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點一滴的愛

我享受着小輝給予的一點一滴的愛,那是完全的、純真的愛,不帶情慾,也不求回報。而我的愛已經可恥地帶上了情慾,我想和他相擁而眠,或者只是簡單的擁抱,把臉埋在他的脖子裏。如果他知道我居然會有這種想法一定很喫驚吧,所以我只能裝作自己完全沒有那個意思

原创 他裝作很高興的樣子

上週四去理髮店,在門口看到小輝在與另一個人閒聊。我叫他的時候,他擡起臉轉向我,臉上帶着笑容。可是給我洗頭的時候他就不笑了。我見他額頭長出的痘痘,問他是不是又晚睡,他承認了,說心情不好,睡不着。我問他有什麼心事,他也不肯說,只說是他的祕密。後

原创 小區裏的“驚悚片”

樓下的人家養了一隻小鼠,夏天的時候放在過道里,經過時能聽見籠子裏發出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前些天氣溫驟降,下樓時看到那隻籠子被扔在門口,小鼠蜷縮在裏面,我踢了兩下籠子,它都一動不動,我知道它死了。隔天下樓它還在那裏,日復一日,它都在老位置,那家

原创 我恨他

我恨他一言不發,在我打完一連串的字後。似乎不屑與我交談,但我知道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恨他的無知,無知就像一條天塹,橫亙在我們之間。因爲無知,所以愈發不想知道我究竟在說什麼,不然的話多少會有種不服輸的心理,非要弄個明白我到底想

原创 《初遇王小妮》後續

昨天把《初遇王小妮》貼到頭條上,居然不一會兒閱讀量就過千,短短半天就幫我圈了200個粉絲。明天和王小妮約了去浦東香格里拉酒店喫自助餐,我們已經有七八年沒見面了。《初遇王小妮》僅寫到她的第一段婚姻,沒再往下寫,因爲自此之後她的人生就像我的一樣

原创 原來這段感情很平庸

這兩天回憶起我和小藝的感情,覺得不值一提,時而感覺那麼明顯的事情我居然沒看出來。原先一直以爲他有多愛我,但現在回想起來至始至終他對我只是一般的好感,撩撩我罷了,說幾句動聽的話,喜歡也確實是喜歡的,但這種喜歡並沒有我想象得那麼強烈。他可以放下

原创 接受他的本來面貌

今天去咖雨詩起初又沒見到小暉,理髮師親自爲我抹東西,隔了一會兒他來了,騎着車,原來是去老闆家裏拿飯,整個店的飯菜據說都是老闆家人做的。他看到我就馬上主動過來幫我抹,用冰涼的手捏我的頭皮,問我冷不冷。然後帶我去洗頭,問我住哪裏,孩子現在在什麼

原创 我喜歡他

今天去參加咖雨詩舉辦的活動,路途收到小暉的短信問我是不是出發了,說假如還沒出發可以去他們店裏一起過去。我說已經坐在地鐵上了,還有半個小時可以到。到了酒店莊園,沒找到活動的大廳,於是就和寶在莊園裏轉悠,轉到一半又收到小暉的短信說他到了,問我在

原创 事上修

對佛法的感悟屬於點點滴滴的累積,比如“當下”,我可以短暫地忘卻一切煩惱,只活在當下。上次看東華禪寺的微博,那和尚聲稱有一天他突然感悟到活在當下的感覺,此後就再沒忘記。但我不行,我只是短暫地體悟,然後煩心事一多又找不到感覺了。有些煩惱就像一個

原创 昨晚11:03分

昨晚沒睡好,今天頭疼。早上發現昨天半夜11:03分小暉給我發了條短信,但我那時雖然沒睡着也不想看手機,所以沒收到。我在想我喜歡的小暉和現實中的也許不是同一人,所以也不必巴巴的老趕着去會他,見不見都一樣,他只是個孩子,我不可能真的喜歡上一個孩

原创 鏈家的那隻小“耗子”

最近突然銷聲匿跡了,在微信上問他幹啥去了他也不回我。我想也許他也就不會再回我信息了,生命中的許多人就是這樣,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了。我現在對於出現、消失已經習以爲常,早在出現時就想好了會隨時消失。我可以接受任何人、在任何一個時間點就此從我的生命

原创 網上的老東西

網紅阿姨千江月惹了一個老頭,老頭“嫉惡如仇”,不放過一切機會嘲笑她是老太婆。我有次幫老千說了幾句話,結果那老頭就私信我,把我罵得很不堪,言語污穢,不堪入目,我就舉報他了。之後據他說我把他拉黑了,也許是舉報的附帶功能。但最近又放出來了,看到我

原创 別把某些女人的話太當回事

前一陣子與我合作的一個翻譯向我倒苦水,婚姻瀕臨破裂,男人靠不住,以後還得全靠自己,於是催促我一定要多給她稿件,這可是她的活命錢。我給了,但隱隱約約,也不知道是直覺還是以往與她交往留下的印象,覺得這事兒懸。果不其然,她又開始遲交,說家裏有各種

原创 付錢的是爺

今天下午外出沒接到一個客戶的電話,她又氣炸了,以爲是我存心不接,後來給她回過去了,她的氣就消了。但這樣的破事時有發生,因爲合作的都是大公司,他們的工作作風就是這樣。早上某人的稿子讓客戶投訴,說花了那麼多錢就翻出這種質量?我心想,這種質量還不

原创 討厭城市男女

討厭城市的男女。昨天走在路上聽到一夥人在我身後說笑,普通話裏夾雜着滬語,其中一個是女的,另外幾個都是男的,我的心裏馬上就升起一種厭惡的感覺。說不清爲什麼,可能是我對這地方的人太瞭解了,小時候幾乎是同化的,不認識這座城市以外的人,所以也就想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