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五)

        初回成都感覺比重慶天冷,氣象預報最低溫度8度,有點冬天來臨的寒意。今晨一頂藍天烘托出燦爛陽光,有些晃眼、有幾分不適應。華西秋雨下的時間太長了,這一個把月幾乎就是陰雲密佈、秋雨連綿。打電話問重慶家人天氣如何?迴應中透着喜氣,

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六》

        成都難得又是晴間多雲,淡藍的天,飄忽的雲,施放溫暖的陽光。若要拿前些年居住的陽光之城——布里斯班作比較,那就沒了可比性,人啊總是得不到的就金貴。記得在布里斯班的時候,爲終年累月的燦爛陽光所累時,就巴不得也來個“華西秋雨”,但

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四)

        高鐵110分鐘從重慶到成都,這樣的中國速度,經常走已經習以爲常。和諧號機車子彈頭般的流線型,車體純白色、車廂窗明几淨,一坐上去就感覺敞亮舒服。差不多兩小時車程,有手機晃着眨眼就到,出發時重慶還嘀嗒下着中雨,到成都陰天間或多雲

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三)

        年過七十七歲的鄒老師,上午微信邀約我和老伴遊黃角步道,這是我回到故鄉非常想去的地方,保留有濃濃的故土原鄉味道。老師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我的班主任,令全班同學非常尊重敬仰的好老師,這些年來我們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師生聯繫,從“

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二)

        這華西秋雨下得有點讓人煩了,每天都是陰雲密佈,讓人心理感覺到鬱悶。豔陽的天氣根本不敢去奢望,有一個不下雨的陰天就足矣,偏就氣象預報好不容易出現的陰天,沒準一會兒就下起了雨,下起來還沒個完。      前些天走親訪友有點累,

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一)

      十天前初回故鄉重慶,就與還在內蒙古額濟納看胡楊的陳大姐相約一見。這位令人尊敬的大姐是在澳洲認識的,她的女兒和我女兒住家斜對面,沒多久就知曉都來自重慶。時間長了聊天多了,還彼此認識共同的人,這種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就不用多說了。

原创 秋來冬去(五十)

        乘坐3號線輕軌從渝北到南坪,跨過嘉陵江、長江,一路華西秋雨來到哥哥家。居融僑半島小區,二十五層高樓鳥瞰兩江風景,煙雨迷濛,輕霧浮動,有如魔幻般的海市蜃樓。        哥哥熱情周到,嫂子良善勤勞,昨天下午就去“新世紀”買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九)

        39年未見面的松海哥、教運姐,前幾天剛從石柱縣黃水鎮回到重慶,就急着跟我聯繫,一定要見上一面。爲什麼?我們下鄉當知青同一個縣,到鐵道兵同在一個訓練隊,然後又分配到同一個新運車站。那時候,教運姐年輕漂亮穩重不苟言笑,偶爾見面也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八)

        約好今天上二姐家,剛入門就下起華西秋雨,推門開窗湖山霧蒙,恰是極美的清水淡墨畫。二姐家非豪門豪宅,百十平米居室簡單清爽,地面桌面光亮鑑人。以前做國企領導的姐夫,退休賦閒後愛收拾房屋,見不得家裏有一點不淨,到她家做客,踏入門檻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七)

        久雨難得初晴,邀約一幫當年發小,乘坐公交巴士、輕軌列車去尋找故地。當年稚氣未脫的愣頭青,現在哪個不是頭髮花白有了褶皺,偶爾有頭頂黑髮青絲的,不消問也是焗了油。一幫老小夥子難得一聚,相隔時間最長的,居然超過了半個世紀。能叫發小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六)

        老一輩重慶人待客實誠,家窮卻願意把最好的東西拿出來大家喫,還生怕讓客人見笑了。現在日子都好起來了,請客喫飯大都下館子,雖耗費銀兩多點但撇脫省事。偶爾也有家裏待客的,主隨客便想喫啥弄啥,不用預先買上一大堆,不必七葷八素一大桌。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五)

        週末與大姐一家三代同遊北部新區照母山植物園,這座號稱佔地5055畝的主城區三大植物園之一,有南宋狀元奉旨赴任,留下夫人照顧病重母親直到仙逝,三年後狀元回到山中盡孝的感恩傳說。如今照母山茂林修竹,植物品種豐富,是繁華鬧市難得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四)

        雙節長假結束,華西秋雨暫停,氣溫上升到16—23度,出門坐車雙目犯困老想睡。有意識去湊了一次上班族的熱鬧,八點過到的輕軌站,雖車流如梭 ,特定點裏車廂客流爆滿,往來乘客行色匆匆。前幾天問了幾位熟知的中年管理者,他們不約而同的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三)

        去年底從澳洲回國回故鄉,大家還熱絡聚在一起的同學,還在一起品茶喝酒、海闊天高的方豪,說走就走了。今日上午老師、同學相聚靈堂感慨良多,當年才藝出衆的曉葦同學連聲嘆息,最近一個月小學、中學同學,一下就送走了三位,真是讓人有些喘不

原创 秋來冬去(四十二)

      雙節長假最後一天,一家五姊妹攜家人共聚,圓桌很大可寬坐二十人,桌子中央有荷花景觀,如同置身田園。大姐去年就滿了七十歲,幺妹也早過了六十,第三代的侄女剛過十四歲,身高差點就1.7米。都市裏大團圓一次不容易,居長江之南的,住嘉陵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