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今年教九10班50:網絡頒獎

結課考試成績一直沒見到,卻收到了教導處人員發來的學生獎狀。因爲疫情原因,學生早已離校,頒獎過程也只能採用網絡形式。這次考試結果,與期中考試結果相比,大同小異,尤其是前十五名獲得獎狀的學生,除了一兩名同學有上有下,一出一進。這個結果對於全班來

原创 終於買到白菜了

上了樓, 室內很熱,冬天儲藏大白菜的風俗也中斷了。天天跑超市買菜,基本上夠三兩天喫的,多買了也不具備儲藏條件,白白放爛。可是這幾天疫情緊張,大白菜的行情也見漲,這不,去了三天超市,都缺貨。昨天在簡書文章裏吐槽白菜缺貨,還真有有心人給我接濟着

原创 緊張兮兮

大風起兮北方寒,風蕭蕭兮疫情嚴,學生一放假兮不復還。準備過年!吟罷這一首古風,燕趙悲歌慷慨之地,再次舉國關注。這次河北疫情,來勢洶洶,但並不是失去控制。相信過不了幾天,局勢就將明朗起來。期待着京畿重地再次復甦,恢復它應有的活力。寒冷的冬晨,

原创 今年教九10班49:寒假作業

這已經是很多年的傳統了,每年的寒暑假的語文作業都是我起草負責佈置,不是說我有多麼能,只是我會比較全面地兼顧寫與讀兩個方面的平衡,能夠佈置出比較合理的作業。當然至於說學生們能夠完成什麼程度那就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隨着年齡的增長,教過的學生屆數

原创 今年教九10班48:結課考試

本來應該正在緊張趕課,結果卻突然進行結課考試。又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逐漸正常的生活節奏,於是就好像去年寒假的翻版再來一遍,只是今年這次雖然病例數增強有點超乎預期,但是畢竟有了去年的經驗教訓,人們並不恐慌,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進行着。昨天做

原创 扯幾句淡

久別重逢的人,還得從客套升溫這些最基本的信任做起,艱難地對撞話題,找尋共情點。根本就不相信,那種離別多年,見面依然能夠談笑風生,無話不談,這純屬扯淡。每一個曾經親密無間的好友就是這樣陌生遠離的,距離產生不了美,而是隔膜。時間不是什麼良藥,治

原创 今年教九10班47:單元整合

實行單元整合教學,實屬迫不得已。本來還有三週多時間,九年級下冊還有三個單元。從時間上來說綽綽有餘,根本不用這麼趕。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今天一早,河北的確診病歷由個位數一躍而爲十幾個,後邊還有30個無症狀感染者,這大概率會變成明天的確診者。形

原创 2020大盤點(下)

43、8月10日,遊河間束城鮑叔牙墓,作謁河間束城齊大夫鮑叔牙墓一首棗棘遍冢上,草木遮丘旁。磨盤殘數尺,墓地何其荒!昔時薦良相,可料首霸王?高義甘居後,榮辱進退藏。管鮑成典故,歷代有人揚。後裔多大夫,在莒不能忘。束城無勝蹟,鮑子猶在望。春秋

原创 2020大盤點(上)

1、1月1日,帶領九8班升旗儀式,手語表演《不要認爲自己沒有用》,開啓2020年。2、 1月29日作《十六字令武漢防疫三首贊三山》十六字令•武漢防疫三首贊三山山,惡冠江城莫等閒。驅瘟疫,遽建火神山。山,南下獨行敢進言。初心淚,國士贊南山。山

原创 今年教九10班46:紅包寄語

2020年元旦升旗發紅包送寄語拍抖音,好像就是昨天發生的事兒。可是那個幸福的九8班已經遠走了。這不,又在着手準備九10班的紅包和寄語呢,對了,還有升旗的手語表演也在緊張排練中。一切好像是去年的翻版,但又感覺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今年這個班,不再

原创 迎接跨年

經過了很多天的精心準備,明天下午的跨年課件終於今晚完工。期待着明天有一個很好的表現。其實我倒是不緊張,就怕到時候時間緊張,不能從容的完成任務。所有的成功者都是一套說辭,今後這個課件將成爲每年跨年的基礎課件,再不斷添加新內容。這是一個老教師的

原创 【中呂】山坡羊•沙丘平臺懷古(兩首)

山坡羊•沙丘平臺懷古(其一)嘆趙武靈王沙丘不在,漳河遺害,三千餘載風吹稗。上平臺,嘆哀哉,折騰溺愛荒唐債,禍禍果真投錯胎!死,鼠鵲哀。該,數罪在。山坡羊•沙丘平臺懷古(其二)嘆秦始皇沙丘不在,漳河遺害,三千餘載風吹稗。上平臺,嘆哀哉,嗚呼大

原创 今年教九10班45:選舉遊戲

年終歲尾,又到了一年一度班上選舉優秀的活動。經過了多年的實踐,對於這個活動的認識越來越清楚,越來越完善,操作模式化,過程很嫺熟,結果很快出爐,跟之前預想的結果比較一致,選舉活動圓滿成功。其實,老師應該放鬆心態,別把這事兒看得那麼重,也應該教

原创 沙丘平臺遺址三首

一  罵紂王紂王築臺蓄禽獸,酒池肉林在此丘。暴虐荒淫從玆始,警醒後人罵商紂。二    嘲趙武靈王趙武靈王太天真,雄才大略少根筋。餓死事小國失序,沙丘宮裏鼠雀驚。三  嘆秦始皇天下一統又如何?誰人能逃死與過。世事無常難扭轉,沙丘從來故事多

原创 大馮營漢墓(傳李左車墓)

今天走訪一個省級文保單位,傳說是漢初名人李左車墓。百度一下,發現全國各地的李左車墓共有五六處,未知今天這個深州大馮營漢墓,是不是李左車墓的真身?因爲是漢初名人,司馬遷史記里語焉不詳,至於真正的李左車墓究竟在哪,還有待考古發現。暫且就認爲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