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山塞/作者:邵明

微友發文——這個美院教授把荷蘭畫家Dick Bruna 創作的米菲兔(荷蘭名Nijntje ,晨光文具買了米菲兔授權)安了個鴨嘴就當成自己作品了?Bruna 知道麼?再者鴨嘴也是抄襲Florentijn Hofman (也是荷蘭人)的創意.

原创 打耳光的故事/作者:邵明

——官場惡習何時了這兩天河南濟源市上了熱搜,當地市委書記張某在機關餐廳打了市政府祕書長翟某一記耳光,翟某妻子憤而在網絡發帖舉報。河南省紀委監委迴應已受理,“但(調查)需要過程。”應該說,市委書記,市政府祕書長都是有文化的君子,君子動口不動手

原创 曹雪芹與宋玉/作者:邵明

——曹雪芹的《紅樓夢》與宋玉的《高唐賦》從曹雪芹的《紅樓夢》想到宋玉的《高唐賦》,這隔着千年的倆個人,兩本書又有何相干?今天我才知道從神話到夢幻的雲雨是一脈相承的。說起《紅樓夢》,紅學研究者都一致認爲它既是中國文化的厚積結晶,也是皇權社會貴

原创 一紙難求/作者:邵明

——幾個字往往記錄着一段不爲人知的歷史。這是犀牛書店小莊推文的載圖。——學者孫啓治題跋舊藏《莊子岐解》,崔大華著,中州古籍1988年一版一印,平裝,32開。孫啓治是大家週一良的外甥,就職於上海圖書館古籍部。孫先生除了認真完成本職工作外,潛心

原创 余光中的“鄉愁”/作者:邵明

——余光中走了,他的“鄉愁”將永存。(網上載圖)人生真正讓人銘記的是,內心深處的傷痛,獲得成功的喜悅,縈繞在內心深處的感受與記憶,傷痛波折,叫人生,酸甜苦辣,叫生活。能把真實的人生與生活紙墨留香,雪泥鴻爪的叫作家。大年三十,青明,中秋月圓時

原创 豬、鼠、牛/作者:邵明

——喫肋條肉的是富二代牛年新名詞,“喫肋條肉的是富二代”,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昨天早上看上海東視新聞(DRAGON TV),新聞裏賣豬肉的師傅說的,我只是抓“拍”了。人們對豬特敏感,因爲現在的豬會飛了;而我是個碼字者對新名詞特敏感,還喜歡收藏

原创 爲自願者點贊/碼字者:邵明

——不怕官,只怕管。昨天早新聞裏說,大連某小區因疫情封禁,來了位女同志要進小區被自願者攔住,該女同志打電話給該街區黨委書記,然後女同志把電話給自願者,接下來是對話:書記說,簡單的辦一下就可以了,讓她進去吧。自願者說,以後所有人都簡單一下可以

原创 讀余光中『西敏寺』感想/作者:邵明

——讀余光中:詩人之不朽,是一堆頑石?一文的感想我遊英倫三島時參觀過在泰晤士河旁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也就是余光中筆下的“西敏寺”。它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築,始建於公元960年,由“懺悔者”愛德華建造,並於1065年被封聖。它既是英國國教的禮

原创 元月十三的留影/作者:邵明

這是父女倆今天的照片,一個是在春暖花開的季節,春意盎然,一個是在天寒地凍的季節,暮氣沉沉。這是代溝還是年輪,同在上海,同在室內咋就如同金梅與殘荷,處在不同的季節。歲月不饒人,不服老是不行的,我們已是殘荷夕陽西下,採菊在冬季。這個世界是你們的

原创 上海遊/碼字者:邵明

——大上海“賦”新冠肆虐着全球,管住腳暫不遠遊。宅家總不算良策,尋根之旅是良方。遊不完的海上景,玩不夠的老城廂。儂講自己上海人,猜一下伲在何方?面前是上海的根,眺望浦東江水流。拿老年卡來賣老,老滬叫儂小阿弟。 ​​​拍照師傅水平高,盆景搬到

原创 搬磚頭朋友/作者:邵明

金融民工,也叫陸家嘴金融CBD裏的搬磚頭朋友,有點像上個世紀僑店門口的黃牛,波波叫伊拉爲打樁模子。區別在於一個是像樁頭一樣的立了馬路上等客戶,一個是洋裝穿好坐了offic裏上網尋找客人。從苦逼的券商研究員,到看似高大上的投資銀行家,再到看着

原创 歡欣鼓舞

——總統=川普=不靠譜不靠譜搞民粹,搞好以後才如夢方醒,水土不服,與希特勒的納粹主義,國會縱火案有的一比。可現在造反不是有理而是犯罪,而是衆叛親離,歷史也不盡相同。這倒底是米國的民主勝利還是米國的民粹失敗?不靠譜肯定是失敗了,不靠譜軟蛋了,

原创 記下今年的寒冬/作者:邵明

——記下今年寒冬的聚餐上海歷史上極端最低氣溫爲-12.1℃,出現在光緒十九年1月19日。1977年1月31日最低氣溫爲-10.1℃,是解放以來的最低值。昨天是上海1987年以來的最低氣溫爲零下-7.1度c。(載自網絡)上海自然博物館開館以來

原创 一道算術題/作者:邵明

——DNA夏建國,男,1963年1月生,漢族,上海人,在職博士研究生,1982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8月參加工作,原繫上海市第十五屆人大代表。1984年11月,任上海電機技術高等專科學校副校長(1998年5月起主持行政工作);...。2

原创 小說《杜一笙》電子版

                                           小說《 杜一笙》                                        作者;邵明  引子小說《杜一笙》是我用第一人稱書寫的,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