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60章)你若安好

時間靜止在下午三點十四分,華正手術成功後的平安甦醒消息,給歐陽靜兒帶來了無窮的快樂與力量。她甚至都想在會議現場,當場和所有同事分享這個快樂的消息,內心的喜悅,無以言表,坐在那傻傻地抿嘴笑。知道華正剛剛適應從手術麻醉中清醒過來。她不敢讓他多寫

原创 有點兒小期待我的女羣了

寫下這一行題目,自己盤着腿坐在牀上抿着嘴笑呢!這就是最真實的我,想到什麼事兒,碰到什麼事兒,立即執行就去做了。  想想在一個小時之前,我幹了點兒什麼?我要是不說出來,那肯定沒人知道。無意中看到了靜靜火雅唱的那一首歌《朋友像杯酒》,果斷關注,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9章)靜兒參會

時間的指針已經指向十點二十分。太陽的火辣又把水氣升騰起來,空氣中開始瀰漫着強烈的悶熱,汗水已經把歐陽靜兒溼透。不知不覺一上午的時光竟然在歐陽靜兒的晃盪中溜過去了。想想這會兒華正手術應該已經成功結束,歐陽靜兒才感覺到自己身心的疲憊。曾經傷過的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8章)華正手術

華正的手術還是在等待中來臨了。華正將在住院的第三天被安排在第一臺手術,也就是明天早晨由教授親自爲他主刀,好在華正其他的身體指標都比較正常,除了血壓略高一些,但是也可以控制在正常的範圍內。只是有一件事情,歐陽靜兒沒有告訴華正,她可能無法陪伴他

原创 《從容小主寫長篇小說》誰能幫我做個封面?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在簡書發表的第一部作品《靜靜的天空》,按照正常的發佈順序,一週左右時間就可以結束了。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在這裏發表一些作品,那麼我就會考慮下一部作品發表哪一本兒了。在手的作品二十七八部,發表哪一部都沒有問題,如果在這裏繼續發佈

原创 作品介紹太多,簡介也會被判違規

也許是天意,也許是巧合,今天正在修改《從容小主寫長篇小說》,心裏想着,這部作品雖然還沒有在外平臺發表,要不就在這裏先給朋友們閱讀吧!畢竟關心這部作品的人,都是這裏的老朋友。今天事情不少,但並不影響作品的修改。利甲碎片化的時間已經習慣了,順手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7章)華正住院

第二天早晨,天剛矇矇亮。華正和歐陽靜兒就已經悄悄起牀。當車行駛在林蔭路上的時候,清涼的風佛在臉上,歐陽靜兒打了一個寒戰,竟然還有一絲寒冷。本來華正想開車,但拗不過歐陽靜兒那狠狠的小眼神,無奈的華正只好退坐在副駕駛位上。她不得不佩服歐陽靜兒的

原创 文字,敢寫出來就好

窗外陽光正好,罕見藍天中白雲飄蕩。眼睛越過樓頂,把心繫在白雲上隨風飄蕩而去。耳邊,馬路上的雜音入耳,卻有犬吠夾雜在其間。思緒,轉換就在瞬間。不知什麼,在什麼時候佔據主體。上午在小說的世界裏玩耍,中間時不時地被電話驚擾,不得不斷的情況下,又會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6章)爺倆賽歌

對於華正發起的挑戰,小傢伙艾華毫無懼色。這一點遠比華正和歐陽靜兒小的時候要強得多,那時候的孩子們一方面是沒有這方面的才能,一方面兒也羞澀得多。而艾華和王浩這一代孩子接觸的網絡世界、學校教育也與從前大不同。兩個孩子交頭接耳完全不用大人提醒,自

原创 寫作人生,能有多少60萬?

想發的感慨昨天就應該完成,可是昨天還是成功錯過了。說這樣的話肯定是有原因的,在手的小說 《息熊碎影》已經超過400章,昨天看一眼的時候,竟然已經六十幾萬字了。心中有美事兒嗎?想美就美唄,不想美就不美了。寫作第三年,超過60萬字的小說一共有四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5章)華正父母

華正生病的事情,讓歐陽靜兒一直無法開心起來。但老媽和老爺子已經來了,只有安頓好他們纔可能進行下一步安排。華正與歐陽靜兒商量,晚上正常聚餐,再陪老媽和老爺子玩一兩天,然後再去做手術。華正決定手術的事暫時不告訴自己的雙方父母,以免他們無端跟着着

原创 寫作,就是上了賊船

端午節假期,還是悄悄走遠了。明天一切將回歸正常,可是今日,卻已經無法觸摸,就像一篇日記一樣,打開潔白的草稿紙,落筆之後,就已經有了痕跡。一場夏雨過後,空氣突然間涼爽起來。溼熱中的涼爽,總帶着黏糊糊的感覺。走出家門,不再像過去一樣尋找靈感,因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4章)華正病了

歐陽靜兒這個傻丫頭,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傻大膽。可是自從知道華正身體出問題之後,她一直就處在惴惴不安當中。內心此刻被恐懼籠罩着,總是不自覺地想東想西。其實知道華正病情日漸加重還沒有超過半天。她就已經把最壞的結果都已經在腦海中盤旋過了一遍。這就是

原创 我的寫作不存檔了

到了睡覺的時間,卻沒有躺下入睡。這已經屬於正常的現象,那就繼續不正常寫一下吧!今天在現實生活中的事情很多,早晨兩眼一睜,就去寫東西了。下午休息一會兒,又去工作了。喫過晚飯,也沒閒着,順手談了點兒事兒。孩子晚上回來,知道要加餐,乾脆擰了幾個餃

原创 靜靜的天空(第53章)姥姥駕到

歐陽靜兒感覺,剛纔還在樺林裏和老媽看着翱翔的雄鷹,彷彿一轉眼的時間,雪兒度假村就已經撞入眼裏。看看時間,沒想到竟然在樺林裏流連忘返大概四十分鐘。不禁有些感慨,時間過得太快了。“艾華,艾華,快點兒出來。看看誰來了?”華正的車剛停穩,歐陽靜兒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