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傻逼去哪兒了

    溫度下來了,早晨起來的時候照例看了看手機上的天氣預報,我醒來之前的最低溫在十三度,較之昨日自然冷了很多。我醒來之際它悄悄地回暖了,app顯示的曲線正在擡升。於是,隨着手指的滑動未來數天的氣象變化躍然眼前:真的入冬了。    遛完狗,

原创 2020年的冬天來得有點晚

    顯然,我覺得今天是自己想過的日子。    和平時起牀時刻一致,天當然還黑着,牀頭的燈早已亮了,因爲此前我的膀胱膨脹得讓我睡不着過。    遛狗,洗漱之後的第一件事,此事完成令我覺得可以降低爹地囉嗦我的概率,同晚飯前,到家後的第一要務

原创 春池嫣韻

    臨頓路,越干將路則曰“鳳凰街”,往北橫穿西北街便改作了“齊門路”。臨頓路並不長,所有線路的公交車只需停靠兩次就可以從頭徹尾通過此路,唯兩站耳,一曰“絲綢博物館”,另一站叫“醋坊橋”。臨頓路全長一公里左右,卻因勾連着拙政園獅子林平江路

原创 做個老二香不香

最近的一場電影什麼時候看的?似乎前年?我記得和誰看的,兩個女人。也記得那是一部國產片,票房大賣的一部,科幻類,吳京主演,吳孟達扮演主角航天員的岳父—“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想起來了哦,這部電影叫《流浪地球》。    這是一部災難片,大意

原创 我想上天

今天輪到我值班,早晨八點到崗,翌日早晨纔有人來替我,喫喝拉撒睡全在單位解決,與去年同,須臾不得擅離,請假的制度被執行得非常嚴格,好處是予我的報酬也很可觀,尤其今天(十月三號),財務將按數倍工資爲我計算。    真快,花相似而我不同,一年又逝

原创 心動幡動

早晨到中午還沒在“微信運動”裏看見衛國的步行數據,可以說這是那天發生的第一件不同於往日的事。好多好多日子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衛國每天的步行數據都是朋友圈裏最好看的,仨月以來發現他鮮有敗績,倘我當日的步數小於一萬五便很難超越他。一萬五千步,少

原创 飛出太陽系吧

終於踢了它一腳,離上次揍它真的很久了,久得我已忘了爲什麼,怎麼會跟它一般見識,爲什麼除了暴力我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有效地幫它改掉隨便亂叫的惡習?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狗狗都能討我喜歡,許多狗狗都能很快向我表示友好,與我構建良好的雙邊關係,我跟大

原创 我是一枚精子?

  八月迄今才得一場透雨,溫度應聲而落,料必自此之後涼爽的模式將於街談巷議中爲人津津樂道,我如路人甲,季節的交替令我心中莞爾,卻又未免唏噓,暗暗的喫驚亦如路人甲,我知道總會有人看得懂我內心變化,且他的運算能力強於我的大腦。    臨頓路的

原创 乘着月色去出汗

    三點半醒來,迄此睡了四個多小時,奔向廁所的時候有些踉蹌,無牆可扶,自然,也不曾有人攙我一下,此時憶及仍感唏噓,難道我真的雄心不再?    四點一刻遛狗回來,喪感未除,跟這賴畜形影相伴真屬此生小小噩夢,奇怪的感覺揮之不去,爲啥它會出現

原创 寫給可愛的人

雨下得好大,自入夏以來這般的瓢潑大雨好像還沒下過,即便有的話下得也較短暫吧?這場雨則謂我深刻得多的感覺,從昨晚八點開始下,迄今不曾稍停,絕對算得上暴雨了,關鍵又在它的能量似乎予我不曾消耗之感。早晨去開水間泡水跟老陳談及這個話題,老陳對我做了

原创 亦曰故鄉

    很久以前有個姑娘問我喜歡朝霞還是晚暉,那時候的我沒能回答,因我不知姑娘喜歡誰,於是只好付諸支吾。印象清晰,姑娘向我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擡頭凝望着我,記不清的是,她從我的眼神裏究竟看到了些什麼,一絲尷尬?還是滿不在乎?此事發生於三十多年

原创 七月.故園

    女兒問我,爲什麼我回來沒幾天外公即告不治?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她,我自己也覺得非常蹊蹺,去年的五月還在眼前,聽說姨夫病危回來探視,老人家也是在同我謀面之後便撒手人寰,記憶很深刻,聽到噩耗的時候我仍在火車上,才離開唐山八小時還不到。這

原创 普力馬老了

沒想到清洗過節氣門更換了電瓶這輛“普力馬”又出現莫名熄火的現象了。到達中山北路最後一個點位的時候我問小陶是不是有所感覺:此行一百二十多公里車輛熄火起碼五次以上。小陶馬上跟我說,對此他竟毫無感覺。聽到他的回答我立刻覺得驕傲之感油然而生,誰敢說

原创 耐我尋味

下單後系統提示我預估這個商品將在7月3日晚24:00前送達到我提供的地址。這個說明跟往常不同,我在這個app進行網絡購物的時候大多選擇它自營商品,所以是物之來一般都不會不晚於翌日,也有當天就到的,如果我在上午九點前下單而這件商品的所在倉庫又

原创 我拍了拍自己的頭

上半夜的雨下在了外地,不知下在何處,反正我的確未被澆着,那個時段我正從崑山往蘇州騎行,路程頗不短,也有足足四十公里呢,真的好擔心風雲忽變澆我個彷彿落在湯中。所以早間起來看見院子裏溼潤的地面,圖形好看,牆角的芳草亦予我長勢喜人之感,突然便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