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油畫作品《活化石胡楊》

      絢麗的彩雲襯托着彷彿被洪水漫過,呆滯而沉重、乾裂而貧瘠的裸露地表。一株又一株軀幹高大、枝繁葉茂、挺拔蒼翠的老胡楊,佇立於沙山之顛,蒼蒼若雲的葉冠如鐵色的大旗,在漠風的撲打下巋然不動,雄視着漠原和沙野。活着的綠色胡楊與死去的灰色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生命頌歌》

金秋十月,秋風送爽,天空洋溢着風和日麗,雲朵無憂無慮飄忽不定。沙漠深處聖湖兩岸的胡楊也披上節日的盛裝,金黃璀璨,輝煌無邊,用盡全部的熱情,化成千年精靈、以凝固的生命昂然毅立,如一羣羣身裹鐵甲的戰士,在自己特定的生存空間裏,以一份執着、一縷幽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胡楊秋色耀西風》

浩瀚的大漠深處,千姿百態的胡楊與沙子爲伴,與狂風做友,與天空歌唱,與大地共舞。面對着燦爛輝煌的陽光,默默無聞地傲立着,感受着流光溢彩的光陰穿過林間葉隙的溫暖。金色的樹葉靜靜地滋養着陽光,熠熠生輝,繁華如夢,充滿詩情畫意。胡楊高大的身軀和寬闊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千年蒼桑依錚骨》

大漠戈壁深處,沒有綠水,沒有青山,也沒有人呵護胡楊。溫暖的光陰穿過胡楊林盤庚錯節的樹幹間斑駁的葉隙,靜靜地撫摸着胡楊被風沙刀砍斧削的累累傷痕,每一條龜裂都流淌着生命的苦澀,寫滿歲月的掙扎。胡楊度過了冰川時代,見證了億萬年間的海陸變遷。不管風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油畫作品《胡楊秋色傲蒼穹》

胡楊爲大漠生,爲大漠死。品盡了歲月的苦澀味道,把最深沉的情感埋在“根底”,把最堅定的信念寫在“枝頭”。縱使葉已盡,身已枯,矗立着,橫臥着也要相依相守,死後重生,孕育出千姿百態的新生命,低聲細數着千年滄桑的生命與橫亙蒼穹的抗爭。那氣魄、那雄韻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油畫作品《胡楊祭》

酷熱寂寥的熱浪推湧着、升騰着、晃動着、虛幻的如魔似水。胡楊裸露在外的足根,死死抓住地面,汲取着腳下沙土中每一分貧瘠的養料,供枝葉繁茂,在逆境中共勉共濟,共生共長,用不屈不撓的身軀阻擋了沙漠熱浪對綠洲的侵襲,組成了一道橫亙蒼穹、浩浩蕩蕩的綠色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油畫作品《夢迴樓蘭》

走進古老、神奇、遙遠的古樓蘭,我的思緒被:“行至朝霧裏,墜入暮雲間”的古詩包圍着……視野中,曾經燦爛輝煌的西域古國, 隨着時空的旋轉,絲綢之路的繁榮與輝煌,滄海桑田的變遷與改變,都被滾滾戈壁黃沙掩埋,消亡的城邑、河流,在胡楊的映襯下,如影隨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生命放歌》

金秋十月是塔河兩岸胡楊最燦爛輝煌的季節。高遠明亮的藍天、清澈純淨的河水,映襯着在漫漫黃沙中亭亭玉立、纖柔、秀美、俊雅的胡楊林。胡楊用枝幹訴說着沐浴河水的難忘歲月和經歷過陽光、風雨故事。黃河是中華民族的象徵,胡楊是中華民族精神的代表。黃河是咆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胡楊家園》

羊羣在大自然中歡叫着,密聚在色澤濃烈茂密璀璨的胡楊林旁。它們找到了一方綠洲,一片林蔭,一個棲息之所,一個溫暖的家,成就了人們夢中的一幅西洋油畫。湛藍的天空下,雪白的羊羣與色彩斑斕的胡楊交相輝映,似在鳴唱生命之歌,給茫茫的沙漠平添了無限生機。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

今日,我爲親朋好友們展示的:是以秋季的色彩爲主的九張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以感恩致謝親朋好友們,對新疆大漠胡楊油畫原創藝術的長期關注和支持!再次拜謝!曾讀過歐陽修的《秋聲賦》,真是“自古逢秋悲寂寥”,而峻青的《秋色賦》,卻是“我言秋日勝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胡楊古道》

胡楊古道,集歷史風姿,異域風情,勁健風骨於一身,自古就是西去東來的駝鈴、南來北往馬隊的“絲綢之路”、“朝佛之路”的必經之處和重要樞紐。千百年來,在光與影的夢幻中,那一尊尊斜插橫臥的威猛勇士胡楊,巋然屹立、鍥而不捨地護衛着腳下的這方淨土,堅守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西風胡楊》

胡楊家族,將一切浮華虛名讓給了世上的奇花異草,而將摧肝裂膽的西風留給了自己。尤如一個個曾被忽略的百折不撓的倔強的生命之魂,固守着家族千年不變的信念,奉獻着自己千年不老的青春年華。正是胡楊那種不尚虛華、原姑古樸的絕美自然形態,專注生長的木訥精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秋染胡楊林》

天空湛藍,白雲悠悠,胡楊林在陽光的照耀下色彩斑斕金光燦爛。也許是塔里木河經不住胡楊的誘惑,流到這裏伸出溫柔的臂膀把萬畝胡楊林一攬懷中。胡楊一改人們概念中的粗獷與滄桑,挺拔的枝幹少了粗糙,多了靈秀,秀美中還包含着幾分矜持、傲氣和旺盛的生命力,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胡楊的旋律》

湛藍的天空下,延綿起伏的沙漠變得溫馴、錯落有序。清波蕩漾的湖面,映着蘆葦和胡楊相依相守的婀娜身姿。胡楊的樹葉逐漸由綠色變爲淺黃、鮮黃、深黃、赭黃、金黃、金紅,最後化爲褐紅,如潮如汐、斑斑斕斕、漫及天涯,彷彿正在舉行一場主題爲“沙漠胡楊的旋律

原创 大漠胡楊原創系列油畫作品《血染的風采》

胡楊在這個季節將儲備了一年的激情極力張揚,迸發出飽滿豐盈光亮的生命,攜着油畫裏濃重而飽滿的色彩向天際延伸而去,如同蒼茫中燃燒的火焰,似乎要將整個沙漠都染成金色,樹界的沙漠精靈之神胡楊和大自然完美的融合,像一面面血染的戰旗飄在沙漠前,胡楊將一