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封詛咒的信

一個星期前,苦逼的我,一個人坐在塞滿空虛與無聊的局值班室內,所以我看到了那封奇怪的信件。那晚我本不該出現在那。那晚的頭天中午,我與人高馬大的鄭局在廁所不期而遇。我叫聲鄭局好,地中海髮型的他衝我點點頭,然後我們各掏各的,各爽各的。等我抖了抖、

原创 我的大腳奶奶

遵照舊俗,給奶奶洗腳。有人端過一盆水,試水溫,剛剛好。我爹兄弟幾個排成一溜,挨個彎腰過去,跪下,捧腳,放入,輕揉。個個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奶奶的一雙大腳,現擱在她那個烏黑的大木盆中,就像歷經風雨的兩隻小舟,降了風帆除了槳櫓,孤獨地擱淺在淺灘

原创 【文字之光】|我的傳奇爺爺

今天我準備向大夥講一講我爺爺那點事。下面我所說的,是我努力通過各種方式、用盡洪荒之力挖來的,大概是可信的。                                                ———題記說起我爺爺,他在世時可是個人

原创 【文字之光】|哦,澡堂子

天地瑟暗,萬物凋殘,不經意間又與冬天撞了個滿懷。在這個天寒地凍的季節,人們往往是不甘蟄伏屋角炕頭的,尤其男人們;擱以前冬日農村,若要推一個適宜消遣之地,除了暖陽下誰家老房子一堵泛起硝皮的土牆根,在廣大北方地區,非一方熱氣騰騰、溫暖如春的澡堂

原创 【文字之光】||好好活着

她打着哈欠拉開房門,眼睛被外面的白色麥芒似的猛刺了一下。她不由後退一步,揉了會眼,又裹緊身上臃腫的棉襖,然後才縮頭哈腰朝遠處快步走去。工地上今天飄起了雪花,昨天一場冷雨。臘月了。工地上的兩間茅廁全塌了,只能跑到那堵牆後面方便了。老李這傢伙,

原创 【文字之光】||我的父親

我被我娘用燒火棍狠狠削了一頓,因爲我讓手中的一塊新鮮的尿泥在冬瓜的餅子臉上炸裂開來。他大哭,還流了長長的鼻涕,哦,不,紅紅的鼻血。村西頭那個高高在上的大鐵喇叭尿急似的突然吼叫起來:"張志國!張志國!那個快點到鄉里開會,快點啦!"一個夏日的午

原创 【人間文品】開河

大早上,光屁股的我被他從牀上一把揪起來胖捶了一頓。揍完我後,他扛着他的黑腦袋和一把黑鐵鍬,又黑着臉,下地去了,午飯也沒回來喫。我也去叫了,他像沒聽見,一直在吭哧吭哧刨地,與腳下的泥地沒完沒了地較勁,像個鬥士似的。他,是我爹,一個平時三棍子打

原创 【文字之光】|舊事•露天電影

今晚手機上讀到網友一篇憶舊散文,提到他兒時的露天電影,這讓我倍感溫馨,一架放映機在我心頭又徐徐轉動起來。                                                    ———題記 對上個世紀七八十年

原创 哦,澡堂子

天地瑟暗,萬物凋殘,不經意間又與冬天撞了個滿懷。在這個天寒地凍的季節,人們往往是不甘蟄伏屋角炕頭的,尤其男人們;擱以前冬日農村,若要推一個適宜消遣之地,除了暖陽下誰家一溜起皮的土牆根,在廣大北方地區,非一方熱氣騰騰、溫暖如春的澡堂子莫屬。小

原创 【文字之光】|山娃

山娃回來了?!山娃是十年前一個人溜出去的。山娃見到坳裏的男人就敬上一顆香菸,帶過濾嘴,雪白雪白的,大夥多沒見過。山娃是喫百家飯長大的。大夥當時你一口來我一口,把他當條小狗養,自從山娃的爹孃跌落後山崖出事後。山娃,長大了!坳裏的女人們說。山娃

原创 開河

大早上,光屁股的我被他從牀上一把揪起來劈頭蓋臉胖捶了一頓。揍完我後,他扛着他的黑腦袋和一把黑鐵鍬,又黑着臉,下地去了,午飯也沒回來喫。我也去叫了,他楞裝作沒聽見,一直在吭哧吭哧刨地,像在與腳下的泥地較勁。他,是我爹,一個平時三棍子打不出一個

原创 舊事•露天電影

近日讀到網友一篇憶舊散文,提到了他的露天電影。它讓我心底那抹溫馨頓時泛起。                                                        ———題記 對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農村孩子來說,除了逢

原创 山娃

山娃回來了?!山娃是十年前一個人跑出去的。山娃見到男人就遞上一顆煙,帶過濾嘴,雪白雪白的,大家多沒見過。山娃是喫百家飯長大的。大家當時你一口來我一口,把他當條小狗養,自從山娃父母跌落山崖後出事後。山娃,長大了!山裏的村民們說。山娃,真闊氣!

原创 【文字之光】|最後一次相親

死丫頭,快點給我滾回來;否則你老孃我跟你一刀兩斷,恩斷義絕!老媽電話裏如此惡狠狠吼道,像只要喫人的大灰狼,嚇得我這隻小白兔花容失色。這是她一個月內第三次這樣放狠話了,且一次比一次狠。是的,我總不以爲意。本姑娘如今年方二九,正山丹丹的那個花開

原创 我的一九九七

我認識陸芊芊有點狗血。那天中午,我心急火燎地提着褲子從臭氣熏天的公廁狼狽出來,一擡頭正撞見陸芊芊。“嗨,給。”一根金燦燦的有弧度的香蕉伸到我鼻子下面,而她自己在津津有味喫另一根。“謝謝,不用。”我喫不下去,這也太特麼的應景了。“你瞧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