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日新錄(7月21日    陰轉晴)

      一個孩子如果長成大人時,依然還停留於孩子的思維,這就是一種可悲,生不如死。當然,孩子自己不會這樣認爲,但是觀察他的人們會這樣理解。      這等同於弱智,智力停留在童年的大人,彷彿受到了詛咒。但對於一個只擁有小孩智力的大人,

原创 日新錄(7月20日    陣雨)

      隨着貓撲和凱迪相繼發佈關閉公告,標誌着BBS時代成爲過去式。或許論壇的衰落,代表着一代人的青春落下帷幕,江湖或不相見,但江湖有過傳說。      微信、微博、抖音、小紅書們的宿命,或許可以從前浪身上窺見自己的縮影。隨着時代向前推

原创 日新錄(7月18日    雨)

      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寫過一個故事,講一個男人因爲被一羣流氓挑釁,揣了一把匕首出去跟他們決鬥。後果是可想而知的,送死而已。      有眼尖的記者讀了這個故事問作者,說你是不是理想中的死法就是這樣的,用一把匕首,和人決鬥而死,博爾赫

原创 日新錄(7月19日    陰)

      國谷裕子《我是主播》的一些建議:      1、形成自己思考的習慣。確保駐足思考的時間。培養不受感情影響的理性思考能力。    2、關於政治問題和社會問題相關信息(報道),培養洞察其本質的能力。    3、儘可能去理解他人的

原创 日新錄(7月12日    晴)

      一個清爽的下午,大樹下,泡一壺碧螺春,品味着《人間種種清香,好想嚐嚐》。帶着我體驗着天南海北的各種喫食,從食材的種類,到做,到喫,到味道,彷彿如臨其境。真的是對喫食方面大開眼界,同時也能感受到汪老的質樸、灑脫、超然脫俗的生活態度

原创 日新錄(7月9日    多雲)

      人最可怕的現實,莫過於在虛假困頓中生活,存在。一個人離真實遠了,自然會滑向虛僞,虛假,虛榮,最終也就難免走向虛無,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幻滅感。      當人生的幻滅感生起的時候,人容易產生自殺衝動。那些度不過這一劫的人,終究從現實

原创 日新錄(7月17日    雨)

      孟子大言炎炎的說: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那個道,就是一種最深或者最高秩序,對這種秩序很追求很依賴,就算是去死,也得保持着它。這是思維習慣導致的行爲習慣。      做奴隸當然也沒有什麼不好,人在追求愛情時就是愛情的奴隸,追求

原创 日新錄(7月16日    晴)

      一個人願意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是自己的自由,只要這種生活不妨害別人,不違法,他人很難去幹涉。享樂主義沒什麼問題,愛國主義也沒什麼過錯,小資情調本身也不值得那麼忌恨。誰都只活一生,誰也沒理由要求誰必須爲誰奉獻一輩子。願意奉獻可以,那

原创 日新錄(7月10日    陰)

此刻微風不吵不鬧紅塵不喧不擾再相逢溫柔是他感恩是你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一段回家之旅一段自然之愛保持着最純潔的內心和靈魂最簡單的信任和好奇解說出了它的靈魂多少美好夕陽西下分不清是晚霞闖入山與天的世界還是大地投入晚霞的懷抱

原创 日新錄(7月3日    陰)

      康德先生說,“有兩樣東西震撼人心,一是頭頂浩瀚的星空,一是心中神聖的道德。”你別忘了時常把自己的意念放逐藍天虛空,讓遼闊清純充滿自己。即使,當下你正遭受人生的痛苦與磨難,即使你暫時無法暢達地伸展自己的生命。或內觀,發現自己,在認

原创 日新錄(6日30日    大雨)

      我已經習慣自己過生了,以前總是媽媽最記得,記得我的陽曆生和農曆生日,總讓爸爸做好喫的。爸爸走了以後,只有媽媽提醒我,張羅着出去喫或者在外面餐館點幾個菜,說幾句溫馨的祝福和叮嚀的話。最愛我的媽媽也走了,沒有人記得我的生日,除了我自

原创 日新錄(7月4日    陰有小雨)

      清晨下了點小雨,我按照同哥哥的約定,吃了早餐就到花店買了一束鮮花,十一枝白色的菊花點綴着康乃馨,叫上一輛的士直奔新場的墓園。      墓碑已更新,貼上了母親的遺像,父母安靜地團聚了,雖然分別了二十年,但父母在一起的日子是幸福的

原创 日新錄(7月5日    陰)

      心理學上有一種離場效應,說一個矛盾人格的人常常會陷入一種精神困境中:身體處於這個場景中,精神卻處於另外一個場景中。在場而離場,就造成了一個人無比矛盾痛苦困惑的存在現實。      李白可謂此種離場效應的心理典型,寶劍功業建不成,

原创 日新錄(7月7日    陰)

      有人勸我別這麼消極,看開一點。於是我讀了一點佛的東西,暫且瞭解到,放下其實是在一念間。      我們來凡世走一遭,反正歸於塵土,沒必要沉浸人間的奇異新鮮。但我選擇不。因爲選擇不的感覺很好,得到了還想再要,舊的目標完成還有新的。

原创 日新錄(7月1日    陰)

      百年恰是風華正茂!今天,我們向黨致以青春的禮讚!      一百年前,一羣新青年高舉馬克思主義思想火炬,在風雨如晦的中國苦苦探尋民族復興的前途。      一百年來,一代代中國青年把青春奮鬥融入黨和人民事業,成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