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看見三個月亮

這天,我看見了三個月亮,千真萬確。是在紅花湖大壩的上空,5月15號的初夜七點多的時候。近來,我總想着去看夕陽。我喜歡坐在夕陽裏,沐浴一身的斜輝。坐看夕陽的地方,莫過於紅花湖桃梅園了。我緊趕慢趕,到達桃梅園時,夕陽眼看就要沉下去了。遠遠的,隔

原创 寫作的幸福感

下了班,衝了涼,躺到牀上,算是一天最舒服的時候。雖寄於一隅,也可暫獲一時苟且自在。人靜下來時,總會要想點什麼。這樣的一日日的重複,一日日的逝去,從去年冬轉眼又到一年的五月。想一想,便感到這樣的生活並沒有多大的意義。不過是過去的重複,所謂的目

原创 豐渚園的荷花開了

立夏剛過,豐渚園的荷花陸續地開了。豐渚園位於西湖景區內,處在平湖的西北角,靠近下角南路。是一座具有嶺南建築特色的雅緻林園。我最喜歡豐渚園的有這樣三處。從園內正門進去的有兩棵菩提樹的院落,其二是鳥島。而每次去時我都會在一處廊下,或觀望或閒坐的

原创 《掃黑.決戰》觀後2

在炎熱的午後走進影院看一場電影,是一件幸福的事。比起之前看的《除暴》,《掃黑》更爲貼近現實。不論是《除暴》還是《掃黑》,犯罪的指向都離不開金錢。有了錢,可以買房買車,可以揮霍縱慾,可以出國逍遙,可以…只有你想不到。一個人原本是清廉的,自有正

原创 作家徐若文3

又是一年的四月,徐若文一邊慢慢地騎着單車,一邊看眼前飄飛的白絮。路邊的草地上到處都是。是木棉花,準確的說,是木棉花的種子。每一朵白絮裏都有一粒黑色的種子,像是躺在媽媽懷裏的嬰兒。每一朵每一粒,都有它不可確定的歸宿。很快,徐若文來到一片錯落的

原创 山門無歲月

這是在聽《大悲咒》時,腦子裏產生的一個場景。像做夢,不過是在清醒之中。大悲咒是特殊的音樂,是智慧的凝結。雖然聽不懂,卻不妨礙喜歡去聽。聽它能讓你安靜,到達另一個境地。在一座山中,有一寺廟。山不一定有多大,但山峯連綿。環抱深處,有一片相對開闊

原创 五月的秋褲

五月初,立夏剛過,惠城近兩天氣溫高達34度,中午時分,嬌陽烈烈,以爲暑天。說起來或許你不信,即使在這樣的天氣裏,我仍穿着秋褲。入秋還是去年時,秋褲一直穿到今。若是在北方,比如拉薩,五月穿秋褲正常不過。然而,這是在南方沿海的惠城,早三月間就有

原创 八十九歲

五月初,陰天,上午九點的樣子。我無聊的站在值班室外。從小區裏走出來一位老人。在大門前停住他的閒步,站在那裏喫東西。左手拿着還剩三分之一的一個“水果”,肉色發黃,我以爲是什麼瓜類。他喫得並不快,咬一口,嚼一會,發出咀嚼的聲音。可以預計從他家裏

原创 第三次讀同學文章

中年纔開始寫作有什麼意義?並且抱着成名成功的願望是不是天真可笑?“老死”於簡村是進步還是困守?第三次讀到同學的文章,一時又讓我疑惑不斷。上兩次讀到同學文章,還是一九年的事。一年半的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再次讀到同學文章後的感受與前兩次雷同,並沒

原创 四月,收到萬小遙老師的大作

四月下旬收到萬小遙老師的小說《賽金花詩傳》,到今天過去有一個禮拜了,我有許多話想說,可一時感到像是渡一個關口,擁擠而凌亂。實際上,最想說的最主要的只是一句話:感謝萬小遙老師免費寄書給我!我很慚愧!是的,我感到受之有愧。我的心情和在三月收到林

原创 作家徐若文2

“想來頗有趣,兩次投稿,均非我本人爲之,一次是我的語文教師車老師,一次是文友徐劍銘,真可謂是良師益友。”《白鹿原》的作者陳忠實在回憶他是如何走上文學之路的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先後發表了一些作品,從而有機會踏進作家協會的大門,後來柳青改過他的

原创 感謝“諸暨 ”

昨晚(5月1日)CBA20/21賽季總決賽第三場(也是最後一場)結束,最終,廣東隊110:103戰勝遼寧,衛冕成功。三連冠,隊史十一冠。剛好19:30分下班開始看直播,澡也沒顧得去洗,一直看到比賽結束冠軍產生,到頒獎典禮。看得我連連叫好,感

原创 CBA20/21賽季總決賽廣東對遼寧第一場

祝賀廣東隊取得總決賽第一場勝利!剛剛結束的總決賽第一場比賽,廣東隊以5分優勢戰勝遼寧。比分88:83。整場比賽,遼寧隊都是在追着打。廣東隊總在領先5分左右,最多領先11分。比賽角逐到最後一分鐘。在最後還剩的28.6秒,郭艾倫遠投3分。廣東隊

原创 CBA20/21賽季總決賽廣東對遼寧第二場

CBA20/21賽季總決賽廣東對遼寧第二場,4月29日19:30舉行。對於廣東隊,拿到賽點。只要再贏這一場,將2:0淘汰遼寧,就獲得冠軍。對於遼寧,是生死戰。再輸一場就無緣冠軍。從第三節開始,比賽越來越激烈。第四節末段白熱化,加時賽不可謂不

原创 造訪值班室的小動物們

貌似沒什麼意義。我剛蹲在那裏看牆角線邊上爬來爬去的螞蟻的時候,好似有聲音對我說,“你可以記寫它們的呀”。再有就是,我發現自己對這些小動物的態度改變了。所以,不妨記寫,姑且作一點生活的印跡。造訪值班室的小動物有那些呢?首先當然是蚊子啦。尤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