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最近太倒黴了(下)

裝修的糟心事還沒完全解決,學期還沒結束,我的身體卻又出了問題,不得不住院治療。可能是因爲長期壓力大,心情不好,我的月經已經好幾個月沒來過了。這學期身體的各種毛病不斷,我幾乎就沒斷過藥。之前因爲要治療其他病,也知道壓力大也會影響經期,所以我就

原创 我最近太倒黴了(上)

我最近太倒黴了。爲了門掉漆的事跟賣門的奸商交涉許久,我氣得不得了。到現在問題也沒完全解決。而且我後來看到門的主體部分顏色不均勻,還沒有人家補過漆的地方顏色均勻,就詢問補漆師傅原因。補漆師傅說那是因爲那些地方之前補過漆,沒補均勻——大面積顏色

原创 百感交集(三)

原本我不想寫論文參賽的。我認爲本校高手如雲,上次有不少老師參加電子書包的培訓,參加學校公開課比賽的同事也都用了電子書包,尤其是那幾個很厲害的年輕的研究生,我想他們應該會參加比賽。加上還有其他學校的老師參賽,我覺得自己肯定不是人家的對手。事實

原创 百感交集(二)

生了病,身體上的痛楚自然是別人無法替代的。因爲生病住院,要跟學校請假,而現在正是期末需要監考和評卷的時候——雖然有機動監考老師,評卷也是全市統改,但這畢竟還是會影響到工作,自然容易召開怨言和非議。尤其是我這學期的運氣太差,剛到新單位,開學

原创 百感交集(一)

最近太忙,否則已經更了多篇文——畢竟可寫的事太多了,比如怎樣教育問題學生,與學生和同事相處的心得,課堂上和生活中發生的事情等等。有時我都已經準備了要配圖的照片,但是因爲時間問題或者其他原因,最終卻連隻言片語都沒在簡書留下,甚至有時幾天都沒登

原创 “熊孩子”的故事(二十六)

國慶過後,我休完病假回去上班。新學校管理很嚴格,工作很多,我的壓力很大,加上裝修的各種事情,我每天都忙得焦頭爛額,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管我家的熊孩子。雖然公公也知道孩子要從小教育,他也沒少管,但一是因爲方法問題,二是老人還是很心疼孩子——有時

原创 “熊孩子”的故事(25)

                  一  百花盛開週二晚上,我下了晚自習查完宿舍回到家,已經快深夜11點了。熊孩子還沒睡覺,也沒穿自己的睡袋,而是衣着單薄地跟老公睡在同一個被窩裏。兩人對着手機在下象棋,還不時打打鬧鬧,嘻嘻哈哈!我要求熊孩子

原创 告別2020,迎來2021——願新年,勝舊年

昨天是2020年的最後一天,舒心姐姐和雲飄碧天姐姐提前給我發來新年祝福。舒心姐姐說看我沒有更文,只好來微信找我了。是的,我最近的確很少更文,連點贊都越來越少。這個學期我換了工作單位,壓力陡然大增,工作量多了很多,也隨之忙碌很多,加之這學期我

原创 今天放鬆一下

這些天,我一邊忙着參加講課比賽,一邊忙於家裏的裝修,真是忙得焦頭爛額。比賽剛結束,又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做,加上級裏安排的加班,於是加班成了常事。裝修進入尾聲還沒入住,我又發現門有嚴重的掉漆問題,且門安裝時就存在的其他問題老闆承諾給解決的,事實

原创 與無良奸商作鬥爭!

這幾天,我一直在跟唯利是圖的黑心奸商作鬥爭。但我不是個理智的聰明人,每天我都被這不斷推卸責任、顛倒是非、還對我進行人身攻擊的奸商氣得不得了!昨天一天我除了上課,基本上都在跟這奸商交涉。後來脣槍舌戰演變成微信罵戰,氣得我嗓子疼!到了飯點,我氣

原创 請教各位:這該怎樣處理?

我忙碌了半年多,家裏的裝修總算結束了。可是週末我去新房子打掃衛生時卻發現了一些問題:1.這花大價錢買的所謂的品牌門還沒入住,門框卻已嚴重掉漆。我聯繫商家,商家最喜歡拖拖拉拉。前兩週商家答應我讓師傅上門幫我調整門縫——國家規定門縫在0.5~0

原创 發給家長的溫馨提醒

^_^溫馨提醒:最近天氣轉冷,建議家長朋友們給孩子準備兩三件不同厚度的馬甲備用。 最近氣溫下降明顯,早晚溫差大,但不少孩子卻衣着單薄,尤其是坐在門窗附近的孩子在晚自修時凍得縮成一團(出於防疫要求,門窗不能封閉)。我詢問他們爲何不多穿點衣服,

原创 比賽成績終於出來了(下)

除了要熟悉、喫透上課內容,要做課件解決這樣那樣的技術難題,我還要學習電子書包如何使用。其他學校沒有條件給學生用ipad上課,所以老師也不需要掌握相關技能,但是這個學校要求我們參賽的老師必須要使用電子書包給學生上公開課。其實這裏會使用電子書包

原创 比賽成績終於出來了(中)

剛開始我並不知道在這裏上一節校內公開課會要求這麼嚴格,要提前這麼久做準備,而且我也沒打算在這個學校一鳴驚人,只想有個差不多就算了,加之這段時間我還要操心裝修房子的事兒,所以我並沒有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因此第一次試講時我準備得並不太充分,又因

原创 比賽成績終於出來了

上週四、週五進行的青年教師講課比賽結果終於出來了!雖然這看似只是本校舉辦的一場講課比賽,但因爲本校在本市初中學校的龍頭地位,其他學校也會派老師前來聽課教研,所以算是全市性的公開課。我雖然工作十幾年,但公開課一共才上過3次,更沒上過全市性的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