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歪脖樹(四十一)

      四月二十日,我們一行四人進入了鵬程長嶺村。    大山環繞的長嶺村與香江只有一河之隔,一堵高高的圍牆分開兩地,一邊繁榮富庶,一邊荒涼貧瘠。    在華夏的版圖上,像長嶺這樣的小村莊不知凡幾,但大多數都沒有在地圖上標註的榮幸。此

原创 歪脖樹(四十一) - 草稿

      四月二十日,我們一行四人進入了鵬程長嶺村。    大山環繞的長嶺村與香江只有一河之隔,一堵高高的圍牆分開兩地,一邊繁榮富庶,一邊荒涼貧瘠。    在華夏的版圖上,像長嶺這樣的小村莊不知凡幾,但大多數都沒有在地圖上標註的榮幸。此

原创 歪脖樹(三十八)

      衡陽火車站,其主體建築如湘人一般的平凡質樸,樓高只有三層,被四周的高樓擠迫得如同一個委委屈屈的小媳婦 ,讓人心生憐惜和不忍。然而,包子有肉不在皮上,衡陽火車站作爲京廣、湘桂等五條鐵路幹線的交會樞紐站,承擔着極其巨大的運輸任務。

原创 歪脖樹(三十七) - 草稿

      趙飛——我初中生涯裏一個兇名赫赫的“混世魔王”。    趙飛和亞梅完全是兩個極端,他冥頑不靈,愚昧無知;她賢惠聰慧,知書達理。作爲亞梅的親哥,他的存在,似乎只是爲了襯托妹妹的美好。初中時他連降兩級,在我們初三時他做了我和亞梅的

原创 歪脖樹(三十六)

      意識漸漸甦醒,身體無一處不痛,大腦嗡嗡作響,眼皮如墜重鉛。耳朵裏隱隱約約的吚吚嗚嗚,是亞梅陌生的哭泣聲,身邊圍着好些人,表哥、李菊秋、林菊…他們七嘴八舌的說着話,埋怨、憤懣、憐憫、疼惜…一一在耳邊滑過…      用力睜開腫脹的

原创 歪脖樹(三十五)

      這個劈叉的角度超過了一百八,下肢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人果然是不能裝逼,裝逼容易遭雷劈。      明尖下壓又名劈掛腿,是武術格鬥中的一種腿法,腿高舉過頭後迅速下壓(如刀劈柴),以腳掌或後跟下砸對手頭部,其勢迅猛凌厲,最是震

原创 歪脖樹(三十)

生活不是小說,沒有那麼多的跌宕起伏,平平淡淡雖然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可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又是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躍生跌坐在禾坪裏,目光癡癡地望着村子左邊的板栗樹,那裏已經空空如也,恢復了往常的模樣,地上有茶殼紙的灰燼揚起,旋轉着飛向遠方。太

原创 歪脖樹(二十四)

火廠坪離防炮坳有三裏多路,並無客車直達。雖有砂石鎮到縣城的中巴車經過,但司機一聽你才坐這麼點距離,立即踩着油門跑了。三裏多路收一塊太多(到縣城才一塊五,卻是十倍的距離),收個三毛五毛的還不夠踩剎車的油錢。所以乘客即使勉強混上了車,司機也沒有

原创 歪脖樹(三十三) - 草稿

呆鷹嶺醫院。哲老晚一臉不耐,冷聲開口:“你搞麼子名堂!不曉得我一個人在個裏奈不何嗎?來來回回要兩三天,你去做麼子了!”我難爲情的看了眼四周,小聲解釋:“同院子朱躍生的婆娘死個裏,孩子也被人販子拐走了,我沒得辦法,這種事我不可能置之不理吧。”

原创 歪脖樹(三十二)

八個人如猛虎出柙,一窩蜂般直衝五樓,噼噼啪啪的腳步聲如戰鼓亂擂,整個樓層似乎都在顫慄惶恐。寡言漢子命我和李朝輝把守樓道口,自己帶着餘人直撲人販房間。五樓的住客多被驚動,老成持重的躲在門後聽外面的動靜,少不更事的以爲有熱鬧可看,開門要弄個究竟

原创 歪脖樹(二十六)

我朋友不多,按時間順序分別是仇雲保、李科峯、彭鐵牛、趙楊、申華,寥寥五人而已。仇雲保是發小,彭李趙是同學,申華則是社會上結識的爛崽。人生在世,點頭之交易得,知己難求,古今中外,無數人扼腕悲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老申叨天之幸,竟而有六,上蒼未

原创 歪脖樹(三十一)

返回曹衝我們只用了八分鐘,一公里半、1500米的世界記錄是3分26秒,但那是在平坦寬直的跑道上獲得的,我們所行的卻是崎嶇狹窄的山路和田埂,何況我還抱着體重近十斤的金娥。我想 ,如果有機會進入田徑隊,就是不靠馬家軍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我和仇雲

原创 歪脖樹(二十九) - 草稿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我以爲說出這話的人不是在無病呻吟、刻意放大自己的不幸和痛苦,就是在另外一個世界發出的哀鳴。人的承受力終究是有限度的,當九分不幸堆積,僅存的一分僥倖早被絕望擊垮,沒有希望的人生不是奪去那個人的生命就是將其變成一具行屍走肉。

原创 歪脖樹(二十五)

堂屋的兩扇大門半掩半開,石頭門檻上倒着把鋤頭,一頂踩扁的斗笠無語向天。呈現在眼前的場景就如人們驟遭大變之後的倉皇逃離,難道,安詳寧靜的曹衝又要發生驚天變故?我心中隱隱多了一絲不安,雙腳有點發軟。附身將斗笠撿起掛向磚縫間的竹籤,又把鋤頭依牆放

原创 歪脖樹(二十八)

曾家灣,哪裏彎?門前大路通衡陽。前有河,後有山,柴方水便好田莊。曾家灣果然是個好地方,那山名雞冠,若是你以名字存想,果然是越看越像。河名清水,不過是一條小溝渠。鄉人取名都喜誇大其詞,倒也無需較真。站在離村尚有半里遠的一片竹林前,仇雲保學的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