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鐘聲悠悠

【文字家園】鐘聲悠悠,猶在耳畔。“噹噹噹……”我抹着鼻涕,踏着鐘聲,踢踢噠噠趕往連集小學。我終於上學了。我們村那時候沒有學校,只有去鄰村連集村學上學。學校一綹排列四孔窯洞,掛在大山腳下的溝邊邊上,院牆外是懸崖,高得怕人。聽高年級同學說,有個

原创 長武拾遺

【文字家園】“吱——”下午4點,車被堵在了長武與慶陽交界處——長武收費站。我們在濛濛細雨中等待,等了四個小時,還是“長龍”未動。返鄉無望,悻悻然,右口出左口進,掉頭夜宿長武縣。長武就在慶陽眼皮子底下,雖然分屬兩省,卻地界相搭,人們習慣相同,

原创 盛滿歲月的筐

【九洲芳文】我的老家種在在黃土高原大山深處。那個年月裏,家窮,炕上無氈,囤裏無糧,老鼠都不願意來串門。說實話,倒是有幾隻筐。筐是莊戶人家離不開的運輸工具,拾糞、運土、送肥、收穫瓜果蔬菜都少不了它。滿山遍窪,難見樹木,野草也是稀疏萎靡。不知道

原创 柴的記憶

【九洲芳文】我家門前有片森林,茂密疊翠,像是鑲嵌在黃土高原上的一顆翠珠。擠過齊肩高,筷子般粗的蒿叢,有的乾枯,大多生機勃勃,鑽進林子,參天喬木密不透風。樹林裏的霧氣升騰起鳥鳴,一聲聲地湧過來,把樹林彈奏得出神入化,腳下橫七豎八躺着的枯樹枝,

原创 情繫《甘肅農民報》

【九洲芳文】1976年,我應徵入伍,駐地在河西走廊天祝藏族自治縣華藏寺。我喜歡寫寫畫畫,連隊就讓我當文書,管理連隊圖書室,每天把《解放軍報》《人民軍隊》報等十多種報刊或擺放閱覽室櫃檯,或更換閱報櫥窗。工作之餘,我如飢似渴地閱讀這些報刊,慢慢

原创 筐裏鄉愁

【九洲芳文】我的老家種在在黃土高原大山深處。那個年月裏,家窮,炕上無氈,囤裏無糧,老鼠都不願意來串門。說實話,倒是有幾隻筐。筐是莊戶人家離不開的運輸工具,拾糞、運土、送肥、收穫瓜果蔬菜都少不了它。滿山遍窪,難見樹木,野草也是稀疏萎靡。不知道

原创 哦,大杏樹

【九洲芳文】我家門礆畔有棵大杏樹,合抱不住樹身。樹冠蔽天,樹身佈滿裂紋,指甲蓋大小的樹皮翹卷。那裂紋就像冬天裏我腳上的裂子,還有我手上的裂口。這棵大杏樹,一直陪伴着我家,陪伴着雞呀豬呀狗呀貓,陪伴我長大。春風一吹,大杏樹就精神起來了,如雪一

原创 遠去的一瓶醋

【九洲芳文】鐺鐺鐺,一盤三大王涼菜冒尖,撒上鹽,就該調醋了。竈臺上的米醋、香醋、白醋、蒜汁醋、山西陳醋,擺了一綹綹,用哪個呢?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索性隨手打開古韻詩意瓶——山西陳醋,繞着菜碟澆一圈,用筷子慢慢攪拌,攪呀攪,把往事也攪出來了。

原创 筐啊筐

【九洲芳文】筐,盛滿了我的鄉愁。我的老家種在在黃土高原大山深處。那個年月裏,家窮,炕上無氈,囤裏無糧,老鼠都不願意來串門。說實話,倒是有幾隻筐,老筐、大筐和碎筐。筐是莊戶人家離不開的運輸工具,拾糞、運土、送肥、收穫瓜果蔬菜都少不了它。在滿山

原创 “飛鴿”聲聲

【九洲芳文】朝霞染紅了半邊天。我腳蹬“飛鴿”自行車,叮鈴鈴,一路穿過鬧市 ,飛向董志塬畔。田野一片風光,比人高的玉米吐出了紅櫻,豔豔的,好似當年紅纓槍,林立一片又一片;農人弓身洋芋地裏,揮鋤鋤頭鋤草擁土;田埂上的黃花菜擠擠挨挨,花兒像喇叭一

原创 思念那棵杏樹

【九洲芳文】我家門礆畔有棵大杏樹,合抱不住樹身。樹冠蔽天,樹身佈滿裂紋,指甲蓋大小的樹皮翹卷。那裂紋就像冬天裏我腳上的裂子,還有我手上的裂口。這棵大杏樹,一直陪伴着我家,陪伴着雞呀豬呀狗呀貓,陪伴我長大。春風一吹,大杏樹就精神起來了,如雪一

原创 回望那棵大杏樹

我家門礆畔有棵大杏樹,合抱不住樹身。樹冠蔽天,樹身佈滿裂紋,指甲蓋大小的樹皮翹卷。那裂紋就像冬天裏我腳上的裂子,還有我手上的裂口。這棵大杏樹,一直陪伴着我家,陪伴着雞呀豬呀狗呀貓,陪伴我長大。春風一吹,大杏樹就精神起來了,如雪一樣白的杏花一

原创 塬上春色

【九洲芳文】春風一吹,沉寂已久的天地,頓時歡騰起來,熱鬧起來。隴東黃土塬亦是如此,飛來了一羣又一羣鳥兒。它們像鞭炮,點燃了春天。遊蕩在南湖綠地運動公園,我左顧右盼,春光滿園。槐樹披了一身蛋黃搖呀搖,搖醒了大塬;木瓜花兒貪婪春陽,撐破了肚皮,

原创 探家愁

【九洲芳文】軍旅生涯30年。記憶中有幾多難以忘懷的事情,久久縈繞於心頭。探家,按說是我們軍人不可多得的高興事,然而,對我來說,前幾年提起探親,心裏就犯愁——我的家鄉在革命根據地、“劉巧兒”的故鄉——華池縣。華池是甘肅有名的落後地區,我們公社

原创 塬上的鳥兒

隴東黃土塬,飛來了一羣一羣鳥兒。它們像鞭炮,點燃了春天。走在綠地運動公園,我左顧右盼,春光滿園。槐樹披了一身蛋黃搖呀搖,搖醒了大塬;木瓜花兒撐破了肚皮,咧嘴笑呀笑,笑紅了臉;丁香花悄悄地吐露一身芳香,引逗得蝴蝶翅膀忽閃忽閃,翩翩起舞,蜜蜂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