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感謝2020!

對於一個靠外語謀生的人來說,感恩節是我無數次西方文化的話題。但是,我的話題是:以驅逐、殺戮爲背景的歐洲白人氣勢洶洶、傲然地挺近了北美大陸,在印第安人只能在保留地棲息時,在選舉大戲上演了幾個月終於要謝幕的時候,依然沒有聽到北美大陸原住民的任何

原创 婚前我不知道

—讀《但願婚前我知道》說起婚姻,馬伊琍那句“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自然湧上心頭,雖然婚姻中的兩人已經一別兩寬,各生歡喜。作爲婚姻中人,初次接觸《但願婚前我知道(12件預備婚姻的大事)》是在壹心理的聽書活動中聽到的,覺得讀到這本書有點太晚。只

原创 停止與“應該”“不應該”對抗

——《一念之轉》的啓示聽心理學導師黃啓團老師領讀身心靈導師拜倫· 凱蒂的《一念之轉》,有較大的啓示,去讀了原文。書的中文標題全稱是《一念之轉:四句話改變你的人生》,副標題似乎吸引力更大。再去看它的英文標題是“Loving What Is”(

原创 我在快樂的第幾個境界?

——讀《改變,從心開始》另類醫學專家羅伊·馬丁納博士在其《改變,從心開始》的書中給快樂列了三個境界:第一境界:競爭式的快樂。第二境界:條件式的快樂。第三境界:無條件的快樂。從個人成長規律來說,人們會經歷“競爭式的快樂”,“條件式的快樂”,再

原创 往後餘生,做一個生活中人

在極度繁忙之後人們大多會選擇極度放鬆來平衡自己。熬了兩個通宵完成一個文案,交稿之後,矇頭睡個昏天黑地;苦撐一個多星期,手邊急事終於告一段落,盯屏幕,玩遊戲,一個上午在不知不覺中過去……生活常常這樣循環往復,也可能永遠這樣週而復始。某一天,勞

原创 調整情緒 善用ABC

今天一天的心理課程中,老師的焦點在情緒:情緒宣泄,情緒調節,表達情緒,不良情緒,負面情緒,情緒釋放,情緒管理……其實,如果管理好自己的情緒,我們就不會產生較多的負面情緒,也就不用花費時間和精力去調節情緒。管理情緒,就從源頭開始,善用ABC理

原创 孩子的專注力是怎麼跑掉的

孩子的專注力是很多家長的心病,因爲涉及孩子未來的發展,而專注力又不容易被找到。其實,孩子天生都具有專注力,但爲什麼上學之後很多孩子專注力缺乏?原來,孩子的專注力是被父母、長輩無意識趕走了。一、玩具多家裏孩子少,沒有玩伴,這個好說,因爲超市裏

原创 我就是臉譜

看川劇變臉的時候,驚歎藝術家的身手,非常好奇那一張張的臉譜是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換掉的。今天聽一個講座,講課老師說:作爲一個人,我們每天都會如演員一樣,戴着適應不同場景的臉譜。忽然有點失落和迷茫:昨天還在說要愛自己,做自己!靜下心來,卻沒有細

原创 525,我愛我嗎?

現代社會,我們玩數字,日曆上的數字被我們各式花樣玩,但總有一些玩會帶來莫名的觸動。比如,5月20日那天,微信上有一個不小的紅包:520元!回覆一束電子鮮花,小財迷的我迫不及待地收了:可以買一條裙子哦。5月25日又來了。等等,這是什麼日子?“

原创 我陪孩子了嗎?

今天聽李玫瑾教授的心理學講座,說到一句話“如果你沒有時間陪孩子,就不要生孩子!”非常冷冰冰的一句話!聽她分析犯罪案例,不得不承認:所言極是!今年兩會上,有一個委員的建議衝上熱搜:父母持“合格父母證”上崗。建議來自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市南開區政

原创 一年同行,有“性”相伴

——參加濟源市性教育讀書會的一年 不想僅僅是“天增歲月人增壽”,在蹉跎中白了中年頭。2019年,我想在春風夏雨、秋實冬藏中看見自己成長的腳步,有幸結識了濟源市賦權型性教育讀書會。組建讀書會的欣欣,看上去是一個柔弱的女性,但是在柔弱的外表之下

原创 工作、職業或事業

——《真實的幸福》讀後節假日的時候,在休閒廣場總能夠見到一位男阿姨,他用各種提線木偶給小朋友免費表演木偶劇。他講故事生動有趣。最讓人感動的是他表演時的那份投入。這是他的工作?可是他分明的沒有收取任何費用。這是他的職業?可是,除了表演時的投入

原创 和孩子談談性器官和性相關的概念

昨天下午和性教育讀書會的成員共同觀看了印度性啓蒙教育片《父與子的性教尬聊》,晚上讀了《中學性教育教案庫》中“月經,我的好朋友”,結合《和孩子談談性——2-12歲性教育讀本》,小有感受。01.我們污名化了性器官和生理現象教育片中,父親很機智地

原创 學會與自己爭辯

不管是西方傳統還是中國傳統,2018年都義無反顧地與我們揮手作別了。過去的2018年,我們可能留有遺憾,那遺憾,也許是因爲別人,也許是因爲外部條件,也許是因爲我們給自己定了太多、太高的目標。加拿大文學大師Robertson Davies曾說

原创 父母的解釋風格決定了孩子的未來——讀《教出樂觀的孩子》

讀《教出樂觀的孩子》時看到的一組數據震驚了我:美國的一項研究報告表明,13歲的青少年中,幾乎有三分之一的人有抑鬱症狀,抑鬱症的趨勢仍在加速,而且首次發病者的年齡越來越小。近幾年關於抑鬱症患者自殺的報道也讓我深思:爲什麼越來越多的孩子不夠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