魂深處的我,形而上的我。地我是反判的我,是底層以下的我,也是煙火氣息中的

原创 日新錄(元月21日    陰有小雨)

      生活的體驗、歷史的片段、虛構情節、奇巧合理的聯想和穿針引線的聯綴,是一個好故事或小說的重要構件,不管這是謀成的典章還是大腦的構思。      我很小就有這種瞎想的能力,能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經過不可描述的操作串聯起來。事實上,

原创 日新錄(元月17日    晴)

      我多次重複過同一個夢鏡,我無數次重複我的不同的人生,有高亢的,也有卑微的,甚至只是一個旁觀者。總有一個人在評點着我的夢,說我只是一個拙劣的演員,路人甲而已。他評說着我的性格、經歷、情感、生活,甚至於癖好和隱私,我的一舉一動,他似

原创 日新錄(元月16日    陰)

      社會學,或者從事社會研究的工作者,可以隨機或按一定原則抽取一定比列,或者追蹤特定的人員和羣體,進行持續不斷地研究和實踐。研究和調查對象可以是自然的,也可以介入其生活,或兩者有之。反之,這也是對管理者和管理模式,以至於社會形態、政

原创 日新錄(元月12日    晴)

一個堅持很久的習慣,需要改變嗎?思想閃爍的燭光,不可能長久,因爲規則和原則總是在打架,直覺和理性也往往是有距離感的,我有時執着一點,就總限入這樣的予盾之中。我的心永遠是年輕的,開拓、陽光、直率,同時也極爲敏感,能感受到別人感受不到的東西,原

原创 日新錄(元月7日    晴)

      人心啊,總有陰晴圓缺,今天基本是大晴天,所以我走了好遠,上午徘徊在附近的街區,思緒飛揚,我彷彿看到我下半生要走的路,主要還是跟健康有關,身體好每天多做點事,走得遠一點,多看少想,就怕想多了傷神。下午基本在單位,聽聽音樂,閱讀了一

原创 日新錄(元月8日    晴)

      美的東西懂得欣賞方知足矣,不一定非要佔有。只有真實貼近自己生活的東西,纔是自己隨手能抓住的。擡頭仰望天空,遠足高山大海,是一個人應有的情懷。目光向下是本份、尊嚴和善良,偶爾向上那是的夢想和奮鬥,平視只是心情而已。無所不在的,那是

原创 日新錄(元月6日    晴)

      我今天思路清晰了,生病了需要看病,把身體養好後,就要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少想一些遠離現實的東西,想多了太傷神。今天身體也比昨天好多了,肚子還是有點脹,下午好多了。下午辦公室突然停電,好象是哪短了路,叫來修電師傅,交待了一下,硬

原创 日新錄( 元月5日    晴)

今天好累!我都快睜不眼了,不停地走去走來,腦袋不停地想,都不記得是什麼了。上午在單位有點小緊張,總感覺他們進進出出,一會兒好象一個人都沒有,一會兒又要我回答一些問題,後來總算輕鬆了,後來搭公交車回家也有這感覺。好像是中飯後,有點兒漲氣。家裏

原创 日新錄(元月2日    晴)

      今天繼續懶牀,腦海過電影,十點起牀纔去過早,一碗牛筋面,辣得過癮,喫飽了沿着護城河向東走到小北門,轉身折返向西,過新北門、大北門,不到西門返回,走走停停看看拍拍,回來已累,繼續追《琉璃》。      兩點才吃了老婆帶回家的便當,

原创 日新錄(元月1日    晴)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清晨早早醒了,應該說被幾天連續精彩影視情節所感染,興奮、緊張、悲情的延續,我這個極易共情,跟主角共情,配角共情,路人共情,阿貓阿狗共情,我一度懷疑要不是小時候因爲嗓子的問題沒有學城戲,說不定真能成角。   

原创 日新錄(12月29日    雨)

      博弈論有個原則,一個對手如果你不能征服他也不能消滅他,最佳優勢策略不是對抗,而是跟他結盟。跟他一起玩兒大的,好喫好喝好好快樂。這叫你好他也好,大家好,纔是真的好。      精神的壓力和身體中隱藏的疾病,就是這樣兩個對手,你搞

原创 日新錄(12月27日    晴)

      從前讀《百年孤獨》這本書,讀完了鬱悶很久,沉浸在書中不能自拔。如今再讀,依然感嘆!人類情感,這個亙古不變的東西,是怎樣折磨人的心靈,是怎麼毀滅一個家族的。      一百年,七代人,在馬孔多這座鏡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將在奧雷里亞

原创 日新錄(12月23日    晴)

      三毛說:“旅行真正的快樂不在於目的地,而在於過程。”遇見不同的人,遭遇奇奇怪怪的事,克服種種困難,聽聽不同的語言,在我看來都是很大的快樂。      雖說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更何況世界不止是一沙一花,世界是多少多少奇妙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