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落沙 第五十五章 不靠譜

  徐姐帶着彌格來到三樓,將信件交給公會里的執事後離開。  執事大概看了下信件,隨即對身後的一名黑髮少女道:  “月月,你叫人去把會長助手的房間打掃一下,然後帶他領一套衣服和日用品順便熟悉一下週圍的環境。”  “好的。”黑髮少女輕聲應下,領

原创 落沙 第五十九章 水落石出

  事實上彌格和副會長之間哪有那麼多戲劇性的情節,彌格僅僅用三言兩語便抹殺了他們的好奇心。  隨着副會長回到公會,彌格自然期待起會長的歸來,作爲對方的助理他在接下來悠閒的時光裏默默地等待着對方的出現。  巧合是一種極爲特殊的際遇,它應承着萬

原创 落沙 第五十七章 話癆(下)

  對於彌格來說和冒險者的交流是很愉悅的一個過程,哪怕期間他吐出的字還沒有對方的兩句話多,但他覺得這正代表着自己逐漸被對方所認可,這是個很好的開端。  與冒險者分別後彌格回到會長助理的房間,點亮牆邊的燭火,他仔細鋪好被褥然後把爲數不多的行李

原创 落沙 第五十八章 副會長的本領

  披着黑色斗篷的少女徑直走向酒水櫃臺,一頭淺藍色的長髮隨步伐輕輕飄動,她拿出嘴裏叼着的糖果和櫃檯後的男子說道:“來一杯橙汁。”她的嗓音帶着些富有磁性的沙啞。  “好嘞。”櫃檯後的男子轉身去取杯具。  這時候少女往大堂掃了一眼,問:“會長還

原创 落沙 第六十章 大將軍

  彌格和蕭依依喫過午餐便奔着郡城的碧雲學院去了,前些天碧雲學院的管理邀請蕭依依過去給學生們授課,由於蕭依依本人並不在便被執事記錄了下來,留待她歸來後再安排進日程。  兩個人還未接近那所學院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座高聳入雲的雕像,彌格一邊張望一邊

原创 落沙 第六十一章 再來一碗(上)

  黃昏時刻,蕭依依和彌格在院長等人的目送下離開了碧雲學院。  寬敞的街道上沒有一縷人煙,只餘三兩落葉在秋風中微微浮動傳出沙沙的聲響,蕭依依走着走着突然吐出了一句“好累”。  彌格扭過頭看到她潔白的俏臉上此時掛了幾分疲倦,心中不由想起曾經在

原创 落沙 第五十三章 新的旅程

  時至黃昏,彌格端着米從帳篷中走出來準備做飯,蕭依依突然擋在他的身前質問道:“你要幹什麼?”  彌格回道:“做飯啊,我們要喫東西的。”  蕭依依瞥了眼他手臂上的傷口,斥道:“我給你包紮傷口就是讓你這樣動來動去的嗎,一邊待着去。”她奪過米盆

原创 落沙 第五十六章 話癆(上)

  碧雲公會一共有六個樓層,其中每層樓的佈局和功用完全不同,少女告訴彌格日常用餐的地方是在一樓,每日三餐包括夜宵都是免費提供,當然這點僅限於碧雲公會里的會員們。  至於酒水有專人看管,如果需要可以通過抵扣工薪的方式來換取酒水,而沒有工薪的冒

原创 落沙 第五十四章 初來乍到

  彌格和魏斌兩個人坐着在縣城租下的馬車趕到了宏昌郡,下車之後便在縣城裏找了間客棧暫且住下。  由於彌格接下來還要經過幾千里的長途跋涉才能到洛陽,所以魏斌特意叫來自家的車伕負責全程護送,這樣他也比較放心。  等再三囑咐好車伕後魏斌交給了彌格

原创 落沙 第四十六章 分歧

  蕭依依坐下來接過他遞來的竹筒飯,腦袋裏突然想到前幾日他曾提過的那個女孩,將之前後串聯在一起頓時恍然,道:“你且不要難過,這件事我不再提了。”  彌格坐在那裏悶頭喫飯腦海中不自覺追溯到了過往的記憶,從他和邱蓉的意外結識到目睹對方爲了喜愛之

原创 落沙 第四十七章 狼心

  自蕭依依離開後彌格便迴歸了一個人的生活,這種突然出現的落差讓他感覺到有些孤單,但他又覺得這纔是正常的生活方式,畢竟之前的八年裏自己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無論如何他都要強迫自己去適應。  蕭依依在縣城買的東西並沒有帶走,其中那些食材可以夠他

原创 落沙 第四十八章 暗湧(上)

  強烈的刺痛感讓彌格忍不住痛叫出聲,他顧不得許多隻能拼命地繼續往前方跑。  一隻腳突然踹過來將他踹倒在地面,他趕緊向旁邊打了個滾躲過隨之而來的一劍,這時他終於看清了偷襲者的臉,那正是不久前前來問路的四人之一。  他喘着粗氣喫驚地問道:“你

原创 落沙 第五十章 暗湧(下)

  魏斌伸手環住雲嵐纖細的腰支意圖藉此安撫她的情緒,對方則默契地將頭靠在了他的肩上。  兩個人透過竹林看向遠方,雖不說話但氛圍顯得和諧而美好。  雲嵐癡癡地說道:“如果這一刻便是永久,那該有多好......”  魏斌心有慼慼地道:“這又何嘗

原创 落沙 第五十一章 潮起

  “我討厭你,魏斌......”雲嵐哭泣着蹲下身緊緊捂住了自己的臉。  魏斌嘆了口氣,猶豫片刻走過去出言安慰,直到此時他依舊看不得對方露出可憐的模樣,畢竟是自己愛了這麼多年的女人,哪能說恨就恨說放下就放下。  但他想不到就在他鬆懈的一瞬間

原创 落沙 第四十五章 暴雨(下)

  彌格以爲她還在爲縣城的事生氣便沒敢再說話,把果子放下後坐到一邊。      不久後他聽到蕭依依開口問:“果子摘回來你怎麼不喫?”  他扭過頭見對方沒有看他,臉上十分淡漠,回道:“我是喫過纔回來的。”  沒想到緊接着就招來了對方的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